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to Pedro Ribeiro Simões@Flickr under CC BY 2.0

雖然現在未能出發去旅行,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卻可以趁著這段時間找尋新的旅行靈感!每個星期五,我們會根據最近發生的事,在應用程式內挑選相關的#tag為大家介紹,希望與大家可以發掘更多日本的可能性。《是日日本》不僅是一個日本旅行導賞,更是一個指尖上的日本文化導賞。

經常聽到人說「民主可以當飯食嗎?(民主可以用來餬口嗎?)」,這句他們認為非常強而有力的「論據」。那生物學上來說,民主的確對我們的身體成長沒有一丁點的作用,雖然俗語有云:民以食為天,但生而為人,就真的凡事都只以「食」為先來衡量嗎?記得預科中必修的中國文化科,當中最深刻的文章便是唐君毅老師的《與青年談中國文化》和殷海光老師的《人生的意義》,當中許多的篇福都用來向讀者傳達人文精神的重要性。在殷海光老師所論述的「人生四屬次」中,很遺憾地,用來維持生命的食物只是放在第二層。大自然的其他動物除了人類之外,在第二層便會止步,只有被認為有「人禽之別」的人類才有靈性可以更上一層樓,至於第三層的「生物文化層」和最高層的「生物價值層」明顯地便是另一種「人禽之別」的分水嶺。當然,人同時也是動物,選擇繼續以「民以食為天」也別無不可,只是個人選擇而已,只要吃得舒暢、心安理得即可。

photo credit to Woody Hibbard@Flickr under CC BY 2.0

觀看社會的構成,其實許多令社會得以運作暢順的基石也不是用來吃的,其中一個便是法律。大自然會遵從自然的法則來運作,即使獵豹能吃掉羚羊,大家都不會說這個現象不公平,因為獵豹雖然奔跑速度快,但卻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而看似弱小的羚羊卻擁有極高的彈跳力和耐力,絕不是一個手到拿來的獵物,這便形成一個平衡的生態。可惜人類的始祖阿當與夏娃偷吃禁果,令人類彷彿不受自然法則規限般存在,並經常成為破壞生態的元兇,因此便發明了法律來約束人類的行為。雖然法律不能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但希望至少能盡可能的保障人的權利,向公義社會邁進。香港的法律界一向給人一種精英、金錢至上的感覺,正因為身處這種氛圍,若看到有法律中人為了捍衛法律的獨立而押上重注,真的由衷的為他們感動。

除了法律以外,另一個在社會擔任重要角色、卻虛無縹緲的便是宗教。由於香港是一個國際社會,因此許多宗教可以在這裏和平共處,不同宗教的人可以毫不猶疑地承認自己的教徒身份。但這個看似家常便飯的景象在其他地方卻能置人於死地。翻開歷史書,因宗教而發動的戰爭比比皆是,現在我們享有的宗教自由都是由數之不盡的殉教者鮮血、平民的屍體,經歷漫長歲月的抗爭而達成,但即使人類的歷史已走過這麼多年,至今許多地方仍然不幸地未能嗅到自由宗教的氣息。雖然讀歷史未入能讀到當年的真相,但憑著各種的史料和記載,總能找到一些「鐵證如山」的真實事件,讀歷史的人忽然就像扮演著上帝的角色,以抽離的身份看著事件重演,以理性來分析每件歷史事件,也是社會進步的重要推動力。因此,認識歷史非常重要,因為歷史除了是過去式外,更可能是將來式,因為歷史總是不斷重演。

日本在籌備2020東京奧運時,曾公佈會在奧運期間設立流動祈禱間,讓不同宗教需要的訪客使用,這個體貼的安排在數百年前簡直不敢想像。德川家統治的江戶時代仍然處於鎖國年代,後來因貿易往來而開旆部分區域作商業之用,除了商人外更引來了傳教士進入日本,希望把基督教和天主教帶來日本。想不到竟然短時間地吸引了大量的日本市民信教,德川家開始為此感到不妥,為免政權有一絲不穩的可能性,便開展了強硬的宗教打壓,最終令多名傳教士和日本教徒喪命。這段歷史現今以博物館、遺址的形式繼續在日本存在,提醒世人現在享有的自由宗教實在得來不易。

