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重回社會的更生人常不被接納,曾煥宇明白碰壁的痛,「像我弟弟找到工作後,被公司發現有前科,就被開除了。」弟弟曾煥翔如今在滷味店工作。過去曾煥宇與弟弟曾一起搶超商,那是他第二次入獄,因第一次出獄後,「我就開始不學無術,覺得人生沒有未來。」

**

曾煥宇首次入獄是18歲,當時念高職汽修科的他成績不差,夢想開間修車廠,因為與14歲小女友發生關係,遭對方父母提告。訴訟期間,他無心念書,到舅舅的葬儀社工作,從縫補大體及化妝,到蓋棺入殮通通要做,還「常常要跟屍體睡一起,不然大體會被別家搶走。」後來,他因妨害性自主被判3年8個月,入獄2年後假釋。

出獄後,自卑讓他連同學會都不想參加,「正常的朋友我不要了,靠自己就好,那時候到處混,去舞廳賣賣藥,K菸、大麻,一級到四級毒品都有,不然就是常跟朋友拿槍來玩,我沒毒癮,當時心態只要賺錢就好,人生沒有方向。」金錢暫時填補了心中缺口,卻也遮蔽是非。

第一次入獄前,曾煥宇仍會和同學打鬧,出獄後便斷絕與同學的聯絡。(曾煥宇提供)

某天他和弟弟吃了搖頭丸、拉K,2人神智不清拿著瓦斯槍搶超商,但什麼也沒拿。弟弟曾煥翔語帶內疚地說:「其實是我好玩提議的,但我做這件事沒有後悔,至少讓我進去關,醒過來,不然我可能變更糟。」曾煥翔被判7年8個月,但那時曾煥宇在假釋期犯案,需合併第一次的刑期,因此入獄9年10個月,不得假釋,他戲稱第一次出獄的1年多時間,「只是出來透個氣。」

近10年刑期裡,所有分離彷彿彼此說好,接踵而來。肺水腫的父親、中風的外婆、弟弟女友,以及他與當時女友生的小孩,全都離世,「我覺得人生太無常,世界上我比較在乎的就這幾個人,但他們都走了。」一直笑談往事的他,提起這些悲傷,表情只剩苦澀。

尤其他的第一個小孩罹患罕見疾病楓糖尿症,原本他已打算捐肝救子,「我那時剛被收押,檢察官不讓我出來,捐不成,小孩就過世了。我也跟女友說,妳再找個人嫁掉,9年我都等不下去。」他的口吻異常冷靜,無論當時或現在都沒掉過半滴眼淚,「做過殯葬業,生離死別看多了就是這樣,人都會走。」但理性不代表不難過,他只是用哭泣的力氣改變自己。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生滷新味3】他為面試等一整晚 自己開價10萬月薪
【更生滷新味4】開分店不收加盟金 他歡迎更生人找他創業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