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貓奴的歌 - 用音樂向喵星人表白

KKBOX 更新於 2020年04月09日05:10 • 發布於 2020年04月08日15:00 • Echo

有人說,養狗是為了得到愛,養貓則是學習施與愛。相對社會性強、服從度高的狗,貓的個性顯得神秘又難懂。牠們對世事滿懷好奇,常鑽進家中大小角落探索一番,而且大都不愛服從人類指令,除非牠本貓肚餓求「罐罐」,或偶爾想取暖撒嬌,否則多數會自顧自躲到老遠,懶跟誰去打交道。

偏偏,「可愛卻不可即」的特質,正是貓咪的超凡魅力所在。很多音樂人還曾創作過多首深情的貓奴之歌,訴說自己難逃「喵指山」的心聲。

用時間培養感情吧:小塵埃〈貓大人息怒〉

「No, You're the Owner/Your Majesty Cat/天生不聽教/係人都想咬」
小塵埃以〈貓大人息怒〉的活潑腔調,唱盡喵星人百厭又頑皮,卻又惹人憐愛的淘氣形象。雖則貓兒愛搞怪又神經質,難以觸摸,但貓奴可趁主子約零至四個月的幼兒期,準備建立對世界的認知與安全感時,多花時間去照料牠們、提供足夠的關愛,那麼牠們以後的喵生,將會更願意信任人類,與大家和平相處。

貓咪是我最佳友伴:葉巧琳〈毛球〉

「跟你說話毋用顧分寸/不管是我瘋或你懂都不去理/我未太易愛/每夜也獲你共對可一起」
做演藝人向來壓力爆燈,有些心事也難對外傾訴。慶幸,葉巧林家中養有兩團「毛球」班迪和蘿拉作伴,她曾在訪問分享過,兩位主子個性雖然「Cool」,未必會熱情回應她的說話,很多時只會靜看她的哭與笑,但如她所唱的〈毛球〉所形容,多得兩貓不介意自己多瘋狂,仍然默默地陪伴在側,至少令她不致孤單,也令壓力旋即煙消雲散。

與主子相聚非必然:周柏豪〈小白〉

「這是你彌留半夜時/從你眼中的光講我知/性命再無常脆弱/也獨有一種大意/你是降臨陪我傾訴那歷史」

周柏豪(Pakho)是愛貓之人,家中養有六隻貓,其中名為「小白」的貓仔,是第一胎年紀最大「貓哥哥」,因伴隨Pakho度過初入行的艱難日子,因而備受他的疼愛。可惜,數年前小白已去世,當時Pakho就為牠寫出同名歌曲〈小白〉,既回味雙方快樂的往事,表達「跟你相約下一世再成為親人,永遠愛你,任何模樣」的心願,也鼓勵樂迷要珍惜身邊的寵物,把握每個還可以共處的時刻。

照顧貓咪一生一世:洪卓立〈三腳貓〉

「再沒有仁慈的臂彎/鬆軟被單飽暖晚餐/從此靠你鬥志強頑/至勉強撐多一晚」

話說捕鼠本是貓的天職,但某些在街上流浪、僅得三隻腿的貓,卻未必能發揮所長,故有「三腳貓」此詞彙形容人的能力未及。恰好,填詞人周國賢跟歌手洪卓立也有養貓,兩人聊起這類貓咪的處境或許更需要愛,就構思出〈三腳貓〉去描述人與寵物之間的感情,指出高冷的貓咪心底也依賴人的關懷,希望貓奴負責照顧牠們的貓生,別要棄養。

不離不棄的治療師:薛凱琪〈小黑與我〉

「細小小的貓比我還強壯/過去的咒語/我拒絕信」
縱使貓咪的自我意識強,可是牠們骨子裡還是很「寵」貓奴的。想當年,薛凱琪罹患抑鬱症,多得好友梁祖堯送予家中新生的摺耳貓Ponyo(波兒)作「情緒治療師」,陪伴自己錄歌、打泰拳或與朋友吃飯,也無畏自己時而嚎哭、時而大笑,令其慢慢重建生活安全感,克服情緒關口。之後Fiona還意外執到兩隻街貓Nuannuan(暖暖)和已去世的Tissue,過上一段快樂的人貓生活。歌曲〈小黑與我〉一句「陪伴我的白貓剛去世/他見盡我遭遇」,就明言感激貓家人支持。

貓比人真誠:關心妍〈高竇〉

「我跟貓兒相憫互憐感情深厚/沒有更好的東西 要帶走」
「高竇」或是很多人對貓的初印象,但有研究指出原來牠們的高傲是裝出來的!實際上,比起美食和玩具,牠們更喜歡與人類在一起。貓兒表面的冷漠,很多時只是出於動物的天性,要保護自己、守護領地,才不敢將情感太外露。關心妍的情歌〈高竇〉,就借用了貓咪此特性,去講寂寞女生跟忙碌男生的相處,還有家中愛貓對人,有時比人對人的態度,還要真誠和可親,表達人與寵物的微妙依靠。

遠方貓緣:My Little Airport〈沖繩流浪貓〉

「我是這裡的遊客 家在異鄉/你是唯一的貓 我想過養」
由My Little Airport林阿 P作詞作曲、Nicole Oujian (區健瑩)演唱的歌曲〈沖繩流浪貓〉,靈感來自於阿 P 多年前在日本沖繩的一次「貓咪奇遇」,當時正旅行的他碰到一隻出奇地熱情和主動的野貓,全程一直跟着他、又主動求玩。回到香港後,阿P對這小貓念念不忘,於是就將這段偶遇及感受,寫成了〈沖繩流浪貓〉一曲,並配上手寫的日語歌詞配簡筆畫,表達對這位遠方「朋友」的祝福和思念。

即聽歌單,用音樂向貓主人表白!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