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秋天,安德魯加菲爾德 (Andrew Garfield) 的新電影《居住正義》(99 Homes) 在美國上映,距離他上一部不是蜘蛛人電影的演出,已經長達 5 年。而他上一部蜘蛛人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The Amazing Spider-Man 2),已經是 1 年半以前的事了。

這 1 年半以來,發生在他身上的轉變實在太大。如今,他已經不再是蜘蛛人、他甚至不願意在媒體上多談蜘蛛人。另一方面,索尼影業的蜘蛛宇宙也幾乎回歸沉寂。這一切都起源於《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壯烈的失敗:更糟的是,這場失敗似乎早就可以預期。

安德魯加菲爾德 2014 年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改變了他今後的演藝路。

複習上一集 >>【電影背後】《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的失敗,與蜘蛛宇宙的第一次毀滅 (上):觀眾們的熱烈掌聲,將會讓蜘蛛宇宙成真

 

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並非全是你想要的超級英雄懲奸除惡物語

2012 年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The Amazing Spider-Man) 並沒有將所有支線故事說完,部分支線留到了《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繼續發展:彼得仍然是蜘蛛人、他與女友關史黛西 (Gwen Stacy) 之間仍然甜蜜。但是童年父母離他遠去的創傷仍然在他心中發酵,而此時他意外發現了父親留下的秘密線索。

另一方面史黛西獲得了出國深造的難得機會,她必須面對與愛人留在美國或是遠走他鄉的選擇;自稱為「電光人」與「犀牛」的全新超能反派在紐約街頭肆虐,而奧斯朋企業的紈褲子弟富二代哈利身上,漸漸出現了出人意表的變化。

2014 年索尼蜘蛛人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中的哈利奧斯朋由丹恩迪漢飾演。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的哈利奧斯朋登場,由丹恩迪漢 (Dane DeHaan) 飾演。

獲得更大發揮空間的導演馬克偉伯 (Marc Webb)、《變形金剛》、《星際爭霸戰》編劇艾力克斯寇茲曼 (Alex Kurtzman)、甚至包括安德魯加菲爾德自己,全都熱血澎湃地構思蜘蛛人的最新街頭冒險。這部電影有著超越前集的 2.5 億美金製作成本,這讓他們有能力搭建仿造紐約時代廣場的布景,而且讓整個劇組在紐約街頭進行許多實景拍攝。

但是這種意欲大做文章的氣勢,並不只反映在取景等拍攝計畫上。事實上,這種衝勁是這部電影的第一個災難:人人有想法,大家沒共識。

在首集電影獲得好評後,續集《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有更多預算,也能打造仿真的紐約時代廣場街景拍戲。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的時代廣場。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裡說過,偉柏「想要呈現漫畫裡的精華」,這意味著他要挖出原著漫畫角色更深層的心理狀態。如同他大獲好評的《戀夏 500 日》(500 Days of Summer) 一樣不是單純的偶像戀愛劇,偉柏希望能在續集裡,呈現蜘蛛人在英雄身分背後的原罪與動機。

推薦閱讀 >>《戀夏 500 日》10 年後:它從來都不是愛情電影,我們知道卻不願意承認

而他的答案不只是「能力越強、責任越大」,對他來說,這句話太過冠冕堂皇,不足以讓一個平凡高中生膽敢對抗全紐約的罪惡。偉柏的這條伏線事實上鋪得很深:在《蜘蛛人:驚奇再起》開頭,我們似乎可以發現,彼得童年被迫與父母分開的經歷,讓他成為了一個極度疏離人際關係的鬱悶少年。

馬克偉柏導演執導的《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電影中,身為超級英雄與鬱悶少年,電影所拿捏的比重與觀眾所期望的不太一樣。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因此,偉柏強烈地期待,在續集裡加重彼得追尋父母死亡真相的戲份。某種程度上,彼得在馬克偉柏心目中,更像是年輕版的布魯斯韋恩 (Bruce Wayne)。以往蜘蛛人電影或漫畫裡,班叔意外身亡的衝擊都是彼得成為蜘蛛人的轉變關鍵。但是在這個新電影系列裡,班叔的地位遠不如彼得父親的幽魂:兩部電影所有發生的劇情,背後都一定與父親有關。

