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疫情緩和,很多人都會趁週末出外購物,要說城中焦點當然是籌備10年,去年8月開幕的K11 MUSEA,這裡是首個結合藝術、文化和商業元素的地方。藝術不是遙不可及,也可以融入生活,雅俗共賞。在K11 MUSEA不但可以拍照打卡,享受餐飲購物,更可在場內欣賞不同的藝術作品。

 

一進入K11 MUSEA,大家一定不禁抬頭望,感受攝人的氣勢,而映入眼簾令人聚焦的,正是出自本地建築事務所LAAB之手的圓頂結構「Oculus」,其設計靈感來自大教堂。

K11 MUSEA在場內不同區域均放置了當代藝術品,令這裡變成一個親民的art gallery,大家下回到訪不妨細意欣賞。

 

Paola Pivi 12、恰恰恰 @B1

2017聚氨酯泡棉、塑料、羽毛247 × 117 × 98 厘米

經地鐵出口往K11 MUSEA一定會見到這粉紅色的北極熊,《1、2、恰恰恰》來自Paola Pivi 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充滿想像力的北極熊系列。Pivi長時間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工作,並與一名來自加拿大的動物標本製作人合作完成這些巨型的泡膠雕塑,更在其身上植入熒光色的羽毛。這些北極熊的狀態往往根據它們與人類的聯繫而改變,更常處身超現實的環境之中。此作捕捉一隻粉紅色的北極熊在旋轉舞台上跳着恰恰舞,呈現了一個讓人感覺熟悉的奇異瞬間。藝術家相信,每個人都曾被動物觸動心靈,因此她選擇不刻意給予藝術品過多的詮釋,而是創造一個非凡有趣的環境來引起觀者共鳴。

Erwin Wurm 黑色的箱子人 @G/F

2017青銅、油漆塗料200 × 60 × 55 厘米共6版,第1版+ 2件藝術家版本

Erwin Wurm大部分作品都嘗試改變、重新設想和擬人化日常熟悉的物體,挑戰觀者對它們的現實心理感知。此作品屬於他2011/2012年展開的《箱子人》系列,擁有一雙金屬腿和一米長的青銅軀幹,身穿襯衫、大衣和鞋子,從頭到腳均勻地佈滿黑漆。四四方方的外表與一個男人身體該有的凹凸輪廓形成鮮明對比。這作品的外型帶有幽默感,但同時也帶有他對當代文化的潛在批判,呼應着那些與我們內在理想大相逕庭的資本主義影響和社會壓力。

 

Ron English露骨笑容 @3F

2019模版圖案尺寸可變

Ron English 的哈哈笑臉在走廊一直延伸,乍看之下友好熱情,實質卻是一個個骷髏頭在咧嘴而笑,露出上下兩排整齊牙齒。《露骨笑容》是藝術家眾多原創的骷髏笑臉角色之一,他們天真的外貌與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符號形成鮮明對比。他通過交織不同的文化意象,並研究美國歷史和流行文化,建構出一個幽默且具顛覆性的世界。

陳天灼 Asian Dope Boys @3F

2015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平面屏幕230 × 300 × 180 厘米共5版,第1版

陳天灼於2015年在巴黎東京宮演出《ADAHA II》後,他所建構的新宗教、對文化符號的重新定義、對性規範的挑戰和享樂主義的崇拜遂在國際藝壇上被廣泛討論。《ADAHA II》根據藝術家虛構的神祈而命名,表演當中融入嘻哈、舞踏、時尚舞風、變性裝扮、大麻和LGBTQ等元素,而《Asian Dope Boys》正正是此表演的舞台背景。《Asian Dope Boys》中的骷髏男孩如雙胞胎般擺出如西藏唐卡人物的姿態,進一步強調明顯的宗教意味。藝術家透過將多種宗教符號加入各地次文化的圖像元素,探索現今全球青年文化的本質和其深遠影響。

Pasha Wais 未來的鳥兒 @3F

2019噴漆300 × 340 厘米

Pasha Wais 回歸到「塗鴉」的基礎與起始點,創作了此件由幾何圖案和霓虹色彩覆蓋的塗鴉圓柱。當觀者走近,便會發現這如「變形金剛」般鋒芒畢露的構圖巧妙地描繪了一隻奇異的鳥兒,靜靜地等待被發現。數千年來,「鳥」曾出現在世界不同文化的神話幻想和宗教之中。Wais給予畫面上這隻「鳥」一個更為深刻的文化符號,打破形體再現的規則。他以大膽的實驗和繁瑣工藝表述,展示自我的冒險精神,不僅替柱體的每一吋注滿活力,更帶給觀者噴繪最純粹的喜樂之感。

Bao Ho阿法奇朵 @3/F

2019油漆300 × 340 厘米

Bao Ho 實現了從事塗鴉創作的夢想,以創造一個荒誕的卡通人物世界為「使命」。在《阿法奇朵》中,她以一貫的夢幻風格建立了一個幻想世界,就如意大利咖啡甜品阿法奇朵一樣甜而不膩,將貓兒、各種海洋生物與充滿活力的城市景觀結合,並以賞心悅目的粉紅色和綠色熱情地歡迎觀者到來。

Carsten Höller 巨型三重蘑菇 @8F

2012聚酯蘑菇複製品、聚酯漆、合成樹脂、丙烯酸漆、金屬絲、油灰、聚氨酯、硬質泡沫塑料、不銹鋼280 × 186 × 165 厘米

《巨型三重蘑菇》是Carsten Höller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這個蘑菇雕塑由一個毒蠅傘蘑菇和兩個隨意找來的蘑菇混合而成,非常巨大,奇幻卻實在,將觀者帶到一個夢幻的世界裏;在這裏感受到的荒誕和幻覺,恰恰與進食了毒蠅傘蘑菇的後果相似。Höller的作品常以扭曲的邏輯,促使觀者反觀自我和世界。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