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次撰文批評政府以至北京的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葉蔭聰在《明報》撰文,透露已收到大學通知,「實任」(substantiation)申請被否決,只獲一年合約,明年要離職。葉蔭聰指出,這幾年來,持續有敢於尖刻批評政治社會問題的「偏黃」學者遭大學拒絕續約,是有大學高層暗裏為政權「大掃除」,而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事件更反映,當局已於大學展開後國安法時代「超乎尋常」洗太平地行動。

嶺大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所有個案均由相關委員會按既定程序和一套客觀準則進行審核,根據教研人員的教學、研究和服務表現作出適當的建議和決定,又稱曾經有教學人員因表現未如理想而不獲續約和不獲實任,大學有既定及公平機制供覆核和上訴,為保障個人私隱,不會透露個別個案資料。

文化研究系學生積極參與社運

大學的實任制相當於終身合約 ,教員如無嚴重失德或校方無充分合理的理由,就不會被解僱,被視為維護大學學術自由的重要制度保障 。香港的大學近年多推行所謂 3+3 的 Tenure-track 制度,一份合約為期三年,只可以續約一次,除非期間成功申請晉升並獲終身合約(Tenure),即 substantiation,否則便不會再獲續約。

葉蔭聰任教多年的嶺大文化研究系,有不少學生投身社會運動,前香港眾志主席、曾是香港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目前正流亡英國的羅冠聰,就是畢業於嶺大文化研究系。葉蔭聰在 2018 年接受媒體訪問時表明,自己剩下兩年「試用期」,又透露曾有學校高層向他明示,不要花了時間寫與「升職」無關的「無聊嘢」(時事評論)。

葉蔭聰今日在《明報》發表的文章指,戴耀廷遭解聘是香港大學史上的標誌性醜事。解聘終身合約教員在大學裏是十分罕見的事,港大校委會的決定可以說是顛覆了大學運作原則。

港英留下大學體制被破壞 港大尤甚

他指出,香港的大學自成體系,不受教育局長管治,而是隔着大學撥款委員會來治理大學,是港英政府留下體制。惟回歸二十多年來,涉及大學的管治問題愈來愈多,除任命校長、校董變得愈來愈政治化,破壞不成文規則的事例近年特別多,港大尤甚。

葉蔭聰指 2015 年港大校務委員會否決任命遴選委員會推薦的陳文敏為副校長事件是一例,而如今校委會以大比數通過解僱戴耀廷事件,更反映中聯辦特別重視港大。他指,中聯辦竟然在事後跳出來,為校委會的決定吶喊助威,根本是大笑話,也許香港人只好自我安慰「他們終究沒有用對付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的手法,給戴耀廷冠上一個類似『嫖妓』的荒誕污名及罪名」。而建制派或許會認為,他們沒有完全廢棄香港的制度,現在只是「敢於亮劍,要用盡手上的權力,讓制度成為他們精準打擊敵人的工具,發揮『超乎尋常』的程序理性。」

指大部分被大學踢走學者未獲同行支持

葉蔭聰指,自己的「實任」申請被否決、明年要離職,只是這幾年來多名「偏黃」學者不獲續約的一例,在學術界,對於這「不尋常」現象毫無感覺甚至覺得可趁機上位的學者大有人在。

他指大部分被大學踢走的學者未必得到同行的同情或支持,他自己就曾聽過有些政治觀點很接近的同行,也認為事件與政治無關,只是當事人學術水平未夠,他希望戴耀廷一案可以令他們對學院政治多點敏感。

即使不可能找到證據證明這些事例背後有大陰謀,但葉蔭聰認為有理由相信,大學高層以至特區及北京政府,確實想在大學裏「大掃除」。而大學高層也可能真有人有政治任務,想討好中聯辦或北京政府,聲稱要清除「不務正業」的大學老師,騰出更多職位空缺,給那些為大學及自己排名拼搏的「非政治化」國際學者;「有些人可能只想香港的大學多點有『國際』水平的研究與出版,不想教員忙着上街搞聯署,或像我這樣寫這種報章評論」。

國安法後新常態 大學洗太平地

他說,國安法實施後,新常態已展開,「大學也要有點『超乎尋常』的理性,洗洗太平地。」

葉蔭聰是獨立媒體 (香港)(InMediaHK)創辦人之一,十多年來寫過大量有關社運、民主政制發展、獨立媒體生態、本土右翼思潮等本土研究論文,又積極在報章撰文評論時政,議題廣泛,包括香港社運的範式轉移、建制派在國安法事件上的表現、考評局取消中學文憑試的歷史考題等。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