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訓練中心業主拒減租 10萬津貼無消息 世界冠軍所屬繩會無奈「斷臂」

體路 Sportsroad 發布於 08月04日13:57
相片由香港花式跳繩會提供

【體路專訊】新型肺炎疫情為本地體壇帶來打擊,不少教練、運動員及運動團體面對「手停口停」的困境,曾培訓出跳繩世界冠軍運動員何柱霆及周永樂的香港花式跳繩會亦不例外。繩會在疫情下收入大減,惟未能受惠於政府給予健身中心的10萬津貼,且業主拒絕減租,無奈以「壯士斷臂」方式止蝕,關閉啟用僅半年、疫情期間停業多過使用的訓練中心。

香港花式跳繩會於2009年成立,曾培訓出多位本地跳繩精英,包括何柱霆及周永樂,兩位世界冠軍亦為繩會的教練。繩會於今年1月開始啟用位於觀塘商業大廈的訓練中心,惟疫情在農曆新年假期間來襲,故此未能使用這個投資超過50萬的場地教學,加上全港中、小學校隨後停課,原本以派出教練教授學校課堂作主要收入來源的繩會受到雙重打擊。

訓練中心內部(相片由香港花式跳繩會提供)

於3月疫情高峰期時,政府關閉康文署運動設施,亦強制要求健身中心等處所關閉。繩會總監鄭淦元指當時曾在網上看過「健身中心」的定義,「我們打政府熱線電話問繩會是否屬於『健身中心』,他們回答我們繩會亦計算在內,故此需要關閉。」然而隨後民政事務局推出「防疫抗疫基金-健身中心資助計劃」,為在限聚令下於3月底關閉的「健身中心」批出一筆過10萬港元的津貼,繩會申請後卻一直未收到消息,七月初時曾向民政局查詢,後者指七月底會再有通知,惟至今始終未有通知,鄭淦元指其他相熟的跳繩訓練機構亦面對同樣情況。

同一時間,新裝修的訓練中心在幾乎未使用過下仍需每月繳交7萬租金,鄭淦元透露繩會曾詢問業主能否減租,惟遭對方拒絕。最終堅持半年後,對疫情發展未感樂觀的鄭淦元選擇賠按金止蝕「離場」,暫停租用訓練中心,前後累計損失超過100萬,他指:「要回復到家長放心讓學生到訓練中心上堂的情況,似乎並非1個月就能做到,也不能排除再有下一波疫情,故此希望保留資金,在這段時間保住員工。許多員工都是香港跳繩代表隊成員,不希望他們因疫情而流失。」

香港花式跳繩會暫停租用訓練中心(相片由香港花式跳繩會提供)

雖然政府10萬元津貼與繩會訓練中心100萬損失相比或只是一小部分,但鄭淦元認為對員工並非小數目,亦感到現時政府對體育界支援有限:「10萬元可以維持1個全職教練接近一年的生活開支,但現時政府只得給予教練7,500元的一次性補助,絕對不足夠。而且政府不斷呼籲業主減租,惟並沒有實際作用,希望能提兵更多員工或租金開支的補貼。」鄭淦元續指,現時面對困境的並非只有繩會,「行內許多運動項目都有自己的訓練中心,大家都面對租金開支的問題,我們選擇『壯士斷臂』,但有許多人仍然在不斷損失。」

鄭淦元最後提到,繩會已將近用盡過往營運的儲蓄,稍後或需向銀行借貸營運,暫時未有計劃再租用場地作訓練中心,希望先透過視像教學開班,及待限聚令放寬後上門教學,「作為跳繩教練,希望在疫情期間能繼續盡到自己的社會責任,提供跳繩教學服務,鼓勵小朋友繼續學習跳繩。」

資料來源:香港花式跳繩會

《體路Sportsroad》
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portsroad.hk/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