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被指拖欠《紙皮婆婆》任俠編劇費 天下一發律師信指已付清:對失實指控感錯愕

【獨媒報導】「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昨晚(年初二)在Facebook 發文,指《紙皮婆婆》的編劇及導演任俠被排除在編劇合約之外,並被拖欠編劇費逾3年等,更要求和製片商「天下一電影製作有限公司」老闆古天樂直接對話。事隔一日,「天下一」發律師信回應,強調公司已按合約支付編劇費,並表示對失實指控感「錯愕和遺憾」,亦表明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參與協商。天下一要求對方立即刪除文章及公開道歉,否則將進行民事訴訟,「討回公道,以正視聽」。

指控「天下一」拖欠任俠編劇費 要求與古天樂對話

Facebook專頁「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昨天發文,指去年接獲電影《紙皮婆婆》的編劇兼導演任俠求助,提到任俠作為電影的主要編劇,不但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他的編劇費用更被拖欠超過3年,最終須由聯盟協助追討。聯盟更在該帖文上標註古天樂及製片公司「天下一電影」,要求和老闆、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古天樂直接對話。

文中指,任俠自2018年10月起參與《紙皮婆婆》劇本製作,由故事大綱去到劇本第二稿,一直是編劇主筆,但在編劇合約處理上,「任俠一直被蒙在鼓裏」。他們指控「天下一」在未得任俠的同意下,暗自和另一編劇與監製舒琪簽定一份包含整部戲的編劇預算,但沒有包含任俠在內的編劇合約。

文中續指,長達3年的編劇時間中,任俠「沒有收到分毫的編劇費」。而在追討期間,「天下一」以「編劇費已全數發給舒琪」為由拒絕受理;而電影公司亦一直以「公司保密」為由拒絕讓聯盟和任俠查閱《紙皮婆婆》的編劇合約,任俠只能從對方高層的口中得知合約大約金額。

326127859_886003625792595_2394524005337463851_n


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Facebook圖片

聯盟指「天下一」獨佔百萬首獎獎金

此外,聯盟另指控「天下一」在毫無預警下,於前年11月中斷《紙皮婆婆》項目,並取消任俠的導演合約。聯盟表示,當向天下一查詢「百萬首獎」的獎金去向時,竟獲回覆「已把獎金花光」,批評對方從來沒詢問導演任俠的同意。

文中強調,根據台北金馬創投會議的「百萬首獎」協議,獎金是製作公司與導演共同支配與協商為原則。聯盟狠批「天下一」不但沒有尊重此原則,更立下壞先例:「原來獎金一到手,製作公司便可以為所欲為,任意獨斷地切換導演,甚至腰斬整個項目。」

聯盟:本意控訴社會不公義的電影製造另一場不公義

聯盟終表示,《紙皮婆婆》是任俠辭去全職長工,投放超過4年努力的心血之作。聯盟批評在和「天下一」磋商的過程中,不但未能達成共識,甚至有「被拖延消磨、敷衍推搪」的感覺,斥「一部本意控訴社會不公義的電影,卻製造了另一場不公義,何其諷刺」。

326704493_861275291593102_1943663264403765283_n


天下一 Facebook圖片

天下一電影翌日發律師信回應

事隔一日,「天下一電影」今(24日)在Facebook專頁公開律師信回應,並附上三封去年和任俠與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內容。

該律師信表示,「天下一」就中止《紙皮婆婆》引發的分歧從去年5月至10月一直與「編劇權益聯盟」尋求解決共識,期間雖然感到對方「強詞奪理,但亦一直忍讓」。信上提到,去年10月底電影公司提供解決協議書草稿,並提出見面討論協議內容,但一直未收到回覆。就對方選擇在大年初二公眾假期發表文章,「天下一」表示對失實指控感到錯愕和遺憾。

天下一:按合約各自向舒琪和任俠支付相關期數酬金

就編劇合約及拖欠編劇費的指控,律師信上指,「天下一」委任《紙皮婆婆》的編劇是舒琪,而任俠則是由舒琪向電影公司推薦,雙方在2018年12月1日簽訂電影導演合約。同日,「天下一」和舒琪簽訂電影編輯合約,之後簽訂電影監製合約。

信上續指,「天下一」自然期待舒琪和任俠各司其職,而公司並按該三份合約分別向二人支付相關期數的酬金;又指據了解,任俠有參與項目劇本第一稿的創作,為此舒琪向任俠支付了港幣 67,500元的酬金,這是他們之間的合作協議。信上強調,排除任俠於編劇合約之外,以及拖欠編劇費的說法,「天下一」並無涉及當中。

反批聯盟不斷作無理要求

至於被指「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涉及嚴重不公,律師信形容是「失實指控、惡意污蔑」。信上列出去年「天下一」與聯盟及任俠的電郵內容,當中提及「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細節。「天下一」認為,聯盟及任俠一方「完全清楚」百萬首獎協議沒有對方所指,以製作公司與導演共同支配與協商為原則的說法。

信中強調電影公司希望盡快解決分歧,「從沒拖延消磨、敷衍推搪」,反指對方不斷作無理要求,例如要求分得一半獎金,把舒琪排除在外,以及以港幣1,000元回購《紙皮婆婆》劇本等。

天下一:曾相約對方會面協商 但不獲回覆

律師信指,雖然「天下一」認為對方無理,但一直忍讓,甚至去年10月提出若任俠堅持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名義進行項目,公司能考慮以成本價轉讓《紙皮婆婆》,條件是任俠須取代和承擔「天下一」在「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協議的義務等。

「天下一」認為相關條件極為合理,重申曾表示可會面協商。惟對方沒有回覆,卻選擇事隔近3個月後,在農曆新年假期公開發表文章。

天下一: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參與協商

「天下一」表示,仍願意就項目以去年提供的協議草稿作基礎協商,「但當然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參與協商」。信上明言,就對方發布「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言論」,除非對方立即刪除及公開道歉,否則「天下一」將進行民事訴訟,「討回公道,以正視聽」。

版權: 禁止衍生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