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民間年宵如何永續?

明報 更新於 2020年01月18日18:12 • 發布於 2020年01月18日20:30
(李佩雯攝)
「和你宵」少不了與連豬相關的文創商品。(李佩雯攝)
「和你宵」主打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商品,場內設有蛇獴和PePe霓虹燈。(李佩雯攝)
現場有大量印有「香港加油」的應節商品,包括利市封、揮春、年曆等。(李佩雯攝)
「夠薑」設計的黑金色抗爭打氣「魚蝦蟹」大獲好評,每日限量送出三份。(李佩雯攝)
「和你宵」不賣熟食,但有發售年花、盆栽、水果。(李佩雯攝)

【明報專訊】政府年宵取消乾貨攤位,令民間年宵遍地開花。不過,多個由區議員籌辦、申請在公共空間舉行的民間年宵都不獲政府批准而被迫取消,剩下的大多是在私人場地舉行及沒有申請臨時娛樂場所牌照的「和你宵」。被視為是黃色經濟圈一環的「和你宵」未來有什麼出路與可能?學者認為最永續的方法,是由各區區議員努力不懈地繼續闖關,要求在政府土地舉行「和你宵」。路漫長,但值得嘗試。

「黃色」創意受歡迎

星期五下午,設有一百二十檔攤位的「和你宵」在銅鑼灣開幕。入場前須出示確認電郵再搭乘電梯上樓,在「護港神獸」蛇獴霓虹燈旁邊是售賣印上「香港加油」字樣的烏克麗麗。放眼望去,兩層空間盡是連豬揮春與PePe公仔,感覺與手作市集相似,大部分都是售賣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黃色商品」。

現場亦有幾檔遊戲攤位,例如扔圈到玻璃樽的「和你扔」,三十元玩一次,扔不中都有安慰獎。二十幾歲的檔主Flora說,逛傳統年宵多年都沒有見過遊戲攤位,因此想與眾不同,亦想支持香港人的黃色經濟圈。另一個遊戲攤位要求參加者撐在單槓上離地三分鐘,獎品是現金三百元。攤檔成員余加琳笑言,第一天開檔的紀錄保持者是一個名叫Maggie的小個子女生,支撐超過三分鐘,證明不要小看女生的力量。「這半年香港發生什麼事,大家都知。搞這個檔位是想大家知道勇武不僅是行動,更加是一種精神和意志。就像這個遊戲,你的體格雖然重要,但你的意志力更加重要,只要頂得住,是可以做到好多事情,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檔主:現在感覺如普通市集

而其中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產品是印有「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核爆都唔割」、「齊上齊落」、「煲底見」的「魚蝦蟹」,可惜只剩下小量現貨,不設發售,要排隊玩幸運轉盤才有機會贏到。檔攤之一的「夠薑」創辦人Jackie Mak說,「魚蝦蟹」及其他為香港打氣的商品,所得的部分收益都會捐予黃色經濟圈相關組織。不過他坦言今次「和你宵」實際情况和預期有落差,因為這個民間年宵算得上是較早開始籌劃和最大型的一個,原本預計會有很多創意文宣或更有影響力的黃圈中人參與,可惜開檔後發現感覺比較像普通市集。他期望經過年宵可以認識到更多黃店,利用自己的平台為黃店提供更多曝光與支援。「只是着眼這個星期的生意其實對黃色經濟圈沒有幫助,因為年宵完結,大家就散開。但經過這一星期的相處,大家知道大家在做什麼或者知道彼此政治理念,或對黃色經濟圈的看法也好,就有個延續性,就算無咗『和你宵』,都成為了一個圈子。」

籌備過程一波三折 沒有牌照 轉搞「私人派對」

23歲的「和你宵」負責人Steve(化名)難掩倦容,他說捱了兩晚通宵。原因是活動本身在觀塘駿業街工廈舉行,但奈何在開幕前不足一星期,觀塘工廈爆水喉,要圍封三星期維修,因此他們臨時轉場地,最終選擇了這個約三萬呎的銅鑼灣私人大廈。

曾有業主主動聯絡 稱可提供場地

他說由於最近市道不好,其實有不少業主主動聯絡,稱可提供「和你宵」場地,八天(十七日至二十四日)場租介乎二十多萬至四十萬元。雖然「和你宵」標榜黃色經濟圈,但他坦承在香港要找到黃絲業主幾乎無可能。他們在年宵期間聘請了十多名前線手足幫忙set場,而且檔位亦盡量減少中國製商品,嘗試盡量做到黃色循環經濟。

年宵自九月開始籌備,過程一波三折,最初發起眾籌集得八十多萬「和你宵」起步資金,但由於被指摘是藉活動賺取私人利益的「人血饅頭」,而且負責人被指誠信有問題,一連串負面消息令籌備成員由十多人變成兩三人。最終申請反應算不錯,合共收到一千三百個檔位申請,抽籤選出其中一百二十個,每個檔位象徵式收取五百元租金,亦有一部分是日租檔位。

