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子:為了對抗遺忘 六四漫畫(1989-2020)

明周文化 更新於 06月04日07:35 • 發布於 06月03日11:12
今年尊子為《明周》讀者繪畫的六四漫畫
2019年作品
2014年作品
2012年作品
「今夜,我們同在」(2011年)
「同一世界,同一夢想」(2008年北京奧運)
2007年作品
2002年作品
1999年作品
1999年作品
1998年作品
1992年作品
1990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1989年作品

繪畫,不是畫公仔那般簡單,有時,是為了對抗遺忘。

漫畫家尊子說,政治漫畫的特色在於時效性,尤其社會資訊太多,事態發展峰迴路轉,三天前的新聞轉瞬便會被遺忘,所以,他往往在截稿死線前的三小時才執筆,回應着大是大非,以幽默的畫風諷刺時弊。

不過,偏偏「八九六四」就是一件三十一年前發生的事情。儘管年代久遠,但他每年都畫,除了事件有着巨大的歷史意義外,隨着每年政局和時局的變化,新作每每亦能緊扣當時當刻的社會狀況。談到過去三十年變化,他說,在董建華和曾蔭權擔任特首的年代,政治環境較為輕鬆,嬉笑怒罵領導者的才能,可說是無傷大雅;至近年,內地對中國異見人士的壓制愈見緊張,乃至香港社會愈趨政治化,作品雖以「六四」為主題,但也能引發香港人的共鳴,甚至連繫到「六四」以外的新狀況。

他說,以前香港人對「六四事件」或民運人士的遭遇,態度上傾向隔外觀火,但是慢慢有了改變。「大家以為一個地方經濟發達,箝制會寬鬆一點,其實不一定這樣,『一黨專政』沒有改變的話,高壓管治方式也不會動搖,這是『六四』和香港的重疊點,也影響着香港的未來,香港人回看當年北京學生的爭取和堅持,回看民運人士受到的打壓,會感同身受。」尊子說。

如今,反修例運動持續,警民關係緊張,國安法如箭在弦,不少人擔心香港自由面臨更直接的威脅。尊子長期在香港兩份報章繪畫政治漫畫,諷刺尖銳深刻,經常觸碰當權者的逆鱗,但他表示暫時不太擔心創作自由會受到國安法影響。他的判斷是:「政權仍需要有其他傳媒去做一點平衡,不會以內地的方式作出打壓,但年輕一代的漫畫家可能要付出較大代價,發表平台少了,不能以畫漫畫為生,偶然畫抗爭作品,亦會擔心被捕風險。」

尊子一直認為政治漫畫發揮着社會功能,正如提出各種觀點的評論文章一樣。「目前,香港社會分化得好厲害,政府的propaganda(宣傳)非常密集和橫蠻,大家不免感到害怕,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口飯吃便算。這樣會令抗爭力量減弱,漫畫正好適時綜合各種看法,讓不同政治光譜的人連結在一起。」

談回「六四事件」,他至今畫了三十一年,風雨如晦,每次都開宗明義,就是要呼籲大家毋忘六四。他想強調事件如何重要:一羣有名有姓、前途光明、有父母有家庭的學生,在一場運動中死去;這件事讓人知道,抗爭不是集會叫口號,抗爭是會有人死去的。

「如果我們忘記『六四』,這些學生便會白白犧牲。」尊子說。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