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友官邸血案是前所未有的重大刑案,不僅檢警如臨大敵,政府高層更是極為重視,調派極大的警力,以及最菁英的刑事幹才組成專案小組進行偵辦,希望能在最短時間內破案,給國人與死者家屬一個交代。

檢警針對現場包括劉邦友在內的8名死者,經過桃園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朱富美、檢察官宋國業、高檢署法醫中心召集人蕭開平、方中民、刑事局法醫楊日松及刑事局鑑識人員等進行相驗及解剖,還原每名死者的中槍情況。

 

劉邦友:中2槍,一發從後頭部射入,貫入左臉頰穿出,另一發則由左大腿內側射入,子彈卡在大腿中。

莊順興:中1槍,從後頸枕部貫穿左耳頂而出。

徐春國:中1槍,由右後頸處射入左額頂射出。

張桃妹:中1槍,由右耳後射入左上前額射出。

劉明吉:中2槍,一發由右眼角旁射入貫穿左臉頰出,另一發則由右鼻翼旁臉頰射入,子彈卡在左耳頸側。

劉邦亮:中2槍,一發由右後頸枕部射入右眼眶出,一發由左背後射入,子彈卡在前胸皮下。

劉邦明:中2槍,一發由右太陽穴射入後頸枕部射出,一發由左大腿外側射入,左大腿後部射出。

劉如梅:中1槍,由左後頸部射入右前額射出。

另外,重傷的鄧文昌經手術後也從頭部取出1顆子彈,子彈是由左耳上射入。

 

根據專案小組的調查,歹徒在現場共開10槍,且鑑定結果顯示均是同一把槍枝所擊發,同時發現駐衛警的警用九○手槍、子彈皆被歹徒帶走,研判歹徒可能是用警槍行兇。

刑事局在完成彈道重建後,確定兇手共對9名被害者開了10槍,其中只有劉明吉是被連開兩槍,至於劉邦友、劉邦明、劉邦亮三人之所以也中2槍,是由於跳彈後導致。

 

還原案發經過的時間線──

檢警綜合已知線索,針對案件發生的時序進行重建,研判由於警衛劉明吉死亡時穿著短褲,可能是還未起床就被進入警衛室的歹徒制伏,時間很可能在凌晨6點半之前。因為半夜時官邸的狗曾經叫得很兇,或許當時便已有人潛入。

7點半時,機要秘書徐春國來到縣長官邸,向菲傭茱蒂要了杯茶後即不見人影,他可能是前往警衛室轉轉,隨即遭到歹徒蒙眼制伏;8點前,司機劉邦明抵達官邸備車,前往警衛室等候時遭歹徒押住。

7點40分,前國大代表林木連打電話到官邸,曾與劉邦友通上電話,當時縣長表示等一下要出去。隨後劉邦友打了通電話到縣政府欲找工務局長劉志清,但並未連絡到人。

7點50分時,桃園縣工務局長劉志清回撥電話至官邸找縣長,接電話的人卻表示縣長已經出門。劉志清原本以為接電話者是警衛劉明吉,但事後想想可能不是,因為劉明吉接電話的習慣是會先說:「公館你好」,而當時接電話者只說了一聲:「喂」。警方認為,此時接電話者可能是已在警衛室的歹徒。

8點時,劉邦友下樓喝完果汁後,可能察覺官邸靜得有些奇怪,與往日不同,步出客廳後即遭到歹徒脅持至警衛室;此時,在廚房的茱蒂和幫傭劉如梅聽到縣長與人爭吵及罵人的聲音,便由劉如梅前去查看,結果她也一去不回。

8點5分,縣長室打電話至官邸詢問縣長何時會到,因國大代表龍應達與關山鄉長曾忠義有事來訪,已在縣長室等待。但接電話者回稱縣長出去了。

不久後,住在附近的桃園縣農業局長葉國如妻子,也是劉邦友夫人彭玉英好友的張桃妹,正進入官邸要找縣長夫人,卻被歹徒押至警衛室;8點10分,鄧文昌、莊順興兩名議員來到官邸,與縣長女兒劉燕霏擦身而過,兩人在客廳沒見到劉邦友,前往警衛室尋找時遭到歹徒壓制。

