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灣仔街市是香港首個現代公共建築?學者徐頌雯研究香港街市 爬梳本地建築史演變:日常建築很重要,但不應只集中建築物本身

說起本地公眾街市,腦海浮想的可能是鱗片污水的濕滑地面,或迴響起販賣吆喝,誰喚「靚女」誰又大嗌「買嚟睇」,空氣中滲出禽血魚腥,與瓜菜果蔬的氣味交錯。人們進進出出,可曾留意如此日常的地方,其實印證了本地現代建築歷史的重要演變,以至整個香港的城市發展過程?

嶺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徐頌雯最近出版《香港街市——日常建築裏的城市脈絡(1842-1981)》,是其對香港殖民時期工務司署(Public Works Department)所設計之公共建築研究計劃的一部分,重點在於探討本地現代建築的起點:譬如說,一九三七年落成的灣仔街市,可能是工務司署首個現代公共建築的實驗?

訪問這天,正正約在位於灣仔道與皇后大道東交角位的灣仔舊街市。「它是政府完全摒棄以前古典建築特色,變成摩登設計的其中一個重要轉捩點。」徐頌雯肯定地說。

為何街市是最早一批現代建築?

徐頌雯的學術研究包括香港建築及城市規劃歷史,今次針對本地的現代主義建築(Modernist Architecture),為戰後最主流的建築風格,切入點選定從政府的建築物着手。她解釋,政府建築物數量龐大,尤其戰後經濟艱困,政府成為主要興建者,而很多公共建築都是採用現代風格。

然而她發現,戰後湧現的現代建築,其演變過程早於戰前已經開始。「其中有趣的是,在三十年代興建了一批為數不多的現代風格建築物,有好幾間都是街市,譬如中環街市、西營盤街市、灣仔街市,以及堅尼地城批發市場。我便好奇,為什麼是街市是最早一批現代建築之一?街市是否政府轉變建築設計的其中一個實驗品?」

灣仔街市舊照(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1890年左右印製的明信片中的灣仔街市(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位於灣仔道與皇后大道東交角位的灣仔舊街市,可能是工務司署首個現代公共建築的實驗。
經活化翻新的大樓,仍基本保留原有外型。
因應斜坡地皮,灣仔街市設有地庫,另外有兩道後門,以分開運貨工作和顧客人流。

灣仔舊街市 現代流線型建築

站在灣仔舊街市前的馬路口,雖然同處皇后大道東上有現時營運的灣仔街市,而舊灣仔街市大樓經歷市區重建計劃後,已活化為地產住宅項目,但徐頌雯依然直稱眼前的流線型建築物為「灣仔街市」:「『灣仔街市』在我眼中是香港建築史一個很重要的項目,但我有點覺得政府不太發現到這一點。」

回溯殖民地時期香港主要是帶古典式樣的建築物,如新古典建築(Neoclassical Architecture),外型講究整齊對稱,有規律,或是簡約古典主義(Stripped Classicism),如舊灣仔警署,簡化了裝飾藝術設計。

直至一九三七年,灣仔街市建成,換上不再一樣的建築式樣。

「當時興建灣仔街市,完全是摩登外貌,以流線型出現。當然跟其三角形地皮位置有關,但都是裝飾藝術後期流行的流線型建築做法。而且很強調建築物的橫向感,設計長長的簷篷,而三角位和長簷篷都修飾成圓角。」現時經活化翻新的大樓,基本保留原有外型,如標誌性的弧形外牆,門口和窗的長簷篷,還有正門的大樓梯與通往上層的兩側梯。

當然大樓也有改動,例如昔日簷篷下裝換了大玻璃窗,「舊時一般街市都是空的窗口,因為以前沒冷氣,通風很重要。而且採光也重要,做磚石建築的話,窗口位不能開很大,太暗便影響衛生問題。但到了西營盤街市、灣仔街市,因為改用石屎,能開大窗位,是很大的進步。」

這樣深入了解建築物的設計轉變,更進一步是要去了解它所反映的時代背景。「研究街市的過程,是能夠見到整個香港的城市發展過程。」

堅尼地城批發市場已是現代風格設計(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1904年擴建完成的灣仔街市(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石塘咀街市的四個角落以兩條柱作支撐(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西營盤街市採用混凝土建造(圖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
嶺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徐頌雯的《香港街市——日常建築裏的城市脈絡(1842-1981)》,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

從開埠的維多利亞城 街市見證我城變遷

在研究過程中,徐頌雯翻查一手歷史資料,包括殖民地部檔案、政府通函、舊建築圖則,追溯開埠後一八四二年第一所公眾街市落成,至一九八○年代獨棟公眾街市被多用途市政大廈取代為止。

