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人生勝利組,樣樣不缺,「從小被送出去,其實我缺的是親情跟家人的肯定。後來爸爸跟我說:『我送你出去就是希望你有一天回來台灣,你在歐美那麼有名,怎麼台灣人不認識你?』我就決定回來。」2003年首度回台演講造成轟動,之後陸續有台灣牙醫師飛到美國向他請益,「後來回台灣有些醫師就請我到診所看看,我中文不好,真的不太懂法條,不知道只有外國執照要臨床教學必須申請,也不知道有醫師在旁可以碰病人指的是實習醫師。」於是鬧出密醫事件。

**

有段時間,媒體以「名醫是密醫」為題重批陳俊龍,「一下飛機路人就指著我喊密醫,還有很多謠言,說我醫糾被告到美國執照吊銷才逃回來,其實都是假的。那真的是人生最低潮,我只想回來幫助別人,怎麼變成這樣?」他心灰意冷到不想再踏進台灣,但雙親年邁,父親中風、失智,還不時叨念著希望遠在外地的愛子回台,「我考過三次國考,前二次真的是應付爸爸。」

第3次考試陳俊龍才認真準備,花2個月狂做考古題,「一開始時間到了,還有50題沒寫,因為一題看8次也不懂。」後來他一個字、一個字先翻成英文,理解題目意思再找答案,「這年紀讀書,腰痛、脖子痛,還會流目油,讀1小時要休息2小時。」辛苦有了代價,他高分通過國考,51歲那年,他成為台中豐原醫院最老的實習生。

目前台灣有四十多位牙醫師加入一鑽植牙團隊,陳俊龍(左)常常會到各牙科診所與醫師交流、提供意見。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要拔牙,醫生都忙,護士就說這個實習醫生現在沒事,有空可以幫你。他瞪著我上下看了至少三次,然後說不要,我想說他沒福氣。」現在回想那段實習生活,是他從業以來最輕鬆自在的日子,「我跟診所員工說,我要去當學生了,你們好好管自己。」

幾年前父親過世,母親現已98歲高齡,「2年前我還幫她植2顆牙。」陳俊龍的語氣聽得出滿足與驕傲。近來他將工作重心轉回台灣,除了開設課程,也在台灣開診所,但一週只有三診,看不到五個病患,留更多時間陪伴家人,除了重建病患的牙齒,他更想要的是,重建與家人之間的親情。

【植牙一顆30萬番外篇】降落傘小孩被排擠 弱雞硬練成體操隊長
【植牙一顆30萬番外篇】愛滋病患也不拒 最高年收5億元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