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中,加重了彼得帕克與已逝家人間的單箭頭情感戲──可惜並不是班叔。

《蜘蛛人:驚奇再起》帕克一家。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不像《蝙蝠俠》,它強化描述一個孤兒對雙親之死的懊悔與疑惑,甚至在他成為高人一等的英雄後,這些往日夢魘卻依舊更加深刻地糾纏他──而布魯斯韋恩似乎在成為英雄前,很大程度地已經擺脫這些困惑。在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版的蝙蝠俠裡有更明顯的昇華:父親已經成為布魯斯心中永遠的人生指標,適時鼓勵他跌倒是為了再爬起來。但是在《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裡,彼得依舊沈溺在冤仇未報的痛苦中。

馬克偉柏導演《蜘蛛人:驚奇再起》系列電影中的彼得帕克,是一再失去至親與摯愛的陰鬱少年。

《蜘蛛人:驚奇再起》彼得與父親道別。

這是個新鮮的嘗試,也是大膽的嘗試。畢竟要讓中二碎嘴高中生,變成自囚於父母死因的陰鬱追兇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馬克偉柏很明顯地與編劇構思了整套「彼得追兇記」的來龍去脈,包括描述彼得的憤怒與困惑情緒、描述這種情緒如何毒化了他與史黛西之間的關係、描述這種情緒如何因為史黛西父親之死而強化了自卑自責的部分……

更糟的是,這部電影原本就已經有很多內容了,在此同時,這麼大量的鋪陳文戲,還必須加上一個更沉重的結局:史黛西之死。

馬克偉柏導演作品《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中,加諸於探討彼得帕克心境的部份比重太多太沈重,關史黛西的命運也得加諸於他身上。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堪比「少年黑暗騎士」的黑暗劇情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宛如《少年黑暗騎士》,這實在令人困惑。困惑的不是它為什麼要這麼黑暗,而是這部電影,明明在可以自由選擇任一個蜘蛛人故事的狀態下,偏偏要選擇最經典的史黛西意外死亡劇情,作為整部電影最後的重頭戲。

這導致彼得不但已經被自咎壓得失去了笑容,最終還要在他的自咎上再添加一筆「間接致女友死亡」的負擔。

說實話,蝙蝠俠都沒有那麼多個人情緒的負擔,布魯斯的愧疚是來自面對整座城市而言的責任,而不是更貼近自身的個人問題。可以說,《少年黑暗騎士》比《黑暗騎士》還要《黑暗騎士》。

安德魯加菲爾德主演,馬克偉柏導演的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中,彼得帕克內心的陰影簡直不能再多了。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但是蜘蛛人染黑不是問題,問題是這些染黑橋段的篇幅太多太長,已經擠壓到其他劇情的空間:觀眾才剛剛滿意《蜘蛛人:驚奇再起》裡誕生的新羅密歐與茱麗葉,他們期望在續集裡看到更多安德魯加菲德與艾瑪史東 (Emma Stone) 談情說愛。

這兩位年輕演員現實中順勢交往的新聞,直接煽動了觀眾的期待。別忘了,除了談情說愛橋段必須有之外,《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是一部初夏的大型娛樂電影,它必須有更多更長的動作特效片段──這次蜘蛛人將對上三位超級反派!這代表我們至少要有三段充滿激情與速度的大型動作片段。

安德魯加菲爾德與艾瑪史東因《蜘蛛人:驚奇再起》結緣,粉絲無不期待續集《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能被閃更多……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問題來了,《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陷入了貪多嚼不爛的困境,過多的劇本期望,加上選擇重磅經典劇情,讓這部電影瀕臨挑戰史上時間最長電影的險境。

