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est:踩長板破風 山坡上「衝浪」

明報 更新於 2019年10月22日23:27 • 發布於 2019年10月22日20:30 • Interest
Thomas(右)和Steven(左)踩着長板,沿斜坡飛馳下山,沿途攻克不同彎道,務求早一步滑到終點,過程刺激好玩。(林靄怡攝)
Thomas Ng(賴俊傑攝)
破風(tuck):在直路上做出破風動作,講求將身軀盡量壓成流線形,以減低風阻,加快速度。(林靄怡攝)
以手平衡:以手掌着地作為支撐點,有助轉急彎或slide時保持平衡。(林靄怡攝)

【明報專訊】我們都怕「死板」的人,但其實識玩的話,一塊板,能玩出千變萬化,尤其是板身寬、輪子大的長板(longboard)。與較為港人熟悉、着重花式的滑板(skateboard)不同,長板滑行較穩定、快速,是踩街代步的恩物,亦有空間讓人走板跳舞,或來幾招平地花式。更剌激的玩法,是帶競速意味的downhill,即沿斜坡飛馳下山,破風而行,攻克彎道,猶如在路上「衝浪」。自稱為rider的這些競速者,正正就隱沒在山路窄、彎道急的香港山野之中。

周日早上,元朗大棠某段山路,一班rider戴好護具、捧着頭盔,正等待被雨水洗禮過的馬路變乾。「玩downhill的路最好是全乾或全濕。乾的路較為『啜』轆,路濕則較易滑,半乾濕的路難度較高。」玩了downhill 3年的Steven Yeung說。等了大半小時,前方路段大致乾掉,此時一個戴全黑流線形頭盔、上半身赤裸的男子,酷酷地踩着長板過來。大家起哄叫他「幫主」,有人笑說:「深山嘅人返嚟喇。」

「幫主」山中過夜 搭篷睡吊牀

「幫主」揭開頭盔鏡,他是統籌這恆常downhill練習的Thomas Ng。即使前一晚下雨,他也一如既往在山中過夜,搭篷睡吊牀,只為了方便省時:「一早起身就可以踩板了。」無論天晴下雨,Thomas每周末都會和一群rider聚首山中。這年來辛勤的操練,令他今年第二次征戰儼如長板「世界盃」、由International Downhill Federation(IDF)舉行的國際賽時再創佳績。「去年以嘗試心態比賽,沒特別想爭取亞太區排名,今年則在亞太區百多名參賽者中躋身第12。」同一條大約一分鐘滑完的澳洲賽道,他今年滑快了三秒,成績與日俱進。

「嗖!」眼前一班rider分組練習,「破風」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喜歡競速,喜歡賽車的感覺。踩longboard下山,身體會感受到離心力,感到風衝過來的感覺,觀感上的衝擊好強烈。」Thomas 7年前首次接觸長板,源於曾經迷上在香港玩不了的滑雪。經朋友介紹,他發現踩長板下坡亦有類似的剌激感。而且比起在雪上滑行的滑雪板,山路上的長板抓地力更高,速度可以更快:「除了leisure地滑下山路,還可以像賽車般玩,即是鬥快,將狀態推到頂峰,是突破自己的一種運動。」

突破對離心力的懼怕,挑戰壓彎時身體的柔軟度,以至突破滑行速度到超過時速100公里,都取決於rider能否衝破一個個的心理關口。Thomas強調踩板講求信心,「能否做到一個動作,好受心理影響」。自3年前集中鑽研downhill,他每次突破自己極限時也會先作周詳計劃,亦講求玩得小心,務必戴好護具和頭盔,便怎跌都不怕。

鬥快下坡猶如賽車

Downhill比賽以2至6人一組,最快從起點滑到終點便算勝利。Rider除了需對壓彎、破風等動作得心應手,亦要視乎對手走勢,即時調整滑行的線路和速度,務求超越對手的同時,時刻防守以免被後來者居上。Thomas形容這與賽車類似,都要瞻前顧後,爭入最佳線路,但downhill更講求個人技術元素。例如在直路帶頭時,後來者可以利用尾流超越前者,前者便要左右滑行來防守,以干擾自己製造的尾流。

每場外國downhill賽事為期3天,頭兩天用來熟悉賽道和計時排位,第3天是比賽見真章。速速玩完一場,又到別國比賽。他說,在板上看世界的角度零舍有趣,例如他到訪過意大利境內的阿爾卑斯山脈,風景絕美,「條路又長,玩到腳軟」。香港雖是彈丸之地,山路卻相當易接觸,不難到達適合downhill的路段。2011年左右香港downhill圈子成形,開荒牛走遍山野實地考察,量度路段斜率,自此發現這小城市也不失為downhill練習聖地:「香港勝在山路多,不少路段沒什麼車,雖然路長,但難度可以很高,斜、窄、彎好急,適合練習比賽。」但必須提醒,downhill有一定危險,建議有興趣者佩戴足夠保護裝備,並與富經驗者同行。

文:宋霖鈴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