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攝影師雷安喬:早慧少女的煩惱

Ming's 更新於 08月14日08:25 • 發布於 08月14日08:24

雷安喬(LEAN)的個子小,語速快,完全是快人快語,說話毫不拖泥帶水。我們聊天時,眼前就是「TEENAGE PROBLEMS」的作品。訪問期間,我發現她的記憶力很好,句子與句子之間,周不時冒起、兩句《詩經》的句子,又或中國諺語,進一步深化她想表達的意思。那與她充滿少女感作品,產生強烈的反差。今年,LEAN才21歲,擁有多重身份,既是攝影師、藝術家,同時是經濟系學生。

2019年,LEAN以《19.29》成為三影堂攝影獎最年輕入圍者。《19.29》好比青春視覺日記,承載LEAN過往20年來的經歷和感受, 鏡頭對焦在男孩背上的植物、女孩口中叼着的一口花,青春夢幻。關於三影堂攝影獎,還有一個戲劇性的經歷。原來比賽前幾天,LEAN收到主辦單位的電話,她的攝影作品被扣留在海關,趕不及參加比賽。靈機一觸底下,她找來家裏的擺設,譬如:粉紅色指甲油、珍珠鏈、蘿莉塔衣服,打造一個少女房間,以裝置形式表現《19.29》。家裏本身就有蘿莉塔衣服?LEAN轉身指指身旁的少女,「是啊,我妹妹(YVONNE,雷凱媛)會在家弄一些蘿莉塔衣服。她喜歡戲劇,而且你應該覺得她很面善。」當天,YVONNE剛考完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順道前來展覽場地,幫助姊姊佈展。

事實上, 比LEAN小4 歲的YVONNE是姊姊鏡頭下經常出現的模特。LEAN是自學影相,用的都是價廉相機。「我有意識去影相大概是小學2、3年級,當時我很喜歡看《AMERICA‘S NEXT TOP MODEL》,從電視學習自行SET UP場景,已經叫妹妹和另外兩個表妹一同做模特。大家的感情很好。所以由細到大,我都不愁沒有模特,然後可以很明確地指引他們的動作,影相時有要怎樣擺、眼要望哪邊之類。」LEAN的作品是編導式攝影,每一次拍攝, 腦海已經有一個非常強烈的畫面。「或者我是一個很CONTROL FREAK的攝影師,作品每一個元素都是由我控制的。」

「TEENAGE PROBLEMS」裏,其中一張最受矚目的照片,就是身穿校服的YVONNE躺在沙發上, 大模大樣地食PIZZA,照片還有一句類似字幕的東西⸺「唔關你事」,大剌剌的我行我素。作品裏一羣女生走進樹木, 也是YVONNE與她的戲劇同學,四個校服少女眼神倔強地望向鏡頭,四個校服少女面對鏡子,一同轉身望向鏡頭,甚有戲劇感。在LEAN眼中,有什麼最困惑的「TEENAGE PROBLEMS」呢?「身形。哈哈。」LEAN回答時忍不住爆笑,終於露出和她年紀近似的表情。「我真的很愛吃,作品裏除了吃東西,也見到扣喉,以示TEENAGE經歷的不安。」影像還有校服少女走進樹木,一些肌膚的近鏡,「我就是喜歡那種又純又欲的感覺。」我猜那是一種模特很放鬆的狀況。另一個解讀,樹林那種濕潤,充滿生機的感覺,花不為誰而花卻依然美艷,豈不是同樣又純又欲嗎?

LEAN的攝影路很大歸功於她非常主動,聽她淡淡然說每一段經歷,實在行動性高。與此同時也出路遇貴人,像她得到蘇彰德的支持, 於灣仔F22 FOTO SPACE舉行第一個展覽。後來,LEAN主動寫電郵給橫浪修(YOKONAMI OSAMU),親自到日本跟他學習,做實習生。一個人膽粗粗去日本拜會大師,怕嗎?LEAN搖了好幾次,「不怕,有什麼好怕?他那麼有名氣,我僅是一個女生。互聯網那麼發達,有什麼事都會有人知。我很喜歡橫浪修的作品,他和我父母同年,感覺上似是60歲的UNCLE。」

橫浪修的著名作品《1000 CHILDREN》,小朋友穿著制服,通過一個個特寫,流露真摯純真情感。而《ASSEMBLY》則是一羣女生穿着校服,神神秘秘進行一些集體活動。LEAN擔任橫浪修的實習生三個月,學會了什麼?「整個過程超級累,日本職場真的很恐怖,當然橫浪修人很好,我和他用日文、英文溝通。我在他身上,學會人際關係。我很記得他教我,攝影與人相處非常重要,他的每一次SHOOTING都有多達20個人,他作為主攝影師,需要控制整場氣氛。」她神情自若地談人際關係的事,殊不知眼前開朗的LEAN在中學期間受欺凌,作品《SCHOOL BULLYING》啟發自自己的痛苦經歷。「中學時受到同學杯葛、欺凌,有人曾經向我拋紙巾。我與他們格格不入,不喜歡講是講非、入小圈子。」照片出了,有同學找她嗎?說聲道歉之類?「有,但我沒有理會。雖然攝影幫助我梳理一些事情,好像拍了之後就可以放下一段經歷,但同時我也未至於大愛到當沒事發生。我的為人敢愛敢恨。」《SCHOOL BULLYING》與《TEENAGE PROBLEMS》同樣是編導式攝影,同樣有YVONNE入鏡,四名校服女生帶上白布,望不見的雙眼,猶如沉默共犯。《SCHOOL BULLYING》涉及的對象從來不止是欺凌者以及被欺凌的對象,當中還有看似事不關己的大眾。LEAN這系列的作品與橫浪修的《ASSEMBLY》同樣是幾個女孩穿校服,但顯然地各有各個性。相對於橫浪修《ASSEMBLY》裏的神秘氛圍,LEAN的作品有很強的信息,直截了當表達自我。LEAN喜歡與模特進行DEEP TALK,理解對方的性格、脆弱與不安。

LEAN第一個展覽是18、19歲左右,緊接的日程也很忙,忙着做不同的攝影項目,又受到DIOR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及她的女兒RACHELE REGINI賞識,飛到巴黎為DIOR影相。因其年紀,有傳媒說她是天才,「對於這個稱呼,我是不卑不亢的。」

她曾說,她不會永遠年輕,而世界上卻永遠有人年輕。對於所謂年輕不年輕,她倒是沒有放在心。「我一開始對攝影師這個職業有概念時,已拒絕影『糖水相』。即是那麼很多人LIKE的打卡相。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與人聯絡。」LEAN的照片是有話要說的,散發很強的行動性。今年10月,LEAN便去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讀MA「CONTEMPORARY PHOTOGRAPHY;PRACTICES AND PHILOSOPHIES」,言談之間她充滿期待。到時不知會遇上什麼煩惱呢?哎,模特囉,到時候孤身去英國讀書,妹妹就不在身邊隨時隨地做她的模特了。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