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蔡至兼 Chien貨物稅,一個對國家財政稅收有幫助、卻讓老百姓承受更多經濟壓力,以及逼迫產業「倒退嚕」的稅制,從1946年開始就沒有跟著時代腳步改變,尤其當機車跳脫奢侈成為庶民生活一部分之際,政府仍然沒有讓步的跡象,只以檢討再檢討、與相關部位討論來推諉,實際上貨物稅早已是不合時宜的稅法。

日前經濟部長沈榮津前往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接受民進黨立委邱志偉質詢時,邱委員詢問針對貨物稅先減半或者逐年調降再取消,經濟部的立場是什麼?對此沈部長表示經濟部的心態是完全支持且開放對貨物稅調整,但這卻是財政部的稅收,同時貨物稅關係到三個問題,減收後是否能回饋給消費者,再者是提升競爭力,最後則是回饋給消費者之外還要回饋給員工,然而親愛的部長,貨物稅是廠商業者替政府代收,而不是收入自己的口袋裏頭,調降後還要回饋員工和消費者是哪招?別忘了業者只是代收貨物稅而已;另外七期環保已讓業者的技術力再升級(成本也增加),真不知沈部長心中的競爭力是什麼?現在民眾的觀念卻是機車業者賺很大,雖說沈榮津向邱志偉答應表示積極向行政院的平台反應,但2019年蘇揆首肯、蔡總統也同意檢討至今已經將近半年時間,對於貨物稅減免或取消好像一點都沒有動作,嗯…好個以拖待變的戰略。

不過國內那麼多機車廠商,撇開受到政府關愛的GOGORO不說,無論SYM、YAMAHA、PGO、SUZUKI乃至宏佳騰,卻沒有像KYMCO這般公開表示且大聲疾呼「調降」、「取消」貨物稅、「油電平權」,似乎只有一家公開在唱獨角戲,不免讓人有錯覺是在吵著要糖吃,而其他業者就等著收割,要不就是聯合起來一同向政府「說清楚講明白」。話說回來,如果調降貨者取消貨物稅雖國家稅收減少,但卻更能促進整個產業活絡,除了機車本身的銷售增加,零組件供應鏈、汽油商等也會跟著動起來,說不定更能加速汰舊換新的腳步,但政府卻在貨物稅議題上推諉打轉,看來就和「隨油徵收」一樣沒有那個心、也不想去調整「由來已久」的稅收,完全就是一個公務員心態!

但是,倘若哪一天政府真的佛心來著取消或者調降貨物稅,大家也別高興得太早,因為各部會有本身的「業績壓力」,按照「中華民國萬萬稅」的傳統,說不定會再巧立個名目繼續徵稅,而且對已經免徵貨物稅的GOGORO聯盟來說,最不樂見的當然是燃油機車取消或降低貨物稅,因為電動機車是靠補助與免稅才有今天這般田地,一旦價格差距縮小補助已逐漸減少,那麼電動機車還有什麼競爭力嗎?或許,我是說或許,一些有心人將可能開始運作,讓電動機車的補助繼續、或是阻撓燃油機車業者取消貨物稅,但這已經不是正常的市場機制,而是靠關係、靠關說在做生意,不是嗎?

至於貨物稅是否該取消?我個人是相當贊成,如果真要從小老百姓課稅,倒不如從那些製造汙染的大財團下手,只是政客們誰有那個gut嗎?光拿出「出走台灣」來威脅就什麼也動不了(別懷疑,就是有這樣的大財團公開說過),如果按照東森財經新聞於2019年9月的「機車貨物稅擬比較家電!業者不領情」報導中,最後一段提及「不過對此,官員強調,根據全球環保意識抬頭,我國也持續推廣電動機車,電動機車在2021年底前都免課貨物稅,若直接調降燃油機車的貨物稅率,民眾反而會傾向購買燃油機車,不過,若是從汰舊換新的方向出發,消費者得到減稅的優惠,也可以拿來購買電動車,兩者間不會衝突。」,看來政府根本是在替電動機車護航,也是阻礙「正常市場機制」的元兇啊!

雖然目前國內籠罩在武漢疫情的衝擊和影響,政府也針對不少產業提出紓困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國家需要錢,但貨物稅是長久、紓困是一時,如果真要讓機車產業能永續經營,且不會因轉型而演變成社會問題,政府勢必要在短時間內提出足以說服老百姓和業者的方案,而不是拿出很多理由推諉。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