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工作人員正化驗疑似「武漢肺炎」檢體。(總統府提供)

「就是被你傳染的!」

武漢肺炎疫情當頭,兵荒馬亂之際,我們很少去考慮這樣的一句指控對一個人何其沉重。遑論指控挾著兩大權威而來:「政府」和「科學調查」。 2月初,一位台商幹部被認定是第一起因武漢肺炎死亡的第19例白牌司機的感染源。但他自己及家人的認知完全不同。一宗疫情就是一篇論述,論定疫情來自境外或社區,除防疫科學,有沒有主觀的判斷和政治動機?《鏡週刊》獨家採訪這位台幹,探索第19例被確定「境外感染」後,台灣可能輕忽的「社區傳播」風險。

出高鐵,搭上排班計程車,駕駛悶著聲音問去處。我以同樣的悶聲回答後,計程車駛動。路程約20分。車廂密閉,後照鏡裡見司機的口罩未完全掩鼻,但長年胃酸逆流導致的慢性咳嗽欲作怪,難隱忍,咳了幾聲。咳畢不敢望向後照鏡中司機的臉,避開他的視線,歉疚揣想:他從這天早晨於中部一處市場讓我下車後,是否將鎮日恐慌?

恐慌始於2019年11月。中國武漢爆出不明原因肺炎,後證實為一支全新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比2003的SARS還凶猛:沒有疫苗、藥物、傳播力廣、無症狀者也有傳染力。感染常見癥兆包括呼吸道症狀、發燒等,嚴重者還會導致肺部纖維化,乃至於死亡。

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存放的檢體。(總統府提供)

1月11日,中國已出現第一起死亡案例,中國境內疫情逐日擴大,北京、上海、深圳皆淪陷。1月21日,台灣不再倖免。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而浙江麗水市青田縣,則在1月19日確認首例感染者。

游泳教練姜勝男(化名)工作的地方,距離浙江確診首例約4小時車程,22日他從浙江搭機回台過春節,於台中機場出關後打電話攬車回家,當時人類對武漢肺炎所知甚少,他不敢大意,在車上全程戴著口罩。

姜勝男長年因吸入泳池消毒產生的三氯胺而有咳嗽症狀。父親催他趁返台長假把後遺症看好,姜勝男陸續到診所看診5次。當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下稱指揮中心)僅規範具武漢旅遊史,並有發燒或急性呼吸道感染者必須通報。姜勝男不在此列。1月27日,指揮中心開放健保卡顯示出入境資料,隔日將全中國列為三級警告,姜勝男始終沒有因久咳不止被通報。

2月3日,姜勝男於咖啡店吃格子鬆餅喝咖啡。同日,載他返家的司機因呼吸急促就醫,被診斷為一般肺炎。2月15日,罹有B型肝炎與糖尿病史的司機因肺炎合併敗血症死亡。司機死前,恰逢指揮中心回溯檢驗,發現司機是武漢肺炎患者。因其職業接觸者眾,指揮中心急忙啟動疫情調查,姜勝男也在其中。但姜勝男並不知道:自己未來將會被輿論指控為殺人凶手。

【請問防疫中心2】被控帶原者父喊冤 科學證據不足為何咬定他?
【請問防疫中心3】醫療量能不足 擋湖北台商純粹只有疫情考量?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