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演繹無眼睇 身體誠實尋淨土

明報 更新於 2019年11月14日18:34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4日20:30
《無眼睇》——曾景輝的《無眼睇》,4位表演者戴上面具,看不見觀眾,台下的觀眾,又會看到什麼。(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人間.獨.白II》——黃靜婷的《人間.獨.白II》,透過舞蹈、文字、聲音、影像,尋找屬於每個人心中的一片淨土。(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明報專訊】這一場,舞者戴着面具,赤裸身體,展示人性中最真實的一面,從性別談到人權說到自由。

那一場,在不確定的環境中,4個不同的人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淨土。

曾景輝的《無眼睇》,黃靜婷的《人間.獨.白II》,編舞透過舞者的身體,訴說自身與城市之間的故事。

兩齣重演作品,怎麼跟此時此刻如此呼應。

當代舞作總是帶着流動的生命,經過不斷的修正和演出,可以反映時代,也可以連結當下。

你對什麼「無眼睇」?

曾景輝(Terry)的《無眼睇》首演於9月康文署主辦的「舞蹈新鮮人」系列,4個舞者戴着有趣的面具演出。「兩年前看過一個陶瓷藝術家的展覽,作品是立體頭像造型的杯,覺得很有趣,想到是否可以把它們放上頭呢?直至有機會做新作,便設計了4個不同面貌的面具。」Terry笑說平日喜歡觀察街上的人,遠遠看着情侶爭執,透過觀察他們的身體狀態,猜想他們心想什麼。「因為開心和傷心,身體的狀態是很不同。」從身體出發,也就直接坦蕩蕩演出。「我想探討的是裸體演出呈現的強烈對比,只看到赤裸裸的身體卻看不到樣貌表情,跟平日完全相反。4名舞者身形各有不同,可以帶來很多想像。」Terry說早於5月已開始排練,構思從性別、性出發,再談到關於人權和自由,還有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你有什麼是『無眼睇』?你想表達什麼?直至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當很多人需要遮住自己的身體,隱藏自己的特徵時,我們卻選擇裸體演出?面對如此環境,我們還害怕什麼?」

靈魂在哪裏?

《人間.獨.白II》是黃靜婷(Chloe)從2014年於香港藝術節首演後,慢慢發展而成的新版本,結合舞蹈、文字、聲音等不同劇場元素。「第一個版本是在探索如何尋找淨土,新版本從人出發,探索我們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地方。」第二版本在2017年首演後,曾經到韓國和布拉格演出。誕生於5年前的作品,到了今天會否有不一樣的演繹。「我沒有刻意大幅修改,然而放在今天,似乎有另一番意義。好像作品中有不同的角色,其中一個是很無力的,我不需要跟舞者說什麼,也能代入當中。另外一個角色是經常處於憤怒狀態,就像城市生活裏的某些人,每次舞者演出時都會想一些事情去投入,現在只要想到當下那些不合理的事情就已經很憤怒。另外一個角色很迷失,想找回自己的靈魂,但靈魂在哪裏?這些似乎也連繫着今天的社會狀態。」

舞者以身體作為媒介,不論是「身體最誠實」,還是「身體就是力量」,置身當下的香港社會,要實踐「身體力行」,還是堅持「the show must go on」? Chloe直言也是人生第一次去問自己這個問題,「但大部分人已覺醒,還需要藝術創作嗎?繼續創作是為了什麼?當下我認為,就是盡力做一些你覺得很需要做的事,能夠很坦誠地表達當下,便有其價值。劇場提供一個空間給我表達,也希望觀眾在當中找到力量」。Terry 說起過去幾個月排練過程,也感到很無助。「我們是否還要繼續躲在排練室?還會有人來看演出嗎?對我來說,藝術能夠把人連結在一起,劇場是一個加油站。這個作品最可貴之處,正是雖然我們的身體和面貌各有不同,但置身同一個空間,有什麼是共同的?有什麼令我跟4個演出者,走同一個方向,一起向前行?」

「Together」就是兩人對劇場對藝術的共識。

■《人間.獨.白II》+《無眼睇》

日期:11月19日下午5:00

場地: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票價:$160(不設劃位)

節目查詢:2329 7803

票務查詢:2111 5999

注意:節目含裸露場面

文:林喜兒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