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被昔日同袍割席絕交痛如失戀 前警員:他們不信抗爭者為公義犧牲「咁戇居」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更新於 01月06日14:09 • 發布於 01月06日14:09

由初夏到寒冬,一場反送中運動讓香港成為蒙面之都,無論警員及抗爭者都選擇蒙面隱藏身份,前者更拒絕出示委任證,兵賊難辨。一眾抗爭者則期待運動勝利後可於「煲底除罩相見」。

現年 29 歲的 Canaan Wong 曾任職警員,這場運動他則是抗爭者。這獨特身分有助他理解示威者與警察於思想上的分歧,但同時為他帶來煩惱 — 曾經他與百多名前同袍相熟,近月關係割裂只餘三、四個警隊好友。「好唔開心…」他形容感覺有少許像失戀。

社會紛擾、關係撕裂,是許多香港人近月的共同煩惱。但此時 Canaan 沒選擇退後,反而除下面罩,接受傳媒訪問,為的是增強說服力,讓更多人知道仍有人願站出來以真面目示人,推動這場抗爭。

近期每逢周末,彌敦道旺角及太子一帶,都駐有防暴。(資料圖片)

近期每逢周末,彌敦道旺角及太子一帶,都駐有防暴。(資料圖片)

中學就讀於傳統男校,大學取得社會學學士學位的 Canaan,是一名基督徒。2015 年雨傘運動後加入警隊,初衷是進入相對封閉的警察圈子,透過與他們相處生活,親身了解這個群體與市民口中的警察有何不同、是否真的難以溝通。任職警員約一年後,Canaan 認為自己對警隊文化已有一定了解,故決定辭職,探索從事其他職業的可能性,現職教學助理。

始於去年初夏的一場反修例運動,Canaan 一如很多香港人,多次走上街頭參與示威遊行,更數度與昔日同袍於示威現場相逢對峙。而現時唱至街知巷聞的「願榮光歸香港」,Canaan 亦是初期版本其中一位演唱者,並坦言當初未能估計迴響會如此大。

警隊存「擦鞋」文化 學歷矛盾

持大學學歷的員佐級警員算是警隊中的少數,Canaan 2015 年加入警隊時社會相對平靜,與同袍相處融洽,他更認為大部分前線警員都是「被剝削的一群」,很多人家境不佳,無法獲得更好的事業發展機會,故不少人毅進畢業、不夠 20 歲就加入警隊,與外界的接觸不多,加上警隊內部有不少不良文化,例如「擦鞋」討好上司,博取升職機會等,縱使部分有理想的警員不認同這些文化,但「你當做戲又好,咩都好」亦要屈服,否則可能會被排擠,這也令部分警員為了工作而做出一些違背良心的事。

此外,Canaan 也認為警隊內部存在一定程度的撕裂,因由學歷造成的矛盾一直存在,不少大學生畢業便考取督察,甫入警隊就比已有 20 多年經驗的「老差骨」職位為高,部分下級警員難免對此不滿,質疑「點解佢可以上到位,咁快可以騎住我」。同時欠缺經驗的督察亦要依賴經驗豐富前線警員協助,故對前線警員管束相對寬鬆,此現象亦體現於反修例運動中,部分前線警員不受上級控制的事件。指揮官即使知道前線不聽從指示,但因害怕「無人肯出前線」而選擇不處分違規警員,「咁班前線繼續做嘅,只會越嚟越無後果,越嚟越癲。」

Canaan 眼中,警隊高層對前線工作亦不甚了解,通常只聚焦於一堆可以向政府及保安局交代的數據,並為此舉辦很多無甚意義的活動,例如舉辦反罪案活動不斷查市民身份證等,不同警區更會攀比查身份證的次數,視為指標向上級「交數」。近月情況當然不同,但邏輯相通,「我諗而家警隊濫捕都係差唔多道理。」

