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三數天,國安法生效後,三位社會精英先後發言,支持推行港區國安法。

支持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只是三位提出的理據,不但眛於事實,難免叫人予欲無言。

曾經擔任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的法律系教授陳弘毅,在香港電台《香港家書》中提出,設立《港區國安法》是新的社會契約,「我認為港區國安法的條文可以理解為中央為『一國兩制』的繼續實施提出的新的社會契約,就是一個可以同時得到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廣大香港市民接受和遵守的社會契約,這契約要求香港市民履行一種最低的義務,就是不要逾越『一國』的底線,不要觸犯國安法所定出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勢力以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四類刑事罪行,其實這些要求並不太高,也並非過份,願意接受這些行為準則的香港市民,便能繼續在香港安居樂業,『一國兩制』作為『兩制』的其中之一的香港的制度、價值和精神,只要不違反國安法定出的『一國』底線,便能夠繼續存在和發展,中央也會繼續支持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與特區政府攜手合作改善港人的民生。」

國安法下,市民的言論自由被箝制,藏有口號的旗幟已被捕;公共圖書館即時自我審查,陳淑莊、黃之鋒和陳雲的著作下架。這種經驗,在港英出生時的香港人是從沒有經歷過。那些年,我們改編英國國歌《天佑女皇》「個個揸住個兜……」沒有問題,在公共圖書館可以借到反對殖民主義統治的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著作;「九龍皇帝」曾灶財天天在牆上塗鴉,說自己是九龍地主,從沒有政府官員指他搞港獨。

陳弘毅論國安法:要求不太高 也並非過份

六七暴動時,不也是遍地土製菠蘿?不也有廣州民兵襲擊沙頭角警崗?不也有僑冠大廈的戰地醫院?殖民地的法律並不仁慈,六七暴動前後,港英政治部白屋作羈留中心,任意拷問親共或親台人士,無扣留時間限制。倒要問讀了40 年英國人法律的陳弘毅,今天竟然認為沒有保釋、沒有拘留時限、可以不公開聆訊,「其實這些要求並不太高,也並非過份」。

陳又說,「只要不違反國安法定出的『一國』底線,便能夠繼續存在和發展」。回歸前,工聯會、民建聯中人可以當選立法局議員,港英沒有要求他們宣誓效忠英女皇。1985 年港英向立法局提交《宣誓及聲明(修訂)條例草案》,加入立法局、行政局新宣誓方式,兩局議員可選擇不同版本宣誓。自此,立法局議員改為向香港市民「宣誓」,「本人(姓名),謹此宣誓︰本人定當維護香港法律,並且必定以立法局議員身分,衷誠而確實為香港市民效力。願主佑我。」那一年開始,譚耀宗穿起西裝,走入奉行「西敏寺議會模式」的立法局議政。

沒有人相信譚耀宗會支持港英殖民地管治,他不會支持英方的一國,但他不僅存在下去,更在政壇「發展」起來。

另一位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榮休教授雷鼎鳴。

他周六出席工聯會圓桌會議時表示,認為應讓想移民的香港人離開。他指這些人離開對香港有很多好處,例如樓價下跌,但要足夠多人才行,2、3萬人離開是不足夠,最好有 30 萬人以上。他說,港人移民能騰空職位,「整走一啲無用嘅人,吸納新嘅人才」,而願意留在香港、「思想正路」的年輕人亦能有空間升級。他形容這是「騰籠換鳥」,騰空的位置可吸納內地人才及國際科技專才,令香港成為國家級人才中心。

如果讓北京不喜歡、建制派不同意的香港人離開,或者根本改變香港的地位,例如是次立法,那中英兩國自 1979 年香港前途談判的角力,曾被北京推崇備至的「一國兩制」,根本白廢。講述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生平的著作,《歷史選擇了鄧小平》一書明確地指出,「 香港是中國的一塊寶地、要地……在其發展過程中,由於自由開放、多元化結構和國際市場型經濟三大因素的有機結合,香港經濟作為一個整體,能夠突破它本身的體積和地理範圍的局限,釋放出出人意料的巨大能量。」

書中指出鄧強調要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借鑒香港的成功經驗,在內地再造幾個「香港」。內地有多幾個香港,鄧小平的目的是令中國變好,「在內地造幾個『香港』,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設計的『三部曲』發展戰略目標,是我國擺脫貧窮、走向富強的宏偉目標,是中華民族的雄心壯志。要實現這樣一個戰略目標,僅僅有現在的一個香港顯然不夠,需要多幾個類似香港經濟功能的城市,才能達到對外開放的相當規模,帶動全國的經濟起飛。」總理李克強早前提及「(中國)有 6 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 1000 元(人民幣)」,反映中國距離全面走入小康社會,還有距離。沒有人才的香港,還能否協助中國經濟?

雷鼎鳴建議 30 萬人離開 不符傳統左派說法

趕走北京不喜歡的香港人,而且不只少數,這倡議方向令我想起老牌愛國人士、董建華時代的行政長官特別顧問葉國華早前接受有線新聞的訪問。他當然是認同要立國安法,但他同時指出立法後應是「霹靂手段,菩薩心腸」,他其後更說得明白,「真是要了解香港不同代的人對問題,對香港社會及前景,有幾多不同的要求;香港人不和解,做甚麼呢?莫非將某個數字(年紀)的人踢走他們、趕走他們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辧法嗎?總要他們在香港安家立命。」

葉國華希望,霹靂手段之後,菩薩心腸的方法是更多「港事港辦」。他在同系列訪問中提及,所有的香港人都是港人、都是中國人,「好多東西要一視同仁,唔好心存介蒂,就算那些年青人曾經做過甚麼,我覺得長輩、領導層,要有寬容,同引導、教育、幫助、對話,真係要找些技巧出來。最重要是豎立一個想法,不要說支持我就係Fans,不支持就是對手,咁我的工作只為 FANS 做,這個不能夠。」今天,菩薩心腸未見、青年人再次為成為 no stake in the society,可直接放棄。

不過,有人叫青年大可離開,亦有人叫青年可以留個有用之軀。著名眼科醫生、希瑪眼科主席、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林順潮上周出席一個商業活動時,就叫青年人不要移民,「97 年時好大批人、好大批精移民,有幾多人回歸?這個反映他們親身經歷在外國生活,是不是最好?今次國安法列明只要你叛亂,咁你叛亂你全世都捉你啦,我唔覺得我哋無咗兩制。」

林順潮快速轉身顯「遠見」

林爸爸當年千辛萬苦偷渡來港,希望兒子有更好多發展,但林順潮今天卻返內地開醫院,因為他很有「遠見」,這遠見是什麼呢?「一隻鸚鵡因不停罵主人,被放入雪櫃懲罰,初時隻鸚鵡都不斷掙扎,不到 10 秒鐘鸚鵡就立即收聲,還恭恭敬敬地跟主人說話。」原來鸚鵡在雪櫃看到已被宰的火雞在旁邊,生怕自己亦落得如此下場,「這隻鸚鵡就很有 Insight(遠見),見勢色不對就立即改變位置自救,態度好好。」

陳弘毅、林順潮及雷鼎鳴,三人都是大約生於 60 年代後嬰兒潮,有很好的教育背景。三人卻把辣度十足的國安法說成無事一般,然後不願接受就請離開,不離開的就請有「遠見」一點,即時轉身,擁抱國家。

回歸走了 23 年,手機都快要 5G,面對中港關係困局時,保守一方仍是 97 年時鄔維庸說的「如果註定被人強姦,何不索性躺下來享受當中的快感呢?」

香港和中國,用悲哀二字去形容,也未免太客氣。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