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從勵志到療癒

一直想談談黃妍和王樂儀這個組合。她們不是一般的女子組合,而是唱作人和填詞人的組合。稱得上組合,是因為她們這兩年來合作無間,共同打造了一張概念專輯《九道痕跡》。聽她們的分享,知道她們都在這過程中有所轉變和成長。這跟一般填詞人和歌手就着每首歌逐次溝通和合作,來得更加全面和深入。到最後出來的成品,已經分不出是黃妍的,還是王樂儀的作品了。

最近因為姜濤,大家都在談「作品」。這不是一般而言的作品,而是作者有意識地有話想說的、大寫的Work。而這種Work的作者,不只是作曲家或填詞人,也是歌手自身。有明確創作意念的歌手,成為了創作過程的主導, 也即是成為了Author,而不只是演繹者。這在流行樂壇來說,是個很大的躍進。在「黃王組合」而言,黃妍身為唱作歌手,早已兼任作曲和演繹的部分,再加上填詞人王樂儀,形成了更緊密形態的「唱作填」三位一體的Author。 而這對雙身三職的「作者」之有話想說和言之有物,創作出來的則是Work無疑了。

黃妍被視為療癒型的歌手,並不是一個獨立例子。可以說,香港流行樂壇現在已經進入了療癒時代。無論具體的題材是什麼,很多歌曲都發揮着療癒的功能。歌迷最常說的喜歡 一個歌手的原因,是他 / 她的歌曲陪伴自己走過難關,帶給自己正能量。這跟喜歡一個歌手的外形沒有衝突。歌手不只是一個投射幻想的對象,也是歌迷的人生陪伴者和啟發者。

從前是沒有療癒這個概念的。像我這樣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成長的人,少年時期聽的是所謂「勵志歌」。當時所有知名歌手也會唱勵志歌,其中的佼佼者是陳百強。經典名曲〈摘星〉就不用說,我年輕時最喜歡的是歌頌親情的〈飛出去〉,最後那幾句「溫室難成勁草 / 青年人懷抱 / 不願做二世祖 / 只願實踐當年宏志 / 抱負我必須達到」可真是激勵人心。 這樣的歌詞今天聽來很老套,很幼稚,也很肉麻,但背後是有時代因素的。一九八○年代是 香港最富裕、機會最多、生活最安穩、人心最樂觀的時代。世界局勢亦相對和平穩定。那時候絕對有理由相信,人生和世界是美好的,而且理想必會達到。

今天我們不再那麼天真。當代年輕人經歷的是在廢墟中的成長。不只是物質上的廢墟,更加是心靈上的廢墟。他們面對的是「無限挫敗」、「世界正崩壞」和「哀痛滿街」。 而在這困境中,縱使並不完全絕望,希求的也只能是「心至少有一寸未變壞」,成為「行出廢墟的女孩」。(〈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對新一代來說,「勵志」不是太無知,就是太奢侈。這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勇敢,或者沒有理想,而是因為他們經歷了現實的洗禮,也即 是承受了創傷。受傷的人需要的是治療,而不是激勵。

療癒不是一個局部現象。廣義地說,新世紀思維就是療癒的思維。創傷是生存的本質,而生命的功課就是不斷的療癒,從而達至自我重建和連結他人。這樣說來,態度其實也是正面的,只是不像從前那樣一廂情願。黃妍出道之初,作品多數是輕快的,給人帶來樂觀情緒的,但她慢慢地了解到(可能在王樂儀的影響下),單純的正面有它的偏頗和局限。所以她在一個訪談中說,「夾硬去正面是不人道的事」。首要的是對人的同情和理解,而不是強迫人去正面。這是個很成熟的領悟。於是就有了那些情感細緻而複雜的歌曲。

產生療癒作用的究竟是歌曲、歌聲、歌 詞,還是其他(例如MV或歌手外形),真是說不清楚。這些元素在黃妍的作品中融合得很好,成為一個不可分的整體。九首歌有機地整合成一個專輯《九道痕跡》,串連成色彩豐富、層次多樣的成長歷程。據說實體專輯中還附有黃妍的日記(之前的專輯好像有散文集),以文字直接展現作者的心境。喜歡看書和寫作,亦成了黃妍作為文青歌手的標記。 (可惜我因為最近才開始聽黃妍,專輯已經無緣買到了。)

王樂儀的詞,是黃妍音樂的文學支柱。在新一代填詞人當中,王樂儀是最出色的。她非常善於運用意象,有詩意但沒有文藝腔,時有大膽創新的句子,對細節和微妙的情感差異十分敏感。在語言質感方面,有意識地避免單一和片面,輕中有重,重中有輕。她可以寫暴烈的詞,但也能寫溫柔的詞。這當然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在創作中不斷探索和磨練的成果。

黃妍今年的兩首新作〈兩個月亮〉和 〈Little People〉,文學味道更重。兩者的意象都是來自村上春樹的《1Q84》,但啟發的方向卻有不同。與原著中的情況相同,〈兩個月亮〉也是說異象的,處理的時代的變幻和不安。這是正引用。在村上的小說中,Little People也是一種詭異的存在,帶有某種威脅性,但來到黃妍的歌曲,卻變成了「平凡和卑微的戀人」的意思,講的是傷害的修補和愛的可能。這是反引用。雖然跟村上的原意不同, 但是轉化得很好,給這個簡單而奇特的英文詞注入了全新的意義。

在〈Little People〉中,黃妍和王樂儀嘗試更接近「正面」,說到「偉大」、「相信」、 「禱告」、「珍貴」和「深奧」的「愛」,但同時又沒有忘記「病患」、「哀號」、「卑鄙」和 「渺小」。最後以「來相信它 / 來優美的腐爛」 這樣看似矛盾的句子作結。用黃妍的美聲,唱出王樂儀的奇句,當中無盡的意韻,既開放又包容。這就是療癒的真諦。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