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打破世界紀錄,日前3500人打扮成藍色小精靈群聚在法國巴黎,讓處於封城狀態的義大利人看傻了眼。(翻攝推特)

春天來了,因封鎖令在義大利北部城市帕瑪家中隔離的瓊斯說,從家中可望見空空如也的街道旁粉嫩的木蘭花已經綻放,而且因為空氣變好,甚至聞得到春天的味道,讓人更想出去走走。

但在禁令解除前,除了少數絕對必要的外出,他們只能像囚犯般,從監獄的窗戶體驗這個世界。

和其他義大利人一樣,瓊斯和妻子法蘭西斯卡以及三個孩子繭居家中,突然間,大家被迫成天黏在一起,五個人都力圖適應不同的生活。夫妻倆很幸運,能彈性地在家工作,但不是所有家庭都如此,有人預期離婚率會升高,當然,也有人預料今年晚些生育率可能飆高。

他說,三個孩子除了恐懼,也必須處理自己的失望,大女兒斑妮德塔所屬的芭蕾學校在某項國際競賽中勝出,獎項是4月至紐約表演,當然,行程已取消了;熱愛莫札特的二女兒艾瑪,本來要和祖母去維瓦第出生地的劇院,觀賞《費加洛婚禮》現場演出,也只能作罷,本來喜歡彈奏莫札特輕鬆曲調的艾瑪,如今開始彈奏憂鬱的蕭邦;小兒子李奧納多,則和爸爸一樣很想再到戶外踢足球。

老師每天透過網路傳來作業,但技術性問題不斷,因此,孩子空閒時間很多,他們開始培養新興趣,玩21點、縫紉或在家運動,斑妮德塔還透過線上教學繼續上芭蕾課,用椅子當扶把,在不大的房間裡舞動。

帕瑪是個小城,(截至15日)共500多人確診, 8人病逝,幾乎每個人都有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染病。

但大家試圖重振士氣,不被擊倒,各地的孩童在陽台上掛上圖畫,寫著「一切都會好好的」;還有很多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時刻,例如整條街突然響起歌聲,大家透過自家窗戶加入大合唱。

熱愛義大利的瓊斯,在看到國際上有些報導,有人不懷好意地覺得「義大利又搞砸了」,或者「義大利人絕不會遵守規則」,讓他感覺被冒犯,他認為對義大利的歧視,讓有些人覺得義大利問題如此嚴重,是自己的問題,而不是病毒造成的。

因此,起初當義大利領導人、流行病學專家和記者呼籲歐洲也採取類似激烈手段時,少有人理會,電視上播出好幾千人擠到英格蘭的Cheltenham看賽馬,或者3500人聚集在巴黎,扮成藍色小精靈,只為了打破世界紀錄,讓義大利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當然,法國和英國也都先後宣布全國進入封鎖狀態了。大家遵循義大利的前例,關閉學校、大學和運動賽事,原本有些憤憤不平的義大利人,似乎得到了公道。

好不容易,在政府下令全國封鎖兩週後,23日義大利新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連續第二天雙雙下降,義大利全國受創最重的倫巴底大區的衛生官員說,「還不是高唱凱歌的時刻,但我們終於見到隧道盡頭的光亮了。」

然而,不可抹滅的事實是,醫院仍然滿是病患,要恢復正常運作,恐怕還有得等。

資料來源:衛報 紐約時報

【義大利封城效應(上)】不再喧鬧樂觀愛玩 病毒讓樂天民族變得肅穆冷靜
【瘟疫啟示錄(上)】武漢肺炎將如何改變世界?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