前警員 Canaan

前警員 Canaan

香港重光 方談復和

這半年來政府及警隊不斷呼籲社會各界與「暴力」割蓆,卻似乎不得其門而入。另一邊廂,「和理非」與「勇武派」相互支持「和勇不分」,大部分市民與警隊處於對立面,社會撕裂日益嚴重,警隊與抗爭者彷彿身處平行時空,互不理解。Canaan 認為,大部分警員並不相信抗爭者會為追求公義而自我犧牲,「佢哋覺得示威者點會為咗公義、為咗無錢賺嘅嘢,犧牲咁多時間、前途、甚至自己條命去行出嚟,大部分警察都唔會信有咁戇居嘅人,好多警員嘅價值觀都係利益為先、賺錢為先、安定繁榮為先」。Canaan 眼中閃過一絲無奈,「我諗呢個都係其中一個原因,導致示威者同警察或者藍絲,思想上有咁大分歧。」

對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Canaan認為只有等待香港「重光」、於真普選下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推倒警隊不良文化,建立可行制度追究濫權警員,從而真正修補社會撕裂,否則只是敷衍持「淺黃」政見市民的手段。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同袍好友數目驟跌 心痛如失戀

曾與一眾前線警員相處約一年,Canaan 表示,離職時仍慶幸能與百多名前同袍保持聯絡,但隨著反修例運動發展,他的警隊好友數目驟跌至只剩 3、4 人,前同袍因視他為「黃絲」,更將他從通訊群組中移除。說到此處,Canaan 一度「眼濕濕」:「好唔開心,有少少好似失戀咁,好誇張,嗰排瞓唔著覺。」他曾想過,有天可與他們和好,或讓對方知道何謂真正的公義,怎料對方選擇在這刻停止這段關係,「我就好心痛。」

說起現時仍有保持聯絡的數名警察好友,Canaan 透露他們留任理由各異:有人自認「港豬」,為了生計繼續做警察;亦有人經過一番思考,仍相信可於體制內作改變,亦自稱不會濫用武力及濫捕,且社會需要警察維持治安,「佢哋真心覺得,如果呢一刻無咗警隊,香港會更加亂」。但 Canaan 認為更多的現任警員,對自己的工作並沒有多加思考,「只係覺得自己維持治安,就係英雄」,部份警員甚至很喜歡「打仗」又或是槍械愛好者,覺得處理前線衝突「幾刺激,幾好玩」。

用前警員身份綜觀警隊現時過度使用武力的情況,Canaan不禁搖頭輕嘆:「而家佢哋違晒規,我諗政府擺到明隻眼開隻眼閉,包容、縱容佢哋濫捕」,但不少警員卻認為是「示威者搞事先,用武力去制服係好正常」,有些警員則覺得要展示威信,絕對地制服示威者,「當然有部份係控制唔到自己情緒,因為呢半年佢哋精神壓力都好大,好多警員被起底,被身邊朋友完全 isolate(孤立),所以佢哋要在這些場合發洩出嚟」。諷刺的是,學堂教導警員要以最低武力制服疑犯,制服後應立即停用武力,「而唔係好似而家咁去扑佢,仲要係扑頭。」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友誼可貴 公義無價

面對往日同袍好友淪為陌路人,Canaan 縱使心痛但仍選擇站在公義那邊,並坦然面對後果,包括跟昔日同袍斷裂關係,「可能會反晒面,佢哋會好憎我」。然而 Canaan 直言,拋開前警員和抗爭者的身份,他最大的身份是基督徒,「我仍然相信聖經所講的正義觀,好大程度唔係而家警察做緊嘅嘢,而係抗爭者爭取緊嘅嘢,都係我最想做嘅嘢」。

訪問尾聲,記者問 Canaan 會否擔心訪問出街後,兩面不討好,他輕鬆地一笑帶過:「都無辦法,點都會有人質疑你,之前仲有人話我係『鬼』…但要推動個運動,總要有不同人嘅參與。」

文/余嘉桐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