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入離岸風電市場,客戶與合作對象幾乎都是阿兜仔,習慣講台語的賴文祥跟英文始終不熟,「我只會說yes、no、thank you、good morning。」發音還微帶台語腔,草根性十足的他,笑著招認自己不只ABC,連ㄅㄆㄇㄈ都唸不完,不會打電腦,手機靠手寫輸入,「細漢就對讀書沒興趣,九九乘法表從二一得二開始,背到後面會跳過。我就是台灣土狗,沒有富爸爸、富媽媽,又沒有高學歷,只能靠苦幹實幹。」

今年61歲的賴文祥,來自嘉義縣大林鄉的務農家庭,上有3個哥哥,下有1個妹妹。兄長都是資優生,拿縣長獎、鎮長獎畢業,而他是萬年倒數第2,「只贏一個智能有障礙的。像我這種厝嘸錢、擱袂曉讀冊(家裡沒錢又不會讀書),就去當學徒啊!」

水下基礎建設的基樁,是由捲板機來回運作,將又厚又重的鋼板彎成直徑4米、高12米的大圓筒。

國中畢業,提著茄芷袋(提袋)、買好車票,就這樣向前行到台北,透過鄰居介紹,賴文祥靠站三重的家庭式工廠,學做鐵窗。吃、住靠師傅,一個月做30天、薪資400元。「剛開始學要卡乖ㄟ,人家叫我們做就做,人家休息我們繼續掃地。」直到退伍結婚,先成家後立業,1983年租了間房子,自己當起老闆。

「一個班長二個兵,我跟我老婆,再加上一個16歲的徒弟,十幾坪的廠房,就住在裡面。」那年代治安不算好,多數人都會裝鐵窗防小偷,雖是剛創業,他在三重耕耘已久,前老闆工作量太大還會轉介,案子應接不暇。「一般透天厝大概是4層樓,客戶如果在3樓,我跟徒弟就從樓上把繩子放下來,老婆後面背著女兒、前面挺著大肚子蹲在一樓綁,上面二個人再拉上去固定。」

【鐵窗工拚成24億頭家3】一家四口輪流住院 窮到殺豬公繳電話費
【鐵窗工拚成24億頭家4】中鋼都不敢下手 只有他一人標台北港碼頭
查看原始文章

世紀鋼鐵集團的客戶與合作夥伴很多外國人,還有常駐人員,賴文祥(右排中)英文不佳,身邊都會有同事幫忙翻譯。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