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獨立自煮時代

明報 更新於 2020年08月06日19:01 • 發布於 2020年08月06日20:30 • 文化力場
《自煮女人最漂亮》(網上圖片)

【明報專訊】疫情未竭,人人宅在家中,卻因此造就了一班家居廚神。擺盤漂亮、攝影技術高超,再適量地吹噓烹調技巧,自然可以利用food porn在社交平台「呃like」,在疫症橫行之際保持自我感覺良好。

過往以旅遊節目主導綜藝戰線的電視台,或許因為疫症影響旅遊節目的製作計劃,轉而大量生產低成本、以廠景為主的烹飪節目。不過,有別於烹飪比賽,教授烹飪的節目形式難有太大變化,電視台唯有靠不同的主題和定位吸納觀眾。

無綫的《女人必學100道菜》,開宗明義在25集節目內教授100款菜式的煮法,即是每集約20分鐘的節目內做4道菜。節目由前《街市遊樂團》主持江美儀和《流行都市》烹飪環節導師三姐主持,《女人必學》活脫脫是兩個節目的合體。觀眾可能覺得奇怪,這個「新節目」不就是把午間的婦女節目搬到晚上播出嗎?的確,在形式上這節目與《流行都市》是沒有多大分別的,但在思想方面,卻還比《流行》倒退幾十年。

女人等於煮飯婆?

上了年紀的觀眾都應該知道《流行》的前身是《都市閒情》和《婦女新姿》,但從節目多年以來更名以至形式微調,都可以見到節目嘗試與時並進,藉着不同範疇的資訊,讓婦女充權,擺脫以往家庭主婦的「無知師奶」形象。《女人必學》卻大開倒車,主持開口閉口就是「用美食綁實老公個胃」或「懂得煮這個菜,奶奶一定惜晒你」,節目宣傳片更強調「想嫁得好先要煮得好」,女人等於煮飯婆的咸豐年代思想竟然在廿一世紀復辟,實在令人無言。

香港開電視的《自煮女人最漂亮》,取向與《女人必學》完全相反。主持彭秀慧以獨腳戲《29+1》奠定在戲劇界的地位,劇情講述女性在自我成長、感情和事業的掙扎,當千帆過盡,追求適合自己的生活才最重要,深得女性觀眾共鳴,說她是現代香港女性其中一個形象代表也不為過。《自煮女人》播出後,她在社交平台坦言,對於自己沒有豐富入廚經驗,卻被邀請主持烹飪節目感到驚訝,但因此可以另闢蹊徑——節目的中心思想如其名,下廚不為丈夫孩子四大長老,完全從自己的需要和愛好出發,從「自煮」(取其「自主」諧音)達至成為「漂亮女人」的終極目標。

菜式背後的「人味」

彭秀慧邀請不同的演藝圈女性作為節目嘉賓,並按照她們的健康需要設計菜譜,一邊下廚一邊分享生活經驗。將烹飪和清談元素濃縮在半小時的節目,難免「到喉唔到肺」,但節目只集中一個相對簡單的菜式,再從營養和醫學等角度去解構,至少令觀眾看得舒服。例如首集嘉賓鄭欣宜希望改善眼睛健康,彭秀慧就設計一款明目湯丸糖水,更勾起了欣宜兒時與家人的回憶。雖說菜式的吸引程度和節目參與者的技巧不能媲美傳統的烹飪節目,但菜式背後的「人味」更值得細嘗。

同台另一節目《砂煲罌罉》則走器材先決路線,由近期經常在社交平台大展廚藝的李綺雯和食家紀曉華主持,請來廚師利用不同材質的廚具示範各國菜式,充分展現廚具的特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港女」至愛的鑄鐵鍋,無論燜煮焗麵包甚至做無水蒸等菜式也非常出色,但如果用家得物卻不懂得使用,它只會淪為拍照打卡的道具;而只要明白高級銅鍋的特性和用法,家廚也可以煮出精緻可口的法國菜。對於一般觀眾來說,這個節目的門檻比前述兩個要高(就算懂烹飪,也不可能擁有節目介紹的所有廚具),但因此更益智,看完真的感覺「學到嘢」。

不同人有不同的下廚原因,有人為滿足感,也有人只望填飽肚;煮食也可各師各法,就算用港女煲煮蟹柳浸蘿蔔也本無不可,反正下廚的手勢可以學,技巧可以練,但在獨立自煮的時代,用心做和用心享用更重要。

文:梁慧思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