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SD四大癥狀 你遇上了沒有

明周文化 更新於 2019年10月14日07:07 • 發布於 2019年10月14日07:07

因工見過精神科專科醫生黃宗顯好幾次,背景總在他那綠油油的診所中。這天落地玻璃窗透着穿過高樓的餘光,診室正在執拾,於是堆放了各種各樣的洋娃娃和圖書,中間如常放置一對小圓桌和四張舒服的沙發椅。

這裏就像帶人回到大學宿舍的陽台一樣,病人和醫生如同窗,在這裏,他們說出心底話,而毋須隔着電腦的屏幕和排板(記錄病人病況的病歷書)。

剛開始訪問,黃醫生就說創傷後壓力症並不罕見。「不同的人面對一樣的創傷和壓力會有不同的表現,有些人的承受力可能會較大,有些人卻可能因為過去的經歷和性格而無法再去面對同樣的事。」他說道。在精神科的診斷標準上認為創傷後壓力症的「創傷」,必須源自嚴重的事件,「如果是因為考試不及格,或是被老師責怪,這些都未必能達到精神科上診斷作創傷的標準。創傷指的是一些程度更大的事件,如自然災害、交通意外或性暴力等,而患者面對這些事件時需要親身接觸,或是近距離目睹,並不包括在電視上間接看到的,除非那次目擊,其實是當事人工作的一部分,否則不會視作這標準上的創傷。」

8. 黃宗顯醫生認為精神科應朝跨部門合作發展,令病人得到更全面的醫治。

閃回、逃避、負面、生理反應

創傷後壓力症主要分為四大項目的癥狀:

第一組癥狀,患者會不停回想起創傷的畫面,畫面可能是回閃(Flash back),或於噩夢中發生,甚至會因為生活上其他事物而觸發記憶。「精神學上我們稱這為為intrusive symptoms,屬於侵入性的,教人不停回想起的癥狀。」黃醫生說。

第二組癥狀,涉及一些逃避的行為(avoidance),患者會不想接觸一些令他們記得起關於回憶的事,或是避開一些相似的實際環境,例如曾目睹8.31太子站事件,患者可能不想再乘搭港鐵,怕置身於當時的環境中,一旦聽到別人提起這件事也會出現緊張的情緒。除了害怕經過同一地點外,相似的地方都會引起病者的恐慌。「如在性侵的PTSD個案中,病人會不停想起那些畫面,想起她當時走過的走廊,當她經過相似環境的走廊時,就會逃避。」

第三組癥狀,是患者情緒會變得負面,把將來想得極度負面,並影響到日常生活。

第四組癥狀,繼第三組癥狀後病人可能會會出現一些生理的反應,性情可能會變得十分敏感,受到很小的刺激都會引發很大的反應,如不停的抖顫,整個人跳起,又或變得很煩躁,出現失眠、容易發脾氣和焦慮等反應。

黃宗顯說:「這四種的癥狀如只維持三天至一個月左右,根據美國精神病學會,我們不會診斷成急性壓力障礙。但如果癥狀超過了一個月,排除了其他可能性後,我們會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他說,創傷後壓力症和大部分的精神心理疾病不同,在診斷的指引中,大部分的精神心理疾病都毋須找出原因作診斷,只要看見足夠的癥狀就可以診斷成症,但創傷壓力症卻必須要源於一件對患者而言很巨大很嚴重的經歷。然而在診斷中對於「嚴重經歷」沒有一定的定義,醫生需要同時理解患者原本的性格和成長背景。

對於創傷壓力症,家人親友的支持與諒解對於患者而言十分重要。

你的想法並不代表你

根據醫學報道指出,患有創傷後壓力症的病人約八成同時有其他共病,意味着除了PTSD之外,患者也有可能患有抑鬱、焦慮症等情緒病。「醫治PTSD應該是一個跨專業的救治,因為患者除了精神緊張外,身體亦可能有嚴重的創傷,合適的處理並不只是純粹看醫生開藥般簡單。PTSD是相當復雜的,患病的時間也可以很長,有一些個案是以年計的,而且醫治期間癥狀也不見好轉,於是需要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和各方治療師合作。」他說,目前主要醫治創傷後壓力症的方法分為兩大類,一類為心理治療,當中又主要分成認知行為治療(CBT)和新式的元認知(Metacognition)治療,除卻心理治療外,某部分的個案亦需要藥物同時配合。

「認知行為治療和元認知治療不同的地方,主要在於認知行為治療針對患者想法的內容,如病人在地鐵目睹創傷事件,會出現擔心和驚恐,認知行為治療會嘗試扭轉這個想法,告訴患者那個地方其實不危險;而對於元認知治療,想法的內容並不重要,因為它改變的是整個想法的產生,認知的調控。」他解釋如當人懼怕一個地方時,常連帶出一種「威脅監察」的行為,如四處探望,看看附近有沒有危險,同時會想像下一秒可能發生的事;一個人長期處於這種監察危險的思考狀態,對他的健康並沒有好處,元認知治療則會嘗試改變當事人的思考方法。

「這裏分為兩種模式,一種叫物件模式,一種叫元認知的模式。物件模式是一個人在街上見到阿婆,見到她走得很慢,快要跌倒,當下就會出現「怕阿婆會跌親」的想法,而大腦為了消滅這個想法,可能就會出現另一個想法:立即衝過去,扶起阿婆,再帶她過馬路。這就是物件模式──當有一個想法出現時,會立即找另一個想法去消滅第一個想法,這種模式是緊緊地與認知有所聯繫;而元認知模式有別於物件模式,在元認知模式中,如果一個人考試不及格,他出現自責情緒,覺得自己不夠努力,亦會有一些引伸,可能會伸延到覺得自己日後都不會考得好,而元認知模式的治療,就是去跟自己說,這些想像並不代表自己,強調這些想法只是一種想法。」他說,元認知治療需要運用各種的技巧,去教導患者與這些想法保持一些距離,學會觀察發生在自己內在的事件,跟自己說,想法雖然出現,但並不代表自己,因而令患者不會一直再深陷其中,尤其於創傷後壓力症病人中,不少人會出現許多的「威脅監察」行為,元認知模式可以令患者不再受困於「威脅監察」行為之中。黃醫生認為,據其臨牀經驗,患有創傷後壓力症而復原進度良好的,精神科醫生和心理治療兩者合作顯得非常重要。

「兩者做得適時又做得好,對患者的病情會有更大幫助。」黃醫生說。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