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程人富、鄧麗英、盧蓁宜專訪(上)】《教束》神話過後!不老騎士去哪兒?

娛樂 on LINE 發布於 2019年08月09日00:00 • 機
59b895e7-85cb-4257-978d-a8441b174ef2.jpg
《教束》播出後兩個月,神劇效應為程人富(狗榮)、鄧麗英(Mo Mo)和盧蓁宜(神婆)帶來甚麼改變呢?

今年6月,劇集《教束》播出之日,正值香港步入風雪飄搖之時。當人人都在追新聞,《教束》卻因劇情貼地,而且和時事神同步而被捧為神劇,劇中不少新面孔更引起不少關注。

兩個月過去,香港政局仍未穩定,幾個劇中新演員如程人富(狗榮)、鄧麗英(Mo Mo)、盧蓁宜(神婆)在歡樂過後,亦各自有新動向新目標。

ac82f627-a45a-44ee-ae5a-45533e7485bf.jpg
程人富在劇中是媾人狂,現實中有個拍了7年拖的女朋友。

不老騎士的真身

看過《教束》的觀眾或者都記得「不老騎士」,但對幾位新演員的印象應該仍很模糊,首先簡單介紹一下今次專訪的幾位人物。

程人富(即劇中的狗榮),1991年6月25日出生,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高級文憑)和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學士畢業。大學三年級時(2016年)收到電影學院的同學(小薯茄)邀請,出演網絡搞笑短片,自此成為網絡喜劇演員。《教束》導演編劇看過小薯茄影片,覺得他和狗榮很相似,邀請他去試鏡。「我的真名是程仁富,藝名是程人富。爸爸為我取這名字應該是寄望我能成為一位為富不仁的人吧!開玩笑的!家中兩個家姐和弟弟的名字分別有「榮」「華」和「貴」字,後來大家姐認為「榮榮」太男仔名,所以自己改做「盈盈」。我的名字照字面解釋應該是「仁者富也」。而藝名方面,純粹是「程人富」看起來特別點,我是喜歡真名的意思多一點。」感情生活方面:「有個拍了7年拖的女朋友,她是我的中學同學。」

盧蓁宜(即劇中的神婆),1997年10月9日出生,剛於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畢業。「兩年前,我們一家找到爸爸多年前中學時期在港台節目《屋簷下》的演出,我自初中起對戲劇的熱情旋即被重拾起來。於是鼓起勇氣應徵港台節目,最終拍攝了第一套作品:2018 獅子山下《無愛之愛》。」蓁宜這個名字是出自詩經《桃夭》:「桃之夭夭, 其葉蓁蓁。 之子于歸, 宜其家人。」詩歌以桃花比喻女孩,祝賀她出嫁,為家人帶來祝福。「蓁意指茂盛,宜代表和順,所以大概父母希望我可以活得像桃花樹葉咁豐盛,然後能夠好好為其他人帶黎美好啦。」感情生活方面就是:「secret」

鄧麗英(即劇中的Mo Mo),1997年12月4日出生,現就讀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中學畢業後,戲劇老師推介電影的casting給她,機緣巧合下就入咗行。麗英的花名是「全死角美少女」,因為每次影相都會「炒晒車」,20張相可能只得一兩張好睇,所以就叫自己做全死角美少女。「至於真名就是公公幫我改,聽媽媽講佢話佢以前好鍾意鄧麗君,所以就用改咗個差不多的名字。媽媽承認公公改我個名嗰陣時係有少少急,但係佢話都想我係一個「美麗」同埋「有才能」的人,「麗英」呢兩個字又表達到咁就可以啦。」感情狀況就是:「一言難盡!(好啦其實是單身)」

b5b64d20-3978-498f-a9f7-4a6a6786a9be.jpg
盧蓁宜剛於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畢業,現在從事社福界有關mental health的工作。

認得唔認得

《教束》播出後,除了劇情吸引,一班新演員亦非常吸睛,除了「靚仔會長」唐浩然和「莊子」周漢寧這對CP最引人入勝,「不老騎士」的程人富(狗榮)、鄧麗英(Mo Mo)、盧蓁宜(神婆)亦不乏支持者。不過始終不是大台,劇集和角色的入屋程度比想像中低,並沒有行出街就被人認得的情況出現。

程人富:「我剛去完加拿大,過程幾開心,終於可以做回普通人,在香港很煩,每三個……都沒一個認得我(哈哈)。沒有太多人因為《教束》認得我,反而更多人因為『小薯茄』的片而認得我。」

盧蓁宜:「有次食飯有人好像看著我,當時《教束》播了一排,我有想過是否有人認得,但又可能只是當時我的食相很衰。從來沒有人在街上叫我『神婆』,如果被認得都是一個肯定,好像和人產生一種關係,不過同時又會幾大壓力,媽媽之前都有叫我出街要梳頭。劇集剛播出時,ig的followers升得很快,大結局那星期升得最快,雖然現在速度減慢,但大家仍然會留言叫我『神婆』,希望大家將來會更認識我個人。」

鄧麗英:「《教束》播出後被認出過兩次,有人會問我是否阿Mo,被認出係幾開心。Ig的情況和Claudia(盧蓁宜)差不多,有時瞓醒就多了幾百followers,雖然最近增長減少了,但他們更留意到我唱歌幾好聽,會叫我錄cover歌。之前和唐浩然合作的『馬修合唱團』仍在運作,有計劃將之前的《黑色情人節》拍MV。(程人富:「會否考慮找黑色程人富呢?我可以整黑自己。」)」

a7d90363-421a-4aa1-b839-8e9c52458585.jpg
鄧麗英除了有喜劇細胞,更是彈得又唱得,與「靚仔會長」唐浩然合作組成『馬修合唱團』。

神劇之後續

《教束》播映完畢後,雖然各人都有不同發展,但一班年輕人難得走在一起,當然會繼續保持聯絡,而且識人好過識字,尤其演藝界更甚。

程人富:「拍完《教束》後,成班幕前幕後都變成好朋友,最開心是一班十幾至三十幾歲的人一起去高雄旅行,有人生日亦會出來慶祝。靚仔會長和啞同學有接到其他拍攝工作,而我亦會找麗英一起拍『小薯茄』的短片。『小薯茄』的規模不大,我們對演員都追求全面的能力,像youtuber一樣,由度橋、拍攝到剪接都一手包辦。就算『小薯茄』將來解散,我都有這個技能求生。我們希望好好利用網絡這個平台讓自己更多曝光,從而增加外面拍攝和工作機會。」

盧蓁宜:「下個月ViuTV有套新韓劇播,我們會以《教束》的角色去拍promo片,算是我們在《教束》播出後的後續工作。我今年剛畢業,由於主修心理學,有猶豫過應否向這方面發展,還是繼續拍戲,最後決定用半年時間在社福界做一些有關mental health的工作,因為想接觸社區和不同人,讓自己體會一下不熟悉的工作,追求突破。希望這半年可以發現很多不同的自己,對演戲都會有幫忙。」

鄧麗英:「我剛high dip畢業,會讀多兩年creative writing的degree。『小薯茄』之前邀請我,我都加入了他們,之後會為他們拍片,亦會接拍出面的工作。」

(to be continued……)

撰文:機
攝影:Tedd
鳴謝:富薈上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