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MIRROR成員輪流單飛出歌!江𤒹生(AK):最想拎叱咤新人金獎

5622bc75-bc39-4336-9db2-76f7097c868b.jpg
與隊友Anson Lo和Jer同日出歌,AK坦言沒比較,最希望以個人身分得到叱咤的新人金獎。

繼姜濤和Ian後,MIRROR成員江𤒹生(AK)、盧瀚霆(Anson Lo)和柳應廷(Jer)在同日推出solo新歌,三人的歌曲風格各異,有R&B、跳唱和抒情慢歌,當中AK更有3條不同主題的短片配合,落足心機。AK坦言,自小的夢想就是可以拎到叱咤的新人金獎,希望下年年初的頒發禮可以願望成真。

4d8afa52-eef6-48f8-9065-c7b4d5a4a2c0.jpg
AK近日在社交平台公告「改名」,由寫錯的江熚生改回正寫的江𤒹生。

江𤒹生與江熚生

在訪問見街前兩天,AK在社交平台公告「改名」一事,原來出道一年多的他,報名參加《全民造星》時將「𤒹」寫成「熚」,結果公司一直寫錯他的名字,直到最近他才發現這個重大錯誤,並第一時間向公司自首。雖然訪問時沒機會問他為何會一直用錯自己的名字,但AK有首支solo歌《特登》上架,他忙於向大家詢問意見,希望歌曲可以受歡迎,有機會染指來年的叱咤新人獎。

「我們三個一起出歌,難免會有人將我們比較,明白這是大家很喜歡討論的茶餘飯後話題,但其實我們自己內部真的沒比較。最主要是我們由比賽開始,當時甚麼都沒有,已經建立了感情,到組成MIRROR,到去年底花姐跟我們三個說會出歌,聽到已經開心到不得了,沒有去想其他。公司對我們很好,這個MV本來去台灣拍,我們都去過當地睇景,但最後因為疫情而不能入境。MV出街後,很多人說整體故事都好看,但有些位不完整,亦有些人覺得像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問為何又玩穿越這條橋?我覺得穿越是一個題材,就像警匪片一樣,以前和現在都有人拍,這個MV的故事和《不能說的秘密》很不同,不是一個抄襲,但當然我在戲劇上的技巧還有進步空間,我已經盡晒力但not the best。希望這首solo歌會大紅和大賣啦,我自小的夢想就是可以拎到叱咤的新人金獎。」

201b7bfd-d7d9-44a1-ab27-871d9d88a853.jpg
Anson Lo指AK在MV中怕醜含春地笑,問他「做乜嘢呀?」

壞男孩與怕醜男

可能由於外型夠cool,AK一向給人的印象都是「男不壞女不愛」的那種壞男孩,但在新歌MV中,他卻呈現出純情怕醜的一面。不過無論是壞男孩還是怕醜男,反而一眾生粉(AK fans暱稱)就早被冧倒了。

「壞男孩是心地唔好或做壞事的人,我覺得我不是壞男孩啊,可能我不說話時樣子很惡,但我只是比較奀皮佻皮、喜歡整蠱人那種。(Jer:『我們最不習慣是他在MV內很怕醜,那些笑容搞唔掂呀。』Anson Lo:『你那個不是sweet的笑,是怕醜含春的笑,做乜嘢呀?』)拍MV時,花姐見到我拍甜笑這一幕,我知道她好睇我唔順眼。當日有幾個MIRROR兄弟來幫手,他們都忍不住取笑我:『搞咩呀AK?你搞唔掂喎。』其實我想在第一首歌挑戰一下自己,除了希望大家發現我唱功不同,亦想讓大家看我的另一面。我並不是很cool的人,私底下很多說話。」

7241ea93-2625-4741-8b8d-b1bb41c374d4.jpg
Team AK用有限的錢去拍3條短片,AK坦言有私下出少少錢,「但ok的,都是雜項費用。」

Team AK與MIRROR

有留意MV的,應該不難發現credit有個大大的「Team AK」logo,原來今次MV並不是由ViuTV團隊製作,而是由AK多年的好友班底操刀,滿滿兄弟情。

「我以前做dancer時第一次寫歌,好朋友Himtos開始做拍攝工作,他提議幫我拍MV,當時Tank就幫忙排舞,我們三人加幾個兄弟就去台灣拍了《不才》的MV。當年我已經很希望,如果有機會出道,第一首歌是由他們拍MV和排舞。時隔5、6年真的有機會出solo,我第一時間就找Himtos和Tank幫忙;而MIRROR的兄弟如Lokman 和Frankie一句就立即過來幫我客串;Tiger 和Alton一收劇就幫我買嘢飲給工作人員,所以Team AK是包括所有愛我的人,如花姐、化妝師、義務幫手的朋友,讓我感受到很多愛。」

撰文:機

攝影:Tedd

髮型:Stone @Private i salon 

化妝:Circle and Cori@ 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形象:Felix Wong

服裝:Harvey Nich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