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one But Jason》專訪:陳柏宇以外,還有你的故事

KKBOX 更新於 2020年01月29日09:14 • 發布於 2020年01月29日15:00 • Echo

人人都是赤身和孤單地誕生的,但隨著大家成長、步入社會,本來僅有自己的世界,開始變得熱鬧 - 還未懂說話,你已要學習跟父母和家人相處;漫長的校園生活,你會跟不同師友交朋友,亦可能會跟某些人合不來;去球場、舞室或K房中耍樂時,或會遇上志同道合的死黨;身處職場中,你會碰到無數競爭對手,不過亦會結交到合作夥伴;還在,走在街上不知那個轉角,你又會邂逅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他/她,從而改寫了往後的人生⋯⋯

你的世界,從來不只你一人。而歌手陳柏宇(Jason)去年年尾推出的年度壓軸專輯《Anyone But Jason》,這次也撇開「陳柏宇」的身份, 換個角度唱出別人的故事。

《Anyone But Jason》是Wyman的主意

「因為想題材上新鮮點,想到對上兩張專輯,已經好個人化,寫關於我的女兒、個人愛情觀等主題。今年想有點新意思,於是就用《Anyone But Jason》去做一些跟我生命不算好密切關係的作品。」談及專輯的概念,個性直爽的Jason明快的說出原因,同時也很誠實的表示,「至於《Anyone But Jason》為何要取這個名字?就真的不是我想的,它的靈感來源是Wyman(黃偉文)提議的,因為專輯裡的歌詞,不是我從別人得到的靈感或想要去發表的題材。我覺得,一份歌詞就算你怎樣給意見、怎樣去想,但始終不是自己落手去寫,最後的成果都不會完全是本身想要的,所以我自問向來好少處理這個部份。但至於樂曲方面,每首曲背後可有故事?那就通常都有。」

每首曲不能沒有故事

Jason笑言比較「視覺系」,相對於參與歌詞的構思,他自覺對旋律較感興趣,也會有多點想法,「我本身是個非常看重視覺的人,好多時作曲的過程中,腦海裡會有段『戲』在播,或曲中永遠有故事連接⋯⋯我不只求Melody好聽,也很重視曲帶出的故事性。因此,我較常參與曲的部份。

是怎樣參與呢?說來抽象,大概就是一些好難去評價和定義『好與壞』的東西。像怎樣『Mix』一首歌,可以有我想要的感覺,譬如,為何別人彈某個結他的旋律,跟我彈的在曲式和層次上會有不同?將人聲放前或後又有什麼呢?或Mix一首歌時,哪些聲音是主角,哪些又是配角呢?這些部分和過程,我會討論較多。」

看Jason談他感興趣的「曲」等部分和細節,似乎頭頭是道,可是他倒是不敢太自滿,還很謙遜的說自己還是學習階段,談不上有什麼個人心得或見解,只是因為有興趣,因而想多了解和嘗試吧。「作曲不需要識樂理,你能夠哼得出節奏,基本上已經可以譜曲,但好聽與否,當然見人見智。自問在《Anyone But Jason》中,我只是屬於一個學有所成的狀態,開始可以在音樂上有多點Input,但講到更專業,如怎樣編曲、調整等技巧,還需要繼續浸淫,累積更多真正的知識。

純粹作一首曲的旋律,或跟人說這首歌想唱什麼,那可以是很個人化的情感,怎樣說都是『對』的。但當你要參與到音效、編曲的處理,就需要很實淨的技巧去推進。而經過一段時間學習,有感自己今年在和音上稍為進步了,所以會留意多些和音,想想怎樣令Vocal的聲效和感覺更突出,而這些也需要更多點經驗和音樂知識。」

從Abigail而來的想像

於《Anyone But Jason》中,〈本能寺〉就是Jason投放最多感受,也最想與人分享的學習成果,一來,此曲讓他發揮了創意,「推介大家聽〈本能寺〉,皆因我的個人作品少之又少,難得可以完整寫成一首歌,好值得去細聽,因為罕有。而且,這首歌給我一種⋯⋯既憂鬱但又硬朗的感覺,孤獨得來看破世事,自己好喜歡。」

二來,〈本能寺〉是Jason想著囡囡Abigail所寫成的。有趣的是,這次歌曲描繪的倒不是父女之間的親密關係,而是幻想女兒他朝畢業時,跟師友告別的畫面而來,溫馨中似乎帶點淡然的傷感,果然頗有想像空間,也好奇,何以他看著小小的Abigail,會聯想到這樣的故事來?

「這首歌的Demo,原名叫〈Hard to Say Goodbye〉。細個時小,世界必然好童話,講真,一個正常小朋友的生活,不會覺得離別是很痛苦,不計平日阿媽放假行開幾日的情況。但隨著你成長,就會知道世界不只這一面 。假如你知道阿媽走了,不會再回來,是真真正正知道那感覺啊,但又做不到什麼,會是怎樣的呢?由此,我就產生了靈感,幻想阿囡去經歷某些不太美好的事,會是什麼心情呢?

譬如分離、畢業等。雖然,初時也覺得傷感,但完成作品後,第一次覺得,原來痛苦的經歷是必須要面對,人生有些路也必定要走過,沒有人可以逃避,多痛我們都要去處理,就算可能更孤獨,都會令我們成長。」他憂憂的續說,「就像〈似水流年〉的感覺,聽起來孤單又憂傷,同時卻又令人有點化和看透。就像人生。」

你們編織了我的快樂

雖則歌曲有著「陳伯式感傷」,可幸回到現實,如今事業順遂、家庭美滿的Jason,日子過得很好,像這次籌備《Anyone But Jason》的專輯,他就可以跟團隊和家人遠赴新西蘭拍攝。這次旅程,他們先後到訪了新西蘭北島的不同靚景,包括以酒莊著稱的「激流島」 懷希基島 (Waiheke island) 的亂石崗 (Stony Batter Reverse)、Owhanake Coastal 及 Orapui Road等地進行拍攝,並將旅程中的點滴製作成三部MV,以及設計精美的「寫真集+唱片」專輯,讓歌迷可以邊聽著〈化出個文化〉、〈金草莓〉、〈七折〉、〈橋下完一郎〉及〈爸爸的禮物〉等歌曲,邊從照片中欣賞到當地獨特的人文景觀。

「數碼年代,可以做出寫真書給歌迷收藏,也是一件開心事。難得這次行程又好開心,不只拍到靚風景,更重要不是趕頭趕命,05起身,07整頭,晚上繼續工作。我和老婆、阿囡和工作人員,忙碌完還有很空閒時間可以齊齊Chill,大家之間又Friend、又合得來,玩得好愉快。阿囡還長期在搞笑,而且她好喜歡靚仔,有個同事叫Michael,有個叫Alfred,每次玩,她都會選較靚仔的Michael,哈哈。」

看Jason不時提著愛囡,想到如今有這些漂亮寫真集,為大家留下美好回憶,必定是一次愉快的創作吧。

即聽新碟,細聽Anyone的故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