8點10分,縣長室再度來電,接電話者還是同一人,但這次此人改口稱他聽到「林木連」打電話給縣長,縣長在電話裡說會到議會去。縣長室人員後來回想,認為接電話者可能是歹徒,因為官邸人士會稱「國代林木連」,而非逕稱「林木連」。

8點15分,警衛劉邦亮抵達官邸接班,是最後一名進入警衛室的受害者,可能由於劉邦亮曾試圖抵抗或是逃跑,此時歹徒開始進行屠殺。

對專案小組來說,血案中倖存者縣議員鄧文昌是最重要的證人。他雖然頭部中槍,但經過緊急搶救後,生命跡象逐步穩定。由於鄧文昌是官邸血案中的唯一存活者,也是唯一與兇手近距離見過面的人,甚至他當天為何要那麼早就到官邸找縣長,可能都是破案關鍵。因此,他能否度過危險與全案的突破有很大的關係,故警方在他的病房周圍,布置了層層警力保護。

 

隨著腦傷消失的真相

但鄧文昌因為腦部受創,導致語言表達、記憶能力受損,始終無法清楚記起任何案發前的事宜。也讓偵辦線索在此碰壁。

在失去直接證人鄧文昌證詞的情況下,檢警很快就針對縣長劉邦友在任內所經手的開發案、爭議政策進行調查。專案小組將調查重點集中在縣內各項公共工程、土地變更等具有巨大利益,可能引發黑白兩道爭食衝突,或是處理民眾請託有關土地變更申請等攸關利益的糾紛。

這些案子包括:大潭濱海特定區變更案、觀音焚化爐設建案、中壢過嶺林祥波工商綜合區案、龍潭百年大鎮開發案、中壢環中東路違建案、大園填海造陸工程案。不過,由於此類政商關係複雜的案件,內情本就神祕,再加上牽涉公務員職權,事涉敏感,調查過程並不容易。

 

土地開發背後的勢力角力

首先重點調查的是「環中東路違建案」,由於劉邦友對於中壢市環中東路違規營業的違建採取強硬的態度取締,導致商家業者不滿,近來有傳言指出,有業者放話會給縣長好看。

環中東路從1990年代開始,陸續出現許多違章建築和違規營業,其中包括許多KTV、酒店、舞廳等特種營業場所,成為治安上的死角。而這些業者的本身或是背後,都有著各自的道上份子圍事,同時還有其他盤根錯節的勢力牽扯,公務機關很難處理。

由於桃園縣政府始終無法有效處理該處的違建,劉邦友在議會上備受壓力;於是他訂立了拆遷時間表,預定在11月底前完成斷水斷電,12月底拆除完畢。

因此,檢警懷疑,有可能是違建拆除案引發業者及背後勢力不滿,而對縣長劉邦友反撲。而且案發後隔天,就有匿名電話打進縣府工務局工程隊恐嚇。來電者曾說:「你們最近生意很好,斷水斷電、拆違建做得很多,縣長的事你們都看到了,還要繼續做下去嗎?」

但業者們在血案後紛紛自清,表示取締違建不至於演變成如此驚天大案。縣府人員也認為這通電話應該只是被拆除的業者打電話來報復,或是尚未被拆的業者希望能恫嚇公務員,暫緩拆除。

除了中壢環中東路違建案外,在坊間還盛傳可能和「中壢過嶺林祥波工商綜合區開發案」有關,因為過嶺地區已規劃為綜合工商城,並準備在12月初動工,該計畫投資金額高達130億元,龐大的利益業引起各路人馬注意。該開發案不僅讓原有農地及山坡地變更為建地,土地增值利益驚人,而且還有後續龐大的興建工程等著業者分食。

不過,也有人持不同看法,認為這項開發案雖然利益龐大,但主導權並不在縣府手上,若以此取人性命,而且是一律滅口,似乎不太合邏輯。

 

能當上縣長的,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檢警專案小組,從案發第一天就針對這類案子,動員大批刑事、保安警力分赴桃園、中壢、平鎮、大園等地,展開大規模的查訪搜索。另外,對於劉邦友在處理公、私事務上是否會引起殺機,訪談縣府相關人等。

但檢警發現,劉邦友生前博聞強記,處事條理分明,細心謹慎,這些天賦異稟的優點,使他在事務處理上很少假手他人。但這些優點卻成為偵辦官邸血案的最大困擾,因為劉邦友幾乎沒有留下任何可供追查的線索。

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到底劉邦友是怎麼樣的人?為何會有人想置他於死地?