 

最後的疼愛或許就是該把手放開

可是,別名《少年黑暗騎士》的《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畢竟不是《黑暗騎士》。而導演偉伯與索尼影業的關係,也不像克里斯多福諾蘭與華納影業之間那麼密切:華納影業幾乎是將傳家之寶蝙蝠俠,全權讓諾蘭拍成專屬於他個人的作者論電影。這種信任,讓《黑暗騎士》三部曲拍成了三部電影長度都在 2.5 小時左右的史詩大作。就商業娛樂電影的水準來說,過長的《黑暗騎士》三部曲反而在降低電影公司的營收──每天電影院能夠放映的《黑暗騎士》場次數量減少了。

諾蘭導演的《黑暗騎士》系列電影背後有著華納影業的全權信賴,但馬克偉柏的蜘蛛人電影背後並非也能這樣與索尼並肩同行。

《黑暗騎士:黎明昇起》片長長達 164 分鐘。

最終的結果,《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的電影長度縮減到 2 小時 22 分。這個長度仍然很長,但這已經是砍去大量內容的成果。這些刪減,自然無法讓《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成為馬克偉柏個人滿意的電影。

事實上,在索尼影業聲勢浩大地宣布《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還會再有兩部續集時,偉柏的發言已經耐人尋味:

「我願意再次執導第三集蜘蛛人電影,但是到此為止,我不會再執導第四集。」

偉柏表示他僅願意成為第四集的顧問。在好萊塢,導演能夠「連一拉一」地繼續拍攝續集電影,是一種幸福,但是看來,偉柏不認為《蜘蛛人驚奇再起》的未來會有幸福可言。

馬克偉柏替索尼影業再度拍攝了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但也就沒有後續了。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在《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上映數月後,安德魯加菲爾德的發言,說明了當時《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慘遭「大刀闊斧」的慘況:

「對我來說,我很喜愛編劇們撰寫的《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劇本,因為劇情從一而終的脈絡很清楚。而我們從籌備階段、攝影階段、乃至後製階段,我們都是根據這份劇本來執行工作。

 

但是最終我們必須得開始砍掉一些片段,導致在我們產出的最終版本之外,還有很多片段被遺棄,可是所有的片段原本都是連繫在一起的。而當你開始說著『這一段不太行』,然後開始刪減片段,那麼原本圓滿的故事線就不再圓滿了,原本說得通的故事現在變得歪七扭八。」

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中的反派 Electro 電光人。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那麼,一個好問題誕生了:是誰說了「這一段不太行」呢?安德魯看來已經豁出去了,他表示:

「電影公司的某些人對原來電影裡某些片段有意見,最終,電影公司才有這些電影的主導權,他們才是老大,因此我們必須要回應他們的需求。」

喔喔,看來,我們又回到了那個老問題……只是,這次並不單單只是電影公司的錯。因為這份乘載眾人期望的沉重劇本,在索尼影業亮出大刀之前,就已經是複雜難解了,而索尼影業只是加重了這個劇本的複雜度,然後又殘忍地把它砍成片片。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四處都有明顯的修剪痕跡,讓整部電影的節奏緩急不均,甚至產生邏輯上的問題:彼得與史黛西之間的分分合合令人尷尬,一下彼得似乎鐵了心要分手,下一刻他卻又回頭挽留其實不想走的史黛西。讓觀眾期望看到的小情侶放閃光,變成鄉土劇的爛戲拖棚。

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前有編劇導演腳本的比重問題,後有影業各種指導棋開刀,導致成果不如預期。

《蜘蛛人驚奇再起 2:電光之戰》。

當然,索尼影業仍然是最大的戰犯,這份劇本光是塞進導演與編劇的期望,已經夠沉重了。電影公司要加入的內容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更多:他們塞進了蜘蛛宇宙的大量連結……(未完待續)

看更多 >> 電影背後,我們還不知道的《蜘蛛人》故事系列文章介紹

延伸閱讀: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