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限女生的神秘酒吧 和理傾心事

明周文化 更新於 2019年11月15日01:00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5日01:00

Macho // 雞尾酒的名字可堪玩味,都是女孩子最常掛在口邊男孩子的名字。($130)

 「今晚6時,梳士巴利公園見,不見不散。」

「密碼:xxxx」

Carol的BFF只簡單的WhatsApp了這兩句話。最近心情可不太好。興許是感情出了岔子。好像劉以鬯的心情。生鏽的感情又逢下雨天,思緒在煙圈裏捉迷藏。還是社會的氣氛壓得人透不過氣來。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去到梳士巴利公園,BFF才給了Carol地址,她在那裏等着。穿過大堂轉乘電梯去到附近,Carol心裏叫苦,是自己太倒楣吧,怎麼找不着入口?突然靈光一閃:「密碼:xxxx」,便細意地尋找密碼的蛛絲馬迹,終於在黑色玻璃幕牆上一盞小燈看見一個keypad,輸入密碼;玻璃幕牆徐徐打開,門上的招牌亦亮起,歡迎來到XX。這是一間a ladies-onlyspeakeasy酒吧。只招待女生。也只能預約。

XX是a ladies-only speakeasy酒吧,只招待女生,也只能預約。

酒吧總監Arkadiusz Rybak開宗明義說:以我所知,不少女孩子最討厭的就是在酒吧遇上一些自命不凡以為自己風度翩翩玉樹臨風懶風趣幽默地搭訕:嚟飲嘢呀?

很多時候,女孩子更愛與女孩子傾訴心事。且來附庸。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其經典著作《Way of Seeing》第三章中寫過:由於女性在被他者觀看的過程中界定出自己,因此她也同時將自己化身為他者來反觀自己;也就是說,為了自己社會風度的養成,她必須將自己「一分為二」,同時讓自己成為一個「審視者」(主體),也同時成為一個「被審視者」(客體),並在這種矛盾對立的狀態下組構她自己。因此,她自己怎麼看待別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別人眼中她的形象為何,因為那所展示的是她所應當獲得的待遇。在這樣觀看的關係中反映的是權力的分佈,男人觀看着女人,女人作為被觀看者,但同樣以男人觀看的方式反身觀看自己。

酒吧裏,女生可恣意的脫掉高跟鞋。

這樣,在XX也可算是一種短暫的釋放。

酒吧裏女孩子大可脫掉高跟鞋換上睡拖。桌上放上童趣的波板糖,哪個女孩子不愛甜?這裏的氣氛, 套用Arkadiusz Rybak所說:intimate,oasis,stylish, in- theknow, empowering。另外,雞尾酒由Karlton Cheng設計和炮製, 想法則是easy drinking, delicate,多用香草水果,酒精濃度亦較低;女孩子不喜歡買醉。值得一提:bartender和waiter則清一色是男性,再套用Arkadiusz Rybak的見解:女孩子互訴心事更不願意別的女孩子知道,反而若是男士會覺得從容。

當然,大多時候Karlton只專心一致地調酒。

Red Prawn Tartar // 所有食物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好讓女生們開心share。($120)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