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問題,科學解決?

明周文化 更新於 2019年11月20日20:00 • 發布於 2019年11月20日20:00

圖片:法新社

香港淪為警察國家,警暴無日無之,過半數人完全不信任警察。然而曹操也有知心友,社會仍然有人撐警。因此一談及相關話題,必引起劇烈爭辯、撕裂加深。最近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於網上發表文章,評論上月底屯門不明氣體的來源地,結果掀起爭議。他其後發表補充文章作修訂,但紛爭不息。

事情源於上月底屯門地區有不明氣體報告,大量受影響人士有流鼻水、咳嗽或嘔吐,而小童亦有皮膚痕癢和出紅疹。當地居民因此懷疑是警察於大興行動基地測試催淚彈,於是當晚於基地旁要求警方交代,多人聚集發展成示威,最後變成香港新日常:警方向市民及民居放催淚彈,部份示威者則設路障及縱火。

前台長以風向及地理資料分析,得出氣體非來自大興行動基地的結論。本來他若以此作結,大部份網民也沒有爭論的餘地,畢竟一直看他文章的主要讀者,也是尊重客觀科學的。然而事情表面看是科學問題,但實際引起非議的,卻是立場問題。真正引起風波的是這一段:「寫到這裏,要為警察喊冤,事發當晚屯門有人在沒有科學調查之下,指是警察秘密放催淚煙,聚眾鬧事,結果搞到真的要放催淚煙驅散……」

有筆名「古谷爆」的作者以科學對科學,修正林錯用的地理資料,更認為其分析仍「未能排除包括警察在內的紀律部隊,以及解放軍在青山操炮區一帶,使用生化氣體演習而影響屯門居民的可能性」。更多的讀者則對「聚眾鬧事」這明顯的負面描述不滿,斥責林沒有同理心。林又再為自己的立場辯護。至此地步,可說誰也不能說服誰了。

上述的爭議令微薇想到維珍尼亞大學全球可持續發展中心教授Bruce Hull的一篇文章,他指出為什麼氣候變化的事實如此分明,但仍有大量不信的人,因為科學事實根本不能拗贏辯論。心理學有個概念叫「確認偏見」,大多數人只會記住自己相信的事實,並尋找相同的去印證,對相反的證據則忽略和忘記。

另一個心理因素是「身份保護機制」,人若覺得自己的身份認同受威脅,他們馬上什麼也聽不入耳,並開始用他們的一套在腦內自我辯解。例如你以事實來解釋氣候變化,不信的人就會想:精英都是離地的、自由市場是好的,氣候變化會威脅我的工作及未來。

因此,若大家真心想改變別人想法,而非站在高地指出別人不科學,又或對方沒有同理心,最有效而又最老土的方法,原來都係要「仁慈、有禮」。賓夕法尼亞州伯利恆的里海大學心理學教授Dr Joe Vitriol更指,不少研究發現,第三者會認為看來禮貌周周的人更有理。所以要拗贏的話,科學已經證實,情感比科學事實更重要。

當然,微薇也是知而行難,探討這個難題也是在警惕自己。但最近一個成功例子,有心人或可借鑑。當日中大校長段崇智被狠批麻木不仁,對各種證據不聞不問。但在閉門會議後,卻峰迴路轉地成為大學生的「段爸」,打動這個科學家的,就是學生的情感感召。政治問題,科學又怎解決得了?前台長林超英一直維護香港的郊野,也關心香港市民的福祉。若要對方成為同路人,大家還是動之以情吧!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