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走錯行齁!沒當牙醫可以去當發明家。」陳俊龍雖這麼說,但當牙醫是他從五歲開始的夢想,「寫生日卡片給姊姊,上面畫3隻蛀蟲,結果被爸爸打;7歲時說長大要當牙醫,媽媽反對;9歲時牙痛,也沒人教,自己跑去跟牙醫說我要抽神經。」

**

陳俊龍出生彰化八卦山下醫生世家,父親陳善濤畢業於台大醫科,是中部地區肺專科名醫,家裡8個兄弟姊妹不是當醫生就是嫁醫生。父親年近半百才生下他,自小聰明,還是台灣第一屆資優班的學生,萬千寵愛集於一身,「要什麼有什麼,拿個帽子都有佣人。」但9歲時,父母卻狠下心決定送他到美國,除了希望他能讀好大學、光耀門楣,也是擔憂么兒的健康。

「我小時候身體很差,肝不好、皮膚很黃,操場排隊超過20分鐘就會暈倒,父母想說換個環境可能會比較好。我想法很單純啊!以前上中學男生要剃光頭,出國就不用啦!然後我很喜歡迪士尼,就覺得要去。」12歲國小畢業,ABC還不認得,但冗長的出國手續一辦完,他就在父親陪同下傻傻飛往美洲大陸。

出國前,父親在洛杉磯頂下一間魚店,打算讓大陳俊龍20多歲的姊姊經營,一邊照顧弟弟。未料長姊分身乏術,父親只好四處探詢,最後透過教會找到密西根的寄宿家庭。轉了5次機才到達之後他住了8年的家,說好的迪士尼愈離愈遠,「那是鄉下的鄉下的鄉下。」他加重語氣強調,「附近人口只有150人。」放眼望去是無盡的玉米田。

陳俊龍(中)的「美國爸媽」對他很照顧,稍稍彌補他青少年時期對親情的渴望。(陳俊龍提供)

寄宿家庭的信仰是非常傳統的基督教安息日會教派,生活極簡,每天就是種田、讀《聖經》,「不能看電視或電影,不能喝咖啡、可樂,他們認為這些東西對身體不好。吃全素,台灣的素比較好吃,美國那邊真的就是青菜而已。」吃到怕了,很多時候陳俊龍都是喝牛奶止飢。

【植牙一顆30萬番外篇】降落傘小孩被排擠 弱雞硬練成體操隊長
【植牙一顆30萬番外篇】愛滋病患也不拒 最高年收5億元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