劉邦友的父親劉興荖,曾擔任桃園農田水利會代表,後受制於當時的選舉法規修正,因學歷不夠無法繼續參選,便由當年僅27歲的劉邦友代父出征,從此開啟他的仕途之路。

劉邦友一路由農田水利會代表、縣議員、省議員,到連任桃園縣長,他的政治生涯近30年,在當時稱得上是國民黨內的後起之秀,不少人看好他在做完兩任桃園縣長後,有更上層樓進軍中央的機會。

他擔任桃園縣長7年內,推動了許多全國首創的公共建設和福利措施,但劉邦友的行事風格和施政作為,在地方上褒貶不一。有人認為他有作為、敢擔當,也有人說他是霸道縣長。在他任內開發案不斷推出,期間牽扯的利益不知凡幾,有關他涉及利益輸送、炒地皮等傳聞也沒停過。

劉邦友絕對是桃園地區歷史上最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他在連任縣長後,陸續陷入許多爭議之中,包括垃圾風暴、焚化爐爭議、包庇中壢農會超貸案,甚至涉及龜山文小三土地竊占案遭檢方起訴求刑7年。

 

桃園政壇鐵三角

熟知劉邦友的人都知道,他有著愛恨分明、敢直敢言的豪邁個性,他要對你好時什麼都可以給你,但要是與他為敵,他也絕不會手軟。因此,若是因此得罪某些人引來殺身之禍,完全是有可能的。

由於劉邦友的個性使然,他的交友一向極廣,無論是在政商界,甚至是道上兄弟,他都有極為豐沛的人脈。他與鄧文昌的父親鄧天來是八拜之交,鄧天來過世後,他基於對子侄輩的照顧,刻意提攜鄧文昌,而鄧文昌的好友莊順興,也因此漸漸進入劉邦友的核心圈。劉、鄧、莊三人,在桃園政壇形成了一個鐵三角,許多政策、案子都是經由這3人主導、協調後,才有辦法進行。

然而,劉邦友血案發生後,鐵三角瞬間崩塌,而劉、鄧、莊這三人後面有著複雜的「社會關係」。劉邦友自從政以來,與不少道上兄弟,特別是在老一輩方面,如鄧天來等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雖然在處理糾紛時不免會得罪某部分人馬,但大體說來,桃園道上兄弟尤其是中壢角頭對劉邦友還是相當尊重。

而重傷的鄧文昌,與道上的關係就更密切了,其父鄧天來生前是各角頭都十分敬重的大哥大。鄧天來去世後,大部份的人脈順理成章由鄧文昌接收,道上前輩角頭都因為其父的關係,對他護持有佳。

 

黑道也發布緊急動員令

縣長官邸血案後,檢警認定是出自黑道之手,因此在辦案過程中,不斷對桃園地區的黑道幫派施壓。在警方的壓力下,許多道上兄弟為了和案情撇清關係,順便賣警方面子而提供線索。但還有很大一部分兄弟,是因為和劉邦友的人脈關係,以及與鄧文昌父子間多年來的情感義氣羈絆,決定插手這件事,誓言要替被害人找出兇嫌來。

各方面的壓力下,桃園各黑道角頭據傳曾發出「緊急動員令」動員人馬「緝凶」,根據當年《中國時報》報導:道上兄弟的追查方向包括:一、清查自己人涉案的可能性(包括自己的小弟和周邊的人)。二、清查他地角頭涉案的可能性。三、清查外來道上兄弟的動向以及和各種利益糾紛有關的角頭涉案的可能。四、清查散客和非道上的可能。

由於劉邦友、鄧文昌、莊順興的交遊太廣,和道上的關係亦相當複雜深厚,警方曾一度擔心道上會採取私了的方式處理,甚至形成江湖大火拚。但在檢警強勢介入警告,以及角頭間彼此達成默契下,並未引發另一場災難。

當然,這可能也是因為實在沒人查得到真兇是誰……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