「我發現街市是很有趣的東西。當英國人來香港後,其中最先興建的是軍隊建築物,還有道路,如興建皇后大道。街市是最早興建的公共建築之一,一八四二年就建中環街市,但其他公共建築如警署、監獄,主要為管治目的。」她認為,這反映街市的重要,見證逾世紀的社會變遷,走過殖民管治、鼠疫、戰後重建、糧食短缺等歷史時刻。

早期街市是開放式,逐漸出現單層、複層室內街市,反映人口轉變和社會實際需求。「現在我們看到的街市,很多時候都不是第一代,但多數都沒改變過位置,譬如灣仔街市只不過是對面街搬過來,中環街市一直都在同一位置。可能因為是政府地,也因為那是市民居住的中心,夠便利。」

而且她亦發現,街市擴展的模式同樣跟應人口擴展開去,「最初只得三個街市,就在上、中、下環,就是當時『維多利亞城』的範圍。」此處所指為英國人自一八四三年六月起將灣仔、金鐘、中環和上環一段沿海地帶命名為「維多利亞城」(City Of Victoria)。「(街市興建)再往港島兩邊擴展,再過到九龍,在油麻地開始,都能見到是跟着城市人口發展。」

人口轉變影響公眾街市,因為其主要關連是基本食物銷售,方便市民落街買餸,而徐頌雯特別提出一點觀察:現時政府街市的空置率很高。

「在政府的管理角度,食物銷售集中在一個處所,容易管理,維持食物安全質素。政府似乎一直強調街市租金低,希望買賣糧食價格不會太高。所以街市並不完全是商業買賣的建築,而是政府對城市管治的機關,有很多用途。但我們現時買食物的方法愈來愈多,網購、雪藏又得,很多人會質疑街市是否仍有需要。」

她坦言,街市是香港人很重要的日常建築,但要視乎下一步如何演化,「因為整個街市的歷史過程都是不停演化。譬如是政策上的改變,鼠疫爆發對於衛生的考慮,或者政府沒錢,都會令建築設計不同了。所以我寫這本書,很刻意把街市建築設計和香港社會變遷扣連關係,而不是單單講建築設計的不同。」

嶺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徐頌雯希望縱向研究能引起更多本地建築史討論

我們如何去欣賞日常建築?

對於現代建築的討論,徐頌雯指,不少人認為是簡單平凡,唔靚,這導致如何評價香港的現代建築,尤其涉及保育爭論。

「但是我想提出,現代建築所謂平凡或者實際,是一個時代背景之下所產生的。戰前戰後時期導致建築強調功能性,厭惡舊有裝飾,才會得出如此簡潔設計,當時的人覺得很摩登, 很有突破性。而在香港,很多這些現代建築,其實都是我們一些日常建築採用。」她坦言,很多時候建築研究者多偏好研究出色的地標建築,或者著名建築師,「如果在香港,只着眼某幾個較為出名的建築師,作品數量有限,我們不能從中有什麼結論。社會上關於保育、城市規劃發展的討論,很多時只集中於建築物本身,靚唔靚,誰人設計,沒有更宏大一點,看它和整個香港社會發展的關係。」

因此,她期望更能做到縱向研究,不只是聚焦單一建築,嘗試研究一個類型的建築,或者一個類型建築的演變。她說,這其實跟曾面臨拆卸危機的灣仔街市有關。

灣仔街市獲評為三級歷史建築物,但在市區重建時也有拆卸爭論。「當時我想有很多討論灣仔街市是否值得保留的時候,都是本身的設計特色等等。但如果在做縱向研究,灣仔街市是政府完全摒棄以前古典建築特色,變成摩登的其中一個重要轉捩點。這樣看時,它的三級評級是否過低呢?我們如何去欣賞建築,與我們對其認識是有關的,以縱向研究來看,我們看到的東西會更多。」

她強調,建築是政治、社會、經濟以及藝術底下的產物,「如果我們要保育一個舊的建築物,是令我們對以前有一個understanding。」

出版《香港街市》 研究公共建築之重要

完成這次街市研究計劃,她期望未來有更詳細的香港建築史研究,「這本書(《香港街市》)忽略了很多戰後街市,包括一些公屋、徙置區,新界的街市,不能覆蓋所有東西,也不會是一個人或一本書做到的。期望這一代的學者,或者對建築有興趣的人,大家都參與,每人都解決一部分。」

「公共建築一個最重要的元素,是公眾可以使用到,無論是街市、圖書館,運動場,目的都是普羅大眾要去就去到。」她指,聽起來看似理所當然,但像舊香港大會堂曾有華人使用限制,「這點公平性,其實反映一個社會有幾接納所有人。所以欣賞或研究公共建築是重要的,因為都是普羅大眾會用到的東西。」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