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過勞城市」香港排第一 如何做到Work-Life Balance?

LINE TODAY 發布於 04月17日02:53 • 機
忙碌的香港人如何才做到Work-life balance?

近年愈來愈多打工族追求Work-life balance,亦是不少都市人的理想生活。早前有美國手機保安技術公司發表《2020年Work-Life Balance城市排行榜》,在全球50個城市中,香港是「最過度勞累城市」第一名;在「最佳Work-Life Balance城市」排尾6;快樂指數排尾二。看來香港人要繼續「加油」!

香港是「最過勞城市」第一名,第二至五名為新加坡、首爾、吉隆坡和東京。

研究以工作壓力、社會保障、城市宜居度及COVID-19分為4大部分,再分拆出每周工時、過勞人口比例、醫療保障、戶外空間、空氣污染指數及預計失業率等19個項目評分,得出50個城市的Work-life balance指數,獲得愈高分就愈達到工作生活平衡。

Work-life balance是不少在職人士追求的目標,但香港打工族經常超時工作。

香港在「最佳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城市」(Cities With the Best Work-Life Balance)整體評分為57.8分,排行第45位。在過勞人口比例一項中,香港有多達29.9%的人每星期工作超過48小時,每周平均工時達50.1小時,成為「全球過勞城市」第一位,而第二至五名分別為新加坡、首爾、吉隆坡和東京。

國際勞工組織(ILO)指出,每星期工作多於48小時就為之「過量」。

國際勞工組織(ILO)建議每星期工作40小時,如每星期工作多於48小時就為之「過量」。而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數字,香港人平均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4小時,有個別行業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8小時。

匈牙利布達佩斯過勞人口僅得4.2%。

《2020年工作與生活平衡城市排行榜》前五名分別是挪威奧斯陸、芬蘭赫爾辛基、丹麥哥本哈根、德國漢堡及德國柏林。榜尾(排46至50位)5個城市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馬來西亞吉隆坡、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意大利米蘭及南韓首爾。

COVID-19改變全球企業的工作模式。

今次研究指出,COVID-19令全球不少企業安排員工在家工作,員工要重新適應並尋找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報告預測受疫情影響的未來失業影響指數,香港高達93分,排第7位;而曼谷則是最受影響的城市。研究建議,各地政府可從政策和基礎設施入手,減低COVID-19的負面影響,並鼓勵企業和大眾多加注意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研究指出,曼谷是最受疫情影響的城市。

世界衛生組織(WHO)將「過勞」定為「職業現象」﹙occupational phenomenon﹚,指出工作過勞的三大症狀,包括精神體力耗盡或疲憊的感覺;對工作產生抽離、負面或懷疑的感覺;工作效率降低。

世界衛生組織將「過勞」定為「職業現象」。

若然發現自己睡眠質量差、經常失眠、突然有衰老感、肩背部不適、胸部緊縮感、情緒波動大、經常頭痛、突然變肥或變瘦、性能力下降、月經不調等,便要留意是否已經「過勞」。

情緒波動大是「過勞」的病徵之一。

想改善過勞,可嘗試改變你的完美主義,讓自己在工作中得到喘息的空間。而當手頭上有很多事項要處理,便需要跟上司討論減輕負擔,不應該凡事都「頂硬上」。

運動可增強免疫力、加快新陳代謝。

保持良好生活節奏的規律性是預防過勞的必備條件,包括減少夜生活、早睡早起、每天睡眠和休息時間為7至8小時、定時用餐、少吃零食,避免連續工作或加班。堅持每星期最少做3次運動,可增強免疫力、加快新陳代謝。

及早治療是預防過勞死最關鍵的一環。

過勞不只在生理上,心理健康同樣重要,保持豁達樂觀心態可減少現代社會生活壓力。定期身體檢查亦可以早發現早診斷,而及早治療往往是預防過勞死最關鍵的一環。

撰文:機

圖片:Unsplash、Racool_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