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干德道吊船兩死意外 疑團重重現羅生門 為何連安全帶也失效? 家屬兒子:只望勞工處公開真相警惕同業

MIRROR演唱會意外發生後,政府高度關注事件,並火速成立跨部門專責小組調查,報告將於數月內完成。此意外發生一個多月前,也曾發生一宗同樣教人驚詫的工業意外。位於干德道的聯邦花園,兩名驗船工人向工人示範使用吊船期間,連船飛墮地上,終告不治。勞工處表示正進行調查,及在網誌表示對其家屬致以「深切慰問」。

「『慰問』……我連佢哋一個電話都未收過。」吊船意外死者翁偉文的兒子說。他們只想知道真相,但目前連一個稀薄如「金屬疲勞」的解釋也未得到過。意外疑點重重,謎團不破,這座西半山屋苑多清幽翠綠,仍被陰霾蒙罩。

其中一位死者翁偉文兒子Tommy在六月十三日早上,曾收到Whatsapp朋友羣組傳來吊船飛墮意外的短片。但他並沒特別理會,後來接到媽媽電話,才知道原來短片主角之一是爸爸。Tommy知道爸爸有做試吊船工作,卻從來不曾想像這個職業如此高風險。

意外發生後,不但震撼業界,也令不少市民感震驚難過。

家屬: 他還有許多地方想去

事隔兩個多月,Tommy及翁太談起翁生,情緒已稍作平復,但憶起往昔,仍帶點繃緊。翁太說,翁生生前愛護小動物,家裹已有三隻小貓,但也收養一隻同事救起的流浪小貓。他上班時把小貓帶往公司,下班後又帶回家照顧,鏟貓屎換貓砂。「係好好先生來的。」翁太說。Tommy說自己曾就讀寄宿學校,投身社會後又因工作關係曾需到內地接受訓練,跟爸爸聚少離多。翁太在旁說:「所以佢都爭取機會一定要同你食飯嘅,一定要食餐飯嘅。」

青少年時,Tommy沉迷打機,爸爸決意帶他到寄宿學校學習紀律及獨立。他說:「如果冇入去的話可能依家仲依靠緊屋企。」翁太補充:「做緊廢青。」這是爸爸對他一生影響至深的記憶。一家三口本來打算待疫情過後去旅行。翁生從未去過台灣。「無機會啦,仲有好多地方想去,佢自己都冇諗住咁早唔喺度。」翁太說。

翁生過身後,他們每到假期,都為翁生的身後事如遺產、保險等四處奔波,已讓他們煩不勝煩。至今,翁生的銀包還在警方處,因此為他們辦各種手續增添更多困擾。

Tommy記憶中的爸爸非常顧家及節儉。兩人關係要好,Tommy在意外發生前一日,訂購了兩個同款銀包,打算一個送爸爸,一個自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翁偉文生前領養的流浪小貓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次意外又為何疑點重重,在業界引起一片譁然?從意外片段顯示,可見兩名工人翁偉文及李耀暉站在已於天台外緣懸吊的吊船上。連接吊架的觸輪甩脫,吊船即傾側,兩人倒下。現場圖片可見,吊架亦變形倒塌。明明可作為最後一根稻草的獨立救生繩,卻沒有發揮作用,兩人連船墮地不治。工作場所職業健康及安全管理人員工會理事李光昇博士表示,此意外非常罕見。

吊船兩邊分別以鋼纜各連接一支吊架支撐,並以「車仔」(觸輪)作前後移動。李光昇估計,吊架跟車仔之間虛位太多,所以移動期間車仔鬆脫,鋼纜也隨之掉落,釀成意外。同時間,吊架已被扯跌,傾倒於地面。看過照片的李光昇質疑吊架結構出問題:「整個吊船沒有任何橫向支架支撐兩支吊臂,所以有一道來自橫向的力量一推,就會成個反晒落去。」

為何最後一根稻草也失靈?

從意外片段可見,兩人在操作吊船期間,連接吊架的「車仔」飛脫。(網上片段截圖)

吊船急墮後,吊架被扯至翻側倒地。(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意外片段顯示兩人皆有穿上安全帶,亦見連接的救生繩擱於天台外緣。照道理,即使吊船飛墮,獨立救生繩可發揮作用,工人最多「半天吊」,不至墮地。李光昇因此懷疑安全帶的防墮扣未有扣上救生繩。香港吊船專業聯會副會長盧成通則懷疑,即使兩人有扣上救生繩,但安全繩可能放於吊船內,而不是按一般做法沿牆懸掛。「咁你可以想像,吊船跌落去速度好快,裏面卷安全繩期間可能磨到摩打或鐵架,因而撕裂。」盧成通說。

Tommy談起爸爸往事時, 一直抽離淡然,說起意外疑點才表現一點慍怒。他提出幾項質疑。首先,Tommy指出事吊船由翁生僱主即萬勇吊船公司老闆設計,檢驗的工程師則來自由同一老闆開設的公証行。「所以你問我安唔安全呢,就真係好大疑問,其實係咪可以用第三方監管呢?為威喂全部都係自己人,咁難聽點講句,簽乜都得啦。」Tommy說。他又指,另一宗發生於九肚山引致兩名女工急墜半天吊的吊船意外也屬同一公司的工程。另外,Tommy及翁太也質疑測試吊船不應在高空進行,懷疑是管理公司不希望吊船阻礙住客出入口,所以要求公司在天台測試。若然測試安排在平地或離地不算高的地點進行,那即使吊船失靈,也不會造成人命傷亡。最後,他們也期望勞工處能盡快公開調查報告,讓他們知悉來龍去脈。

