**桃本家老闆曾煥宇除了是滷味老闆,還有另一個身分,大體修復師,只是現在多屬於協助指導的角色。大膽的他12歲打工就是撿大園空難屍體,18歲開始從事殯葬業,接觸大體修復,對他而言,最難的永遠不是接觸血腥與屍體,而是生者的流言與驅趕。

**

曾煥宇的父親長年待在海外,身為二房的媽媽獨力撫養3個兒子,因此他從小不愛向家人伸手要錢,12歲的他想要一台拉風的摩托車,聽聞大園空難後,需要幫忙撿屍體的人,他二話不說就答應打工,「我媽1個人要照顧3個很辛苦,這打工一個晚上就有2,000塊耶,我覺得自己也可以賺錢。」

他還記得現場的血肉模糊,「樹枝、水溝上都有,其實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眼珠不像眼珠,肉都不像肉,反正看到有血的就往屍袋放,原來人死後是這樣子,我不會怕耶。」

直到18歲,他因與14歲小女友發生關係,被對方父母提告,訴訟中的他絕望放棄課業,到舅舅的葬儀社上班,蓋棺入殮、替大體化妝,縫補大體等所有殯葬流程他通通要做,「淩晨接到案件就要去現場,要等法醫、檢察官來驗屍,才能把大體帶到殯儀館冰存,所以常常要跟屍體睡一起,不然大體會被別家搶走。」

大體修復需使用黏著劑輔助,也需要檀香粉去除屍臭。

在那段時間,曾煥宇發現與生俱來的美術天分,無師自通便可描繪栩栩如生的人像,因此特別專精於大體縫補修復,「因為縫補大體要懂得距離與深淺,才抓得出五官輪廓,修復才會接近原貌。」後來他因入獄中斷此路,直到33歲出獄後遇見從事大體化妝的太太,才又幫忙協助指導。

看我們對大體修復充滿疑問,他馬上拿出手機展示幾張工作紀錄的照片,嚇得我們不敢直視,他倒一派習以為常,「這沒什麼啦,不用怕,人最後都會走上這條路。」對他來說,這是幫人的工作,陪伴對方好好走完人生最後的路。

而且大體修復難度高,曾煥宇伸出5根手指說,「全台不超過5家業者做,但我現在只協助大型社會案件,像是去年華山分屍案和板橋情殺分屍案,那兩件的狀況最差,天氣又熱就腐掉了,撿回來剩骨頭帶點肉而已。」

他不怕血腥與大體,唯一難受的是氣味,「想像10隻老鼠死掉1個禮拜,它的味道只是人體的1/10。」也因此,修復團隊很難找到修復大體的工作場所,「沒有固定場所,因為這行需要全台灣跑,一般在殯儀館承租禮堂,而且通風設備要很好,不然味道會從水溝和排風孔跑出來,很多人聞到會抗議,所以做這行比較辛苦的是,有點像過街老鼠,不管在哪做都會被趕走。租不到場地的話,小型案件就在廂型車上做。」

感嘆學徒難找,曾煥宇苦惱地說:「一開始帶新來的人,都在門口等,可以接受就往前10步,1個小時後若適應,再往前10步,但通常還沒接近大體,人就受不了走掉了,其實這行最重要是什麼,無所畏懼。」

他還大膽地說,「我從來沒遇過超自然現象,他們從來不找我,我很常在墳墓說,歡迎你們來找我,但是都沒有。」露出惋惜神情,曾煥宇認為鬼不可怕,反而人言比較可畏,「很多人會說這行很賺,開價沒有標準,但我們大部分沒收錢,家屬經濟狀況如果不好,我們都免費做。」

因他知道,大體修復,其實修復更多的是家屬的心,「讓他們心裡有慰藉而已。」

【更生滷新味番外篇】出獄第三天就找到工作 年薪近2百萬
【更生滷新味番外篇】他嘆白紙黑了 惟有努力才能讓人看見自己變白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