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影像特區:停電夜

大停電家中無冷氣,天瑞邨居民索性走到樓下涼亭小睡片刻,吹吹自然風。(馮凱鍵攝)
整幢大廈漆黑一片,居民拿着電筒在後樓梯到處照,可能是苦中作樂。(馮凱鍵攝)
不少家長帶着小朋友到廣場相聚,好像很久也沒有好好「唞氣」一樣。(馮凱鍵攝)

【明報專訊】「沉船」、「停電」,這兩種甚具文學寓意之事,在管治新班子公布前後兩日,湊巧發生這裏不贅。我想說的是這個停電夜。

追逐着燈光之滅,恍如重新經歷數年前澳門風災停電之夜,空氣中一股窒息感,異常焗熱,嗅着那份氣息,好像哪裏發出更大的異味,哪裏就是重災區。如此這般我乘的士去到天瑞邨。的士司機年約50多歲,一個好爸爸的樣子,聽說我做記者,堅持只收我20元。

進邨恍如遁入了另一個時空,不只停電,而且沒有信號,接不通電話,連不上網絡,邨中上下都是煩躁莫名的人走來走去。

工作完成後,本想乘輕鐵出市區找尋信號傳發照片,但似乎輕鐵也有延誤,乾着急的我惟有跳上一輛紅的,奇怪是明明候車處排着長龍,但紅的卻像在等我。一上車即跟司機說可否載我往遠一點尋找信號,結果由天瑞邨坐到屯門再返回天瑞邨。全世界都好像在撥打求救電話,救護車、消防車穿梭不絕往還於大西北,惟有在的士旅途上傳發照片。

我既有求於那的士司機,又怕他會趁機多宰我一兩百塊,便不情願地跟他有的沒的地聊。他身形瘦小,說話有一種大叔的陰柔。他跟我說從前是「行船」的,認為不可能將珍寶海鮮舫毫無保護措施下推出大海,一定出事,自殺意外他殺那些。他又說起停電,從前沒電話沒電視的歲月,是要出「小問題」後才有餘地改善,下次才懂得防患未然……說着說着我們又回到那條沒信號的屋邨。

回不到家的人與努力想衝出去找尋外界聯繫的人混在一起,最後他們都脫下口罩坐在廣場裏,眼神放鬆,好像很久也沒有好好「唞氣」一樣。廣場像中秋一樣旺,各人尋找自救的方法。又想再說說那個的士司機,為什麼讓我覺得好像坐進「那夜凌晨的紅Van」上?的士裏漆黑一片,的士外也漆黑一片,只有我的手機發出一點刺眼亮光。的士司機說話陰聲細氣,在長長的排隊候車龍中,他只挑我來載,看着看着外貌甚至不似人類……這真是一趟疑幻似真的Road Trip。

文、圖˙馮凱鍵

編輯•朱建勳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