「或者未調查完也不要緊,但可否找出可改善的地方,尤其是法例上或者指引上,可能會更加保障到工人嘅安全,因為老闆本身都是跟足法例,所以政府有一定責任。」Tommy說。

在高空上落的羅生門

萬勇吊船及駿業公証行老闆陳海源,回應記者對由自己聘請的工程師檢驗吊船的做法,是否客觀公正的問題時,顯得激動:「其實全行好多公司都是這樣做的。工程師考了牌,他是專業的,他做的事他自己負責,是他自己個人操守問題。」

他亦強調,意外發生當日其實不是測試吊船,吊船已在六月七日進行測試,當天是由兩位工人為即將使用吊船修理外牆的工人作示範教學。不過,先前的測試亦是天台環境進行,惟根據勞工處「安全使用和操作吊船工作守則」,試驗負荷測試、超載裝置的功能測試及操作測試應在地面或接近地面或接近上落處的水平進行。對此陳海源表示:「咁你喺天台落去,就喺天台試。」又指此守則於一九九九年出版,當中許多指引經已過時。同時,聯邦花園管理公司第一太平戴維斯回覆本刊查詢時,否認他們曾因避免影響住客出入而要求工程人員到天台進行測試。

即使吊船在高空測試是否出自管理處決定,仍無從判斷,但入行三十多年、以前做外牆工程的李光昇指,不少管理公司通常忽視工程安全,而且經常阻撓吊船放於地面,以免阻礙住客出入。在他們眼中,住客的性命才是命,工人的命可用來「博」的。他曾親身聽過一位管理公司的經理說:「有東西掉下來的話,揼親啲工人就好,千萬不要揼親住客。」

位於西半山干德道的聯邦花園

誰來檢驗? 怎樣檢驗?

但說到底,李光昇認為此次意外的核心成因,還是檢驗沒有徹底做好。《工廠及工業經營(吊船)規例》清楚列明吊船檢驗需求,規定吊船分別在使用前十二個月內及六個月內由必須為專業工程師的「合資格檢驗員」檢查;使用前七天內及每天工作展開前,則由「合資格的人」作檢驗。「問題是做檢驗的人,即是那位工程師,有無認真檢查清楚先做負重測試。工程師不但要驗收,也應跟着設計圖紙到現場親身看看。」

盧成通也指,檢驗人員要確保這種在天台「以車仔出入」的吊船,進行多重計算,如風力、衝擊力、制動力、降落衝擊、失速扭矩等力度等,「俗啲講,(是次意外吊船的安裝方式)用土砲方式去做,又唔做足功夫。」他認為其實「大判」,在此意外中即外牆維修承建商,亦有責任查收吊船公司所交上的設計圖及計劃書,甚至另外聘請結構工程師作查驗。

倡立發牌註冊制度 不應只「收表格」了事

勞工處在推廣工業安全的角色,也長被詬病被動、後知後覺,僅僅收取由註冊工程師收取表格了事。萬勇吊船老闆陳海源說,多年來,即使勞工處巡查吊船工程,「就係睇你有冇文件。唔會走埋架吊船睇吓,因為佢哋唔識。」李光昇亦認為,勞工處絕對可以更嚴密監管吊船工程。

一九九三年,北角地盤一架俗稱「籠𨋢」的升降機急墜,十二工人慘死。其後機電工程署訂立「建築工地升降機及塔式工作平台(安全)條例」,規定所有維修、檢驗、安裝的人員需考牌,承辦商也須登記註冊。李光昇勞工處可參考機電工程署管理「籠𨋢」的做法。現在法例要求檢驗吊船的「合資格檢驗員」需為註冊機械工程師,但此行業領域廣闊,機械工程師的專長可以是冷氣、樓宇等等,未必掌握吊船安裝及安全知識。故他建議勞工處設立工程師名冊,讓工程師註冊自己的專業,如檢驗吊船。此外,他倡議維修、安裝、檢驗吊船的人也須考牌。

意外發生後,聯邦花園天台仍見同款的吊船吊架 。

勞工處回覆本刊查詢表示,處方已在聯邦花園吊船意外發生後,向有關承建商/僱主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停止其在該處所搭建、更改、拆卸及使用吊船。同時,他們也在意外發生後完成了兩星期針對臨時吊船的特別巡查行動。至於被問及會否公開調查報告,勞工處指由於調查報告會包含第三者資料、涉及個人私隱等敏感資料,因此一般不會公開有關資料及調查結果。

「有時在街上望到別人着住件工衣,都真係有少少心寒。」翁太說。人已逝,先生的工衣也丟了,免得觸景傷情。哀傷以外,翁太的心願是,「唔想第二位工友再有這樣的意外,唔想再有同類事件發生。」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