雖然「和你宵」順利開幕,但仍然存在隱憂。Steve聲稱,由於臨時改變場地,因此臨時娛樂場所牌照仍在申請中。食環署回覆指,上址沒有接獲相關牌照申請,會留意情况和採取適當行動。

Steve則在訪問中強調,就算沒有牌照都沒問題,因為他們是在私人場地舉行私人派對,「我們現在以一個完全註冊會員形式進行,所有入場的人都要先在網上以自由定價方式購買門票,註冊了會員才可以入場」。他們已出售接近三萬張門票,預計直至年三十(二十四日)年宵結束,實際入場人次約一萬以上,帶來約一千萬經濟效益(包括籌辦費用、門票與消費額)。

而在開檔第一天,消防處人員曾登門檢查,Steve說有三個地方被處方拍照作紀錄,但沒有提出任何改動要求。

在私人場地舉行是唯一出路?

「和你宵」以在私人場地舉行、採用會員制度、不賣熟食,嘗試繞過臨時娛樂場所牌照規定。不過,不少檔主都說不知道「和你宵」未取得相關牌照。究竟合不合法?

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172章),任何人士如在任何場所舉行《條例》所規管的「娛樂」,讓公眾入場,不論是否收取入場費,均須向食環署申領公眾娛樂場所牌照;而《條例》所規管的 「娛樂」包括賣物會。

曾經在多區籌備過墟市的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鄒崇銘就相信,在私人場地舉行年宵,而且不賣熟食,相信食環署沒有法例可以規管。雖然在樓上工廈舉行可能存在聚集太多人流的消防安全問題,「就像以前Hidden Agenda,不過參加年宵的人不會長時間停留,而是不斷流轉,我不肯定這樣會不會過關」。

學者:不許辦年宵 想重演「魚蛋騷亂」?

似乎在私人場所舉辦「和你宵」是目前最可行的折衷方法。原本於十八日開始舉行、由區議員主辦的黃埔年宵、中西區正街年宵和「葵涌和你宵」都先後不獲政府批准而取消。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阮穎嫻直言:「政府這個回應好差,你這個體制設立咁多barrier,他們嘗試用心繞過,有這麼多街坊願意去開檔等等,你都不容許,你即是想再有一次『魚蛋騷亂』咋嘛。」但她提到「魚蛋騷亂」之後幾年,政府都沒有執法掃蕩街邊小販,因此觀望今年新年市民遍地開花擺檔時政府的取態。

阮穎嫻覺得比起公民社會自發的「和你宵」,區議員有一個更大誘因舉行自己區的年宵,以服務街坊爭取連任。「尤其這一屆更需要將政治推廣帶入區議會裏面,所以我覺得區議員會有動力推廣政治理念,『和你宵』是其中一樣,因此好視乎區議員是否堅持將他們的理念放進工作入面。」

建議:發展Be Water零售模式

鄒崇銘相信,一場成功的「和你宵」不可能長期在工廈舉行,而是要在公共空間舉行以接觸更廣泛的公眾。雖然就算不是基於政治因素,本身在香港政府的官僚架構之下,要正式經區議會申請在公共空間舉行民間年宵,需經過六個部門審批,手續非常繁複。「如果不賣熟食、不收現金、不是阻街或有大量人聚集,我覺得有很多灰色地帶或法律罅,不妨多點嘗試。」

鄒崇銘稱,政府尤其關注在公共空間進行現金交易的商業行為,「這個肯定是整個地產霸權的一部分,你要做生意,你咪交租囉,你去搵李嘉誠囉。否則你學咩人做生意啫?他的確大條道理去解釋的,因為你真的會影響到其他商戶的生意嘛,別人真的交緊好貴的租金,你在旁邊不用交租喎」。但他提議簡單的解決方法,是邀請附近商戶加入一起辦年宵,同時改用Payme、區塊鏈、代用券等非現金支付方式。

此外,可以增加線上線下的購物互動,例如在年宵放置檔位,但實質要在網上購買貨物,「因為只有實體的話,就要佔用一些空間,這樣被政府打壓的機會高一些。但如果是虛擬、在網上的,整個彈性和生存能力都會強一些」。

在盈利方面,阮穎嫻認為以銅鑼灣「和你宵」的盈利模式比較難持續下去,一來眾籌方法無以為繼,而且她相信政治原因之外,生意能否持續要視乎產品質素,「年宵是要幾間比較大的黃色商店拉起頭,其他人再參一腳入去,才能夠成功做得起」。

【年宵篇】

文 // 彭麗芳

圖 // 李佩雯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