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互委會年底解散 聯盟批評民青局收信50日未回 要求見麥美娟

(獨媒報導)民政事務總署年初突然宣布,全港逾1,600個屋邨互助委員會,連同各屋邨管理諮詢委員會將於今年年底前解散。由互委會代表及地區人士成立的聯盟早前去信民青局,要求保留互委會,但局方收信後僅回覆「將稍後回覆」,至今逾50日未有回音。聯盟遂經立法會公共申訴機制,與5名立法會議員會面,聯盟要求就事件召開公聽會,並直接與民青局局長麥美娟會面。

DSC_3647

居民反映「已經冇咗區議員,唔知仲可以搵邊個」

5名「關注互委會去向聯盟」代表與5名立法會議員會面,議員包括陳家珮、劉業強、林新強、陳紹雄和容海恩。聯盟指出,今年7月28日曾去信民政及青年事務局,邀請局長麥美娟就解散互委會的問題會面。至8月15日獲局方回覆,稱「來信收悉,將稍後回覆後」;惟今日已逾50日,仍未獲正面回覆,聯盟不滿局方違反30日內回覆的服務承諾。

聯盟在會上多次強調,要求就事件召開公聽會,並與民青局局長麥美娟會面。

葵涌石蔭邨代表伍先生指,每個互委會都有各自故事和「傻事」,例如聯同地區組織派飯予疫下失業或低收入市民;又為區內患癌、失去自理能力的居民,將家中浴缸轉為企缸。互委員過往又曾送物資到確診者家中,在午夜時分為街坊清理滿溢的垃圾。有互委員代表分享,過往甚至因區內出現「扔玻璃樽」 ,在屋邨地下駐足6小時抬頭觀望。他們出示多份街坊聯絡表、相片及文件作證。

伍先生坦言「呢啲傻事真係得互委會先肯做」,有不少街坊對互委會面臨解散感到徬徨無助,「已經冇咗區議員 ,佢哋都唔知仲可以揾邊個幫手。」他又指,「好似幫屋企人做嘢一樣,互委會做嘢唔會宣傳,唔會成功爭取乜乜乜咁樣。」

石蔭邨伍先生


石蔭邨代表伍先生

屯元天大停電 靠互委會及基層市民自救

天水圍天耀邨代表梁女士則提到,在應對今年6月屯元天大停電時,互委會功不可沒:「如果冇互助委員會幫手,當日嘅混亂情況政府根本處理唔到⋯基層嘢就由返基層市民幫手協助」,質疑政府高層未必能如互委會辦事到位。她又指,過去取消巴士站都會諮詢互委會意見,今次要求解散互委會屬全港性事件,反而沒有諮詢互委會意見,質疑當中涉及黑箱作業。

容海恩稱解散後可自組社團 不受 《社團條例》規管

5名負責接見的立法會議員均表示,將要求政府「多作解說」。新民黨容海恩稱,認同互委會的理念,「政府喺呢方面嘅解說係十分之差」。有大律師身份的她,指互委會的產生不受《社團條例》規管,認為互委會解散後可考慮自組團體,「我唔係畀法律建議,但可以成立社團」,繼續服務區內市民。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

新民黨陳家珮不滿聯盟代表稱議員為「你哋」,她指有話要釐清「你哋話你哋你哋,我想講清楚,我哋唔係政府嚟嘅。你哋係政府同市民之間嘅橋樑,我哋係政府同你哋(互委會)之間嘅橋樑。」她亦認為局方逾50日後仍無回覆,情況不理想。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珮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珮

互委會由居民義務運作 八成受訪市民反對解散

互委會是由大廈住客組成的志願組織,目的是提高鄰里互助精神,增加居民對社區的歸屬感,互委會可參與屋邨管理諮詢委員會向房署反映意見,改善大廈的治安、居住環境和管理成效。截至2021年7月31日,全港有1,663個互委會。對於解散互委會,民政事務總署曾解釋稱,隨社會過去數十年發展,互委會的角色已日漸式微,經審視後決定中止計劃。

「關注互委會去向聯盟」上周公布「分階段解散互委會」公屋居民意見調查結果,在603 位受訪市民中,有51.7%受訪市民表示透過互委會成功反映屋邨事務意見;更有81.3%受訪者表示非常不同意及不同意政府解散互委會。

而就互委會解散對居民造成的影響,分別有失去反映對公屋屋邨管理意見(81.5%),失去監察房署、管理公司、區議員的架構(74.2%)、減少了社區活動(72.8%),失去互委會會址、令居民失去互助交流的聚腳點(70.9%)。

石蔭邨伍先生、荔景邨方先生、天恒邨曹先生、白田邨黃先生


左起:石蔭邨伍先生、荔景邨方先生、天恒邨曹先生、白田邨黃先生

DSC_3528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