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一名特約攝影記者,去年 11 月 3 日晚上在太古城中心採訪期間,被指阻差辦公被捕,被扣留逾 21 小時後「踢保」無條件釋放,該攝記早前已到投訴警察課投訴,他今日收到投訴警察課通知,警方正式結束搜證,不會起訴他阻差辦公。該攝記又表示,下星期將到灣仔警署落口供,投訴警察濫捕。

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指,警方經多月後才低調通知調查完結且不作起訴,充份反映當日無理濫捕正在採訪的本網記者,《立場》強烈譴責並要求警方公開道歉,本網記者已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保留進一步法律追究權利。

片段證在合理距離拍攝

《立場》特約攝影記者 Joey Kwok 於去年 11 月 3 日晚在太古城中心採訪期間,被多名防暴警察壓在地上,鎖上手扣,之後押上警車帶走,當時他有配戴記者證,警方指他涉嫌阻差辦公被捕。當時片段清楚顯示,Joey 被捕前正在合理距離拍攝警員行動,完全沒有阻礙警方工作,惟多名防暴警員突然衝前,將記者強壓在地上拘捕,令他背部受傷。

據在場網媒「白夜媒體」拍攝的另一角度片段,《立場》記者被捕前,與警方拘捕少年行動保持相當距離,完全沒有阻礙警方工作。

另外 Joey 獲釋後曾表示,被捕期間有警員多番言語侮辱,指罵他為「黑記」、「扮記者」、「被害妄想症」等,惟他均保持平靜不予回應,幸身體沒受嚴重傷害。

遠距離蹲下拍攝 忽被大批警員上前推跌

Joey 與《立場》班底合作從事新聞攝影工作多年。去年 11 月 3 日下午 5 時許,他應公司指派到達太古城中心,拍攝商場內的人鏈及唱歌活動。現場突然收到消息指防暴衝入商場,Joey 遂在商場一樓至二樓間搜尋防暴警追捕市民的場景。當走到一樓近溜冰場的扶手電梯位置時,他見到一名市民被數名防暴警壓在地上拘捕。為清楚紀錄其容貌,Joey 在一段距離外蹲下拍攝,其時周邊並沒有警察,只有兩名穿反光衣的記者。

突然一群防暴警衝向 Joey,推跌他並推開其他記者。Joey 的防護裝備跌在地上。又有疑似警員從後方把他箍住,令他沒法再站起執拾裝備,只能盡量以雙手保護胸前的照相機。Joey 一邊表示想拾回裝備等物品、又向警員表明「我係記者」,但警員未有放手,有貌似指揮官者喝稱,「收聲!唔好俾佢咁多嘢講!」命令其他警員盡快鎖起他。Joey 被大約三名防暴警以膝蓋壓著膊頭及大腿,再將雙臂反鎖在背後帶走。

警員暴躁指罵:「拎住相機扮記者」

Joey 被鎖上手扣後,曾要求警員代為執拾跌在地上的裝備並帶走,但警員欲將裝備塞進他的背包內。Joey 擔心警員插贓嫁禍故拒絕,被警員罵「被害妄想症」並把一堆物件塞進背包。警方將他押解到地面層的馬路上警車,途中押送他的警員 10861 一直講很多挑釁性和辱罵他的說話,「話我係『黑記』、『拎住相機扮記者』等,又問我『見到暴徒放火搗亂係咪好開心?』上警車的時候,因為不知道要坐哪裡,我問一句,佢又喝我叫我唔好嘈、唔好咁多嘢講。好明顯特別暴躁和情緒激動。」最終 Joey 被扣留逾 21 小時後「踢保」獲無條件釋放。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