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朋友跟我分享過,在購物結帳時,聽到收銀員問排在她前面那位顧客:

“Plastic bag or paper bag?”

“Paper bag, thanks.”

再報以一個有點滿足的微笑。

用紙比用膠好?是誰說的?

用紙比用膠好?是誰說的?那些被塑膠折磨的動物?海龜被膠飲管卡著鼻子的影片相信大家都已見過,也許也見過菲律賓鯨魚胃裡塞了40公斤的塑膠垃圾擱淺的報導。本土的新聞,在颱風山竹那時的大自然反噬,發泡膠淹沒整個社區。一堆又一堆的塑膠新聞,讓大家都會對塑膠有負面的印象,所以才會有「紙袋比膠袋好」的錯覺。

一堆又一堆的塑膠新聞,讓大家都會對塑膠有負面的印象。

《別讓地球碳氣:從一根香蕉學會減碳生活》一本十年前的書,它就像一本小字典,讓人查看碳排量,小至一個電子信息,大至一場戰爭亦有分享。紙袋生產碳排放是比膠袋高。紙袋絕對沒有比膠袋好。這樣說並非為塑膠辯護,只是為紙品作出補充。

《別讓地球碳氣:從一根香蕉學會減碳生活》

紙的原料是樹木,樹木的其中一個任務是儲存碳,也是各種生物的生活的一員。TheWorldCounts.com寫到熱帶雨林的壽命已不足八十年。樹木不是永生的資源,可再生是因為有枯萎及重新成為養份,讓大地孕育新的生命,新生的樹木。

所以,紙袋還是膠袋?

「你用膠,你不環保。」問題真的是在物料嗎?其實是即棄文化——甚至用「文化」一詞也美化了這種生活態度。使用紙袋後有多少人會清潔分類回收?即使有回收,多少是「真回收」?回收後的原料有多少市場價值?

堆填區為即棄文化買單,佔用寸金尺土的香港超過566公頃的土地,超過792個足球場。

即棄文化最大得益者是誰?最大受害者是誰?用完即棄,即消費者要買更多,而堆填區則為這種文化買單,佔用寸金尺土的香港超過566公頃的土地,超過792個足球場。

落入堆填區的紙袋,書中並沒將這碳排量計算在內。在堆填中和各色各樣的垃圾混合後腐爛分解,會釋放二氧化碳和甲烷,每一公斤釋放五百克溫室氣體。在最近期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二零一八年的每日平均棄置量,單計算紙料是2,702公噸,是公噸。回顧十年前,是大概2,000公噸,有微跌過至大概1,800公噸,但近年不斷急升,是因為替代了塑料嗎?

紙袋還是膠袋?這兩個選擇從來都不是首選。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