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放棄】音樂科梁老師 原來音樂 是最難的一課

明周文化 更新於 08月06日08:26 • 發布於 08月06日08:26

任教音樂科的梁老師

梁老師認為,音樂本無限制,應讓學生接觸不同類型音樂。

音樂課程內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她有一點震驚,「音樂科以前從來沒有禁歌。」

上月初,教授音樂科的梁老師獲知教育局局長在電台時說:《願榮光歸香港》一曲明顯為政治宣傳歌曲,須禁止學生奏唱。

以前沒有的,不代表以後沒有,因為形勢變了,很多事情要因時制宜。只是,沒有想到,音樂才是最難教的一科。

上學期考試,她有三個學生揀選了《願榮光歸香港》來演奏,她說這首歌的音域闊,如果演唱,並不容易;演奏的話,則視乎揀選的樂譜的深淺難度。不過,從考試角度,這首歌其實不容易拿到高分數。「學生捨易取難,我欣賞這一點。有時學生會唱俄文歌來挑戰自己,我亦欣賞。」

關於選歌,她想起,同一學期的音樂科考試,也有一個中一學生選了《海闊天空》來演唱,另一同學反應很大:「什麼?你唱這種歌?」梁老師只是客觀地說出老師的意見:「你們選歌,範圍很闊,什麼也可以,不要投射太多情緒,很多歌本身是中性的,我們不要給自己太多限制。」

梁老師說,學生揀選什麼歌曲考試或參加音樂比賽,一向十分自由,「演奏沒語言限制,唱歌則只要意識良好,不是粗口,就可以了,沒有說明什麼歌不能唱,例如唱情歌,談失戀,開心或不開心,都可以唱。」

會教好國歌 因不想看見學生犯法

音樂是中一至中三的必修科,課程內容主要教授演奏、創作和欣賞。教科書的音樂種類很多,包括民歌、流行曲、歌劇、音樂劇、電影音樂和電視劇音樂。例如,日本民歌《櫻花》,課堂上會介紹它用什麼音階譜寫,然後可以藉此帶出某一種味道;中國民歌,亦會介紹當中獨特的音樂元素,正是這些元素能讓人一聽便知道這是中國民歌。

「教音樂劇時,也會唱書本中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上課重點是教學生如何演唱和欣賞舞台中的不同演繹,很多學生也很喜歡這歌。在音樂歷史上,很多歌曲也是戰亂時期寫的,那時期同時催生一些民族主義作曲家,例如柴可夫斯基和貝流士等,其中貝流士的《芬蘭頌》可算是革命歌曲,現在可以教授,將來是否因為它有政治背景而不可以教授?」

過了幾天,梁老師收到教育局的初步指引:小一至中三的音樂科,分三個階段推行國歌教學。她有點莫名其妙:「小學生已懂得唱了,中學再教的話,是要教國歌的歌詞和歷史嗎?」梁老師說,九七回歸後,中小學開始在課堂上教授國歌,當時的中一學生普通話不太好,於是她着重教授咬字,再講解演繹上要保持禮儀,雙手側放,安靜站好,「和唱校歌一樣。」國歌在小學教會了唱以後,咬字較為準確,所以其後四五年,只是讓他們熟習一下,不需要重新教授。梁老師擔心,新歌教三堂已經懂唱,由小一至中三不斷教,「會不會有反效果?」

她懷疑:只是教國歌難道就可以讓人變得愛國?她又擔心:教授國歌時,講及作詞者田漢文革時被批鬥至死,會否觸犯某些禁忌?無論如何,她說,她會教好國歌,並會教導學生適當的禮儀,不要對國歌喝倒彩,因她不願意看到學生違法。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