若大家都對日本的宗教歷史發展有興趣,即使未能親身前往感受也不要緊,只要在《是日日本》搜尋 #宗教歷史 便可以安坐家中感受。

在長崎縣搜尋 #宗教 的景點

大浦天主堂

photo credit to Scott Lin@Flickr under CC BY-NC-ND 2.0

大浦天主堂於1864年由法國傳教士所建設,是為了紀念殉道的26位天主教徒而建造,這26位殉道者被稱為「日本二十六聖人」,當中包括了日本信徒、西方傳教士,是日本最古老的歌德式教會建築,也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和日本國寶,而教堂內有140年歷史的法國彩繪玻璃。

日本於江戶時代(1603年-1868年)曾經禁止宣揚西方宗教,把天主教視為邪教,甚至殺害天主教傳教士,當中這26位天主教徒被一併捉拿並處決,後來宗教禁令解除後,便成為了首批興建的教堂。

🔍長崎縣 #宗教

浦上天主堂

photo credit to Toomore Chiang@Flickr under CC BY-NC-ND 2.0

浦上天主堂創立於1877年,不幸地在二戰時遭原子彈炸毀,現在所建的建築則是於1959年重建,是天主教長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

日本在鎖國年代曾一度打壓西方宗教,部分信徒甚至殉教,在宗教自由解禁後,神父Bernard Petitjean發現了幾乎所有浦上村民都是鎖國期間隱藏的天主教信徒,因此希望在這個曾被要求踐踏聖母像的受辱之地、建立教堂,目前堂區教友總數約有7000人,在面積和信徒的數量也是日本最大天主教會。

🔍長崎縣 #宗教

日本二十六聖人紀念館

photo credit to xiquinhosilvaFollow@Flickr under CC BY 2.0

長崎當時作為貿易港口對外放,同時也成為了西方宗教傳入的大門之一,而歷史上一段對西方宗教的慘痛打壓也是以長崎為舞台,當中以殉道的26位天主教徒最具代表性,這26位殉道者被稱為「日本二十六聖人」,當中包括了日本信徒、西方傳教士。

他們於1597年、被豐臣秀吉於長崎市西坂的山丘上下令處決,現在已作為國際性的朝拜地和紀念館,館內記載了當年西方宗教教徒經歷苦難的歷史,還展示了當時有關的書信、歷史記錄和藝術作品。

紀念館外面的紀念碑上,於1962年為「日本二十六聖人」建立了紀念浮雕,他們雙手合十、平靜的一字排開站立著,散發著神聖寧靜的氣氛。

🔍長崎縣 #宗教

在熊本縣搜尋 #宗教 的景點

大江天主堂

photo credit to JAPAN AIRLINES (JAL)

建於1933年的大江天主堂是位於天草島上的羅馬式教堂,由當時到日本傳道的神父加爾尼耶自資興建,因此教堂內擺放有加爾尼耶神父的雕像、和盧爾德的聖母瑪利亞的雕像,純白色的教堂外牆十分純潔神聖,上面的半圓閣樓則塗上藍色,在附近的建築物中十分耀眼。

這座小小的教堂背後代表著天草小島過去的一段悲傷的歷史,由於天草島是當時歐洲人到日本進行貿易活動的地方,因此也成為西方宗教最早傳入日本的地方之一,島上許多居民都信奉了天主教,當時的當權者為避免西方宗教影響日本的宗教文化,便進行大規模地打壓,島上居民便因此殉教,後來日本開放西方宗教自由活動後便建造了教堂,若想了解更多這段歷史可到「天草資料館」參觀。

🔍熊本縣 #宗教

除了#宗教 之外, 日本還有許多與宗教相關的地方,在《是日日本》發掘更多 #外國宗教建築 的相關景點!

《是日日本》應用程式收集了高達1,000個tag,涵蓋各種興趣和喜好。大家只需安坐家中,在指尖上發掘日本的無限可能!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