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實境追蹤式劇場 呈現逃避現實中的積極

面具劇場——Punchdrunk聯合導演Maxine Doyle愛用mask show來描述Punchdrunk Immersive Theatre的作品。一如所言,觀眾全都需要戴上面具。(Julian Abrams攝/Punchdrunk提供)
聯合導演——Punchdrunk兩名聯合導演Maxine Doyle(左)和Felix Barret(右)。(Julian Abrams攝/Punchdrunk提供)
Touch Real世界——團隊將One Cartridge Place場地改裝成「Touch Real世界」——即所有布景,細緻得如抽屜都是可以打開的。上圖是Troy的世界,以高密度空間為主。下圖則是希臘世界。在空間設計上,兩者形成強烈對比。(Julian Abrams攝/Punchdrunk提供)
成名作——Punchdrunk的成名作之一Sleep No More,以莎士比亞名著《馬克白》為故事藍本,場景風格與新作The Burnt City相近。(Driely S.攝/Punchdrunk提供)

【明報專訊】Immersive是近代流行文化關鍵字之一,大都看似與電子文化如投影、VR技術等掛鈎;而一系列以「異世界」或「轉生」為題的日本漫畫,都看似是這種文化興起的徵兆,突顯逃避現實的世代精神。早於2000年創立的英國藝術團體Punchdrunk的劇場新作The Burnt City,則呈現Immersive體驗中觀眾主動投入的重要。

Immersive一字有不少譯法,如沉浸式、虛擬實境、親歷其境等,但按個人的Immersive體驗,廣東話的「大包圍」一詞可能更準繩,不會純粹偏重視覺,而是着種多重感官刺激。Punchdrunk製作的Immersive Theatre,正正體現出這種多重感觀體驗的精神,但卻與大多數Immersive體驗的「盡在掌握之內」特質相反。

觀眾體驗劇場 成為作品中心

不少Immersive體驗,大都讓參加者有種全面掌握體驗的感覺,對照現實的無力感。筆者首次接觸Punchdrunk是在2011年的紐約,在劇場界朋友介紹下到了The McKittrick Hotel看以莎士比亞名著《馬克白》為藍本的Sleep No More。Punchdrunk的口碑由當時到現在依然被譽為製作Immersive Theatre最好的藝術團隊。他們眼中的Immersive Theatre不是坐定定觀賞演出,觀眾們需戴上面罩,按情節選擇自己喜歡的故事線或角色,游走整座5層樓高搭好場景的「酒店」。整個舞蹈劇場的演出過程中,演員或聚或散,場景大都真實得有如高級密室逃脫般仔細。因為這種體驗方式,觀眾只能體驗故事的部分,有別於傳統劇場能掌握台上所有演出的上帝視覺。這種非線性、段落不齊的迷失體驗,正是Punchdrunk的作品特色。

Punchdrunk創辦人Felix Barret說︰「我很喜歡劇場,但看到不少觀眾愈來愈被動,純粹安坐享受。我希望觀眾能成為作品的中心,參與其中。Immersive是一個棘手的字,一如觀者難以界定我們作品。將觀眾置於體驗的中心是我們的作品重點,為觀眾提供一個發自內心的、引人入勝的世界,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其中一個角色。」Punchdrunk的編舞及聯合導演Maxine Doyle認為︰「不少傳統舞蹈劇場的氣氛大都叫人失望,特別是中小型場地的演出多予人沒有靈魂、缺乏氣氛的感覺。但Immersive Theatre可以多方面由巿場策劃到入場陳設來經營觀眾體驗,建構另一個世界來讓人感受當中豐富的故事。最有趣的是觀眾如何在空間走動及當中帶來的意義,以及觀眾與舞蹈演出的貼身距離的化學作用。在我眼中,Immersive Theatre應該是激烈、不可預測,為觀眾帶來全方位體驗,打破隱藏於傳統劇場中的第四面牆,讓觀眾感覺有如迷失在某個狂熱夢境之中,與空間及角色互動,享受既親密又蕩氣迴腸的體驗。」

木馬屠城記背景 暗合當下現實

他們現正在倫敦演出的新作,是在One Cartridge Place演出的The Burnt City。文本源自Aeschylus的Agamemnon及Euripides的Hecuba兩部作品,均以《木馬屠城記》為背景,觀眾體驗模式與Sleep No More相同。整個演出佔兩座廠房的空間,化為Greece及Troy兩個城巿外,亦有入場的酒吧,而與Sleep No More不同的,是多了一個看似是「戰後文物」的小型博物館空間,強化了與現實世界俄烏戰爭的連繫。Felix解釋為何以《木馬屠城記》為藍本︰「我一直想用希臘的經典故事,因為他們的故事包羅萬有。這部作品以戰爭世界為背景,暗合我們的當下世界,這也是我們目前為止最大型的演出。」

Maxine補充︰「我們亦想在概念上貼合場地,為兩座建築的陣營帶來意義,營造高密度空間和莊嚴的對比感覺。從藝術和智力方面深入研究希臘經典是一項自我挑戰,當我首讀文本時,我被戰爭、衝突等永恆主題以及描述這些故事人物的智慧所震撼。排練初期,正正是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提高了我們對這個主題的敏感度和責任感。」整個空間安排最有趣的,是不少觀眾到演出後期才找到由Troy通往Greece的通道,為觀眾帶來有如要走過秘道來跨越國界的體驗。

「逃避現實,保持夢想」

假如Immersive是當代逃避現實精神的呈現,Metaverse則是逃避現實的電子化產物。對於現實、虛擬世界及Immersive體驗三者交集的未來,Maxine認為︰「人是想像力豐富的生物。當代生活可能非常苛刻,最終可能會扼殺我們的創意,所以能夠逃避現實的庇護所是必要的,讓我們能保持夢想。Metaverse與Immersive Theatre一樣,都是讓人逃到幻想之中,但現時主力於視聽的Metaverse,尚未能取代多重現實感官並重的Immersive Theatre。」Felix則回應︰「在我看來,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之間的交錯,是重要而令人興奮的下一步。 我們已經在研究如何將這些世界的體驗結合,並希望能在不久的將來展示成果。所謂逃避現實,亦基於世上亦有到處尋求刺激的人,希望他們的社交和娛樂體驗變得更加先進和細緻。 看到這麼多來自戲劇、科技、遊戲、設計和藝術等領域創意人加入交流,這個發展方向令人驚歎。」

■The Burnt City

演出日期︰即日至2023年4月16日

地址︰One Cartridge Place, Royal Arsenal, London SE18 6ZR

網址︰onecartridgeplace.com

文:Dawn Hung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