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社協指八成跨境單親家庭三餐不足 有內地婦為慳錢上山斬柴摘菜

(獨媒報導)有中港婚姻家庭的父親去世或離棄,身在內地的母親不獲批單程證,只靠探親用的雙程證來港。社區組織協會公布調查指,這類中港分隔單親家庭,五成子女只能每日食兩餐,三成人三餐份量不足。有個案一名內地母親於疫情期間滯留香港,既無身份證也無法工作,要領綜援渡日,期間更上山摘菜充飢,又為慳水電煤而斬柴煲水。社區建議政府開新隊,調撥單親名額予中港分隔單親家庭,並建議容許雙程證人士在港工作。

跨境單親家庭收入中位數僅$6,000

社區組織協會今年1月2日至7日期間訪問52個中港分隔單親家庭的子女,了解疫情對他們的影響。社協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估計,全港有數千個跨境單親家庭,當中因為父親離棄或去世,內地的媽媽長年只能靠探親用的雙程證來港,未能一直照顧在港子女,更需每三個月回內地續證;並因為無身份證而不能在在港工作,以致一家貧困。

施麗珊(中)


施麗珊(中)

調查發現,兩成家庭的家長因封關無法往返內地工作致收入減少,家庭收入中位數為$6,000,比全港住戶入息中位數$27,500低出4.6倍;當中二人住戶的收入中位數為$5,227,低於貧窮線一半。調查亦發現,近五成子女只能吃兩餐,三成人吃份量少的三餐。

疫情容許在港續證變相延長留港 改善精神健康

施麗珊提到,單親媽媽在疫情前需要每三個月回內地續證,期間無法照顧子女,但在疫情封關期間,入境處容許母親在港續證。調查就發現,嚴重抑鬱的子女及父母均由去年八成微跌至七成。施認為母親留港,對自身及子女的精神健康有幫助。

單親媽媽泣嘆:無錢搭車 避年免派利是

住在山上鐵皮屋、50歲的藍女士表示,2018年原本獲批單程證,但丈夫忽然離棄及拒簽文件,以致現時無法領取單程證。在疫情前,她會往返內地工作,賺錢讓女兒補習及參加課外活動,而疫情期間她決定留港照顧子女,卻無身份證工作,只能被迫靠綜援渡日。

藍女士


藍女士

捉襟見肘下,藍女士泣嘆無錢搭交通工具、需上山摘野菜充飢,有時為更節省水電媒費用而上山劈柴煲水。她又慨嘆新年不敢外出,害怕別人贈予利是後,自己無力送回一封。

16歲的中三生佳雨則表示,現時與無單程證的媽媽被迫靠綜援維生,繳齊租金和水電費後已所剩無幾,放學後須做兼職幫補家計。她續指,疫情前母親不在港,令自己患上抑鬱,近三年則因媽媽在身邊而感安心,成績進步,考得全班第一,希望媽媽可獲批單程證。

佳雨


佳雨

施麗珊:「窮中之窮」 想工作 不依賴福利

施麗珊形容,中港分隔的單親家庭是「窮中之窮」,認爲精準扶貧毋須事事派錢,而應該提供單程證,讓單親家長可在港工作。她強調眾人均想自力更生,而非依賴福利。

她又提到,每日150個的單程證配額在過去一直未用盡,促請政府調撥單親名額,向單親媽媽批出單程證。她亦建議維持可在港續雙程證的安排,讓媽媽留港照顧子女,並將輸入外勞的申請程序公開及透明化,允許雙程證人士留港工作。

無標題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