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樂迷心目中,愛爾蘭三人組Two Door Cinema Club(簡稱TDCC)無疑就是座精力充沛的發電機,滿載著歡愉的跳舞節奏,更不欠缺熱血的搖滾能量。但舞步再熟練,總也會面臨因疲憊而不慎失足的危機。日前趁著他們終於蒞臨台灣,主唱Alex大方和我們分享了樂團曾遇到的困境,以及他們如何把握轉機,進化為現在更穩健成熟的模樣。

樂團差點分崩離析的那幾年

台灣歌迷們原本在2013年就可見到TDCC,只不過Alex聲帶受傷臨時取消行程,讓許多人都相當扼腕。其實大家當時不知道的是,樂團內不安定的風暴正在產生。

接連《Tourist History》和《Beacon》兩張專輯的成功,三人必須產出更多更受歡迎的音樂,以及要挑戰毫無喘息空間的巡迴行程。過大的壓力使得Alex不僅一度身心崩潰,和學生時代就一起玩音樂的團員們(貝斯手Kevin與吉他手Sam),關係也面臨嚴峻考驗:「我們不是不再喜歡音樂,也不是不再喜歡演出,但那時真的覺得應該玩完了,我們什麼都不想再做了。」

為了設法解決失控的人生狀態,團員們整整兩年沒有互相連絡,讓時間沈澱、療癒一切。2016年的專輯《Gameshow》是他們從地獄走出來的重生之作,而他們也學會了維持狀態,我們才有幸在今年繼續聽到全新的作品《False Alarm》

用繽紛的音樂討論嚴肅的話題

要說《False Alarm》和過往TDCC專輯的差異,Alex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們做音樂的過程變得更放鬆,更能享受其中。」他認為,一旦處在舒服的狀態下,樂團才有更多精力去「找音樂的碴」,精煉出更好的東西。於是《False Alarm》不只有歌迷們熟悉的TDCC風味,〈Think〉、〈Dirty Air〉和〈Satellite〉等歌更是不同於以往模樣的新嘗試。

而所謂的《False Alarm》,概念源自現今世代對於社交媒體以及手機的過度依賴,大家每天無止盡地接受各種推播通知,在Alex眼中是個嚴重的問題:「我不是要說以前沒有網路就比較好,只是,當時的我似乎還可以有些不同的選擇,可以有一些無關科技的體驗。與其盯著螢幕,大家更應該多加觀注身旁的事物。」至於Alex自己,直到現在仍相當克制對於網路的需求,不太常用手機,甚至沒有自己的社群帳號:「我對它無所求,就不會被控制。」

專輯封面戲味十足 反映歌曲不同性格

此次,也是TDCC三人破天荒首度在專輯封面上現身。由知名設計師Aleksandra Kingo操刀,《False Alarm》的封面色彩鮮明繽紛,充滿大聲公、電話、鬧鐘以及警鈴等和「Alarm」相呼應的物件。而Alex、Sam和Kevin身處其中卻又戴上了誇張的假髮,一時之間還頗難辨識。

Alex對此指出:「這次每首歌的個性都相當不同,感覺很像是有不同的人在唱這些歌。所以我們如果要出現在封面上,似乎也不該用自己原本的形象。因此,我們最後才會決定稍微扮裝一下,變成你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愈趨穩定的音樂之路

走過幾年前那些驚險辛苦的歷程,TDCC為了《False Alarm》依舊要飛遍世界各地演出,但他們已經懂得如何調適。「不管再忙,都要撥出時間來做可以讓自己放鬆的事情。」Alex坦言這並不容易,但他們都會設法做到:「像是Kevin和Sam都很喜歡打高爾夫球,我也會至少每天花一小時讀書或聽音樂,畢竟這就是我最享受的嗜好。」但他同時也強調了兩次,充足睡眠真的很重要。

2007年成軍至今,12年的時間讓TDCC轉眼變成步入30歲的大人,Alex認為他們人生的優先序也和過去有些不同:「年輕的時候,大家心中的唯一重點就是樂團,現在我們的生活有更多層面。」有些團員有伴侶、有些團員結婚了,家庭也變成TDCC心中很重要的一環。「這讓我們的狀態更平衡了,過去我們可能就是一路向前衝,很容易跌倒。現在的我們,就比較穩定。」

穩定的步伐其實更顯犀利,Alex表達出的,應該就是Two Door Cinema Club更長久、繼續動力不歇的未來。

攝影|趙廣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