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貿戰:中俄籌組「金融聯盟」 去美元化成形?

on.cc 東網 更新於 08月09日06:01 • 發布於 08月09日06:01 • on.cc 東網

外國傳媒報道,中國與俄羅斯的「去美元化」金融聯盟可能正在成形!

報道指出,根據俄羅斯官方數據顯示,今年第1季中俄之間的貿易往來,以美元計價的比重首次跌破50%,降至僅46%。俄羅斯科學院(RAS)遠東研究所成員Alexey Maslov表示,中俄之間「去美元化」已到「突破時刻」,可能代表雙方「金融聯盟」升級。

他補充,很多人認為中俄之間會透過軍事或貿易加強關係,但銀行與金融關係的發展更能確保雙方的主權獨立。

有分析認為,中俄想「去美元化」是為了規避美國可能出現的制裁。ING俄羅斯首席經濟學家Dmitry Dolgin表示,只要牽涉到美元的任何電子交易都會通過美國的銀行業,也就是說,美國政府能讓銀行凍結這些交易。

就此,數據顯示,在中俄推動下,如今俄羅斯的外匯儲備中,人民幣的比重已達15%,相當於1/4的人民幣外匯儲備為俄國所有。

不過,報道亦指出,單靠中俄之間的「金融聯盟」,要終結美元地位也不容易。哈佛大學經濟學家Jeffery Frankel表示,儘管美元的支配性地位不會是永遠,但美元有限通脹或通縮、美國的經濟力,以及有深度而具流動性且開放的金融市場,令目前任何一種貨幣都無法取代美元。

摩根大通也認為,美元沒有出現「結構性貶值」狀況,地位沒有受到威脅,反對包括「美元儲備貨幣地位受損」等言論。該行指出,雖然短期內有沽空美元兌日圓是機會,但「我們最大的信念是,促使美元貶值的推動力並非典型,貶值將是小範圍且有條件的,而非廣泛而可持續且結構性的。」

【深度解構:「親蘇」內鬼造就美元霸權?】

「去美元化」近期被廣泛討論,究竟「美元霸權」是怎樣形成?華人把美元稱為「美金」,其他貨幣卻沒此「待遇」,原因是以前美國政府承諾外國政府或央行,可隨時找他們把手上的美元兌成黃金,每安士35美元,史稱「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不過,這個制度的「總設計師」,卻被揭涉嫌一直與二戰後美國頭號敵人蘇聯互通款曲。

49年前的8月15日(本周六),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宣布取消黃金與美元掛鈎,「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惟美元依然是全球首席儲備貨幣。現在中美兩國全面對抗,市場擔心美方拿美元做「武器」,翻讀這段現實政治交織的歷史可謂別有滋味。

●甚麼是布雷頓森林體系?

19世紀的國際金融體系主要是金本位制,以當時全球霸權英國為首的多個國家將本國貨幣與黃金掛鈎,問題是當資金大舉流出,黃金也會跟隨,國內貨幣供應就隨之收縮,不利經濟。

後來到了20世紀中,人們認識到已開採的黃金不足以應付流動性需求日益膨脹,1944年由包括英國和美國等44個國家同意的「布雷頓森林體系」之核心,就是確立僅美元等少數貨幣可兌換黃金。而由於最終只有美國有此實力,美元遂成了黃金的「替代品」,扮演國際支付的角色,於是各國便儲起部分美元應付國際結算需要,久而欠之成就了「美元霸權」。

不過,歷史的發展卻凸顯了這個制度的先天缺陷。戰後由於美國向其盟國提供大量援助,經常帳(即資金流入相對流出)長年錄得龐大赤字,亦即海外流通的美元愈來愈多,持有美元的國家要是紛紛要求美國兌現把美元換成黃金的承諾,華府根本撐不住,1960年代的厲行「脫美」路線的法國戴高樂政府更牽頭把美元兌換黃金(法國在1964年與國建交,為西方大國首例,2年後更退出北約軍事組織)。因此其實尼克遜上台之前,「布雷頓森林體系」已風雨飄搖,更何況他在任時美國於越戰泥足深陷。

●股壇「老將」又點睇?

現年84歲的「新興市場之父」麥樸思(Mark Mobius)則向《東網》回憶道,1971年8月15日尼克遜宣布解除美元與黃金掛鈎,投下震撼彈一刻,市場受到的心理衝擊其實不算大,畢竟人們早就知道美國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憑一己黃金儲備把流通全球的美元兌換成黃金,其後經濟滯脹更多是政府管制物價和對進口貨加徵關稅等不當經濟政策,以及石油危機(產油國賣原油收美元,惟美元卻貶值)所致。因此向樂觀的一面想,始終現金愈來愈不值錢,沒有比股票更保值的投資工具。

●仰慕蘇俄的美國高官

而「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總設計師」乃二戰期間擔任美國財政部長幕僚的懷特(Harry White)。他因為常向其受到時任總統羅斯福信任的老闆、即時任財長小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就國際金融事務獻計而得到重用。懷特早有讓美國在金融上取代英國霸權的心,其中一例就是1935年中國廢除銀本位制後向美國兜售白銀儲備時,他提出要中國貨幣與美元掛鈎作為條件,減少與英鎊作為掛鈎貨幣的「市場份額」。

二戰後期各國商討戰後國際金融安排時,除了懷特的方案外,英國代表、現代宏觀經濟學之父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有另一藍圖。可是,由於英國國力衰退且一身債,而美國不但有大量黃金儲備,還是淨債權國,加上各國又需要美國「救命」,懷特的大計遂「脫穎而出」。

然而,懷特暗地裏非常傾慕蘇聯計劃經濟,就此留下「It works!」(行得通)之評語,亦曾為遠赴蘇俄考察苦練俄語。史料亦披露,1941年他向要求放寬制裁的日本,提出苛刻到日方根本無可能接受的條件期間,曾與蘇聯特務來往,「造就」日本突襲珍珠港,把美國扯入二戰,蘇聯東部因此得此「解圍」。二戰後期他又說服摩根索向總統小羅斯福提出向蘇聯提供100億美元年息僅2厘的貸款幫助蘇俄重建,款項遠超他提議的對英貸款,瓜田李下。

蘇聯原本也有興趣參與「布雷頓森林體系」,因為蘇俄黃金儲備多,如果黃金於國際支付應用愈廣,自然愈有利可圖,而且當局可以在國際金融領域發揮影響力。但礙於那100億美元貸款沒獲批,蘇聯為免示弱才打退堂鼓。

1946年即二戰結束後翌年,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不但提名懷特出任國際貨幣基金(IMF)董事,還打算捧其出任IMF總裁。然而,偏偏在提名已獲參議院通過之際,聯邦調查局(FBI)向白宮舉報懷特與蘇聯關係千絲萬縷,因此杜魯門打消讓他出任IMF總裁的念頭,只出任董事,使他不能在IMF總裁這個敏感位置上為蘇聯效力,其代表美國行使IMF職權時也會受到國務院監督。

東網網站 : https://on.cc/

東網Facebook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onccnews/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