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 Images圖片)
(Getty Images圖片)

隨着全國人大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的立法決定,美國總統特朗普亦強硬表態,直言將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部分港人擔心香港局勢惡化,因而再度掀起移民念頭。

然而,若香港真的失去特殊地位,港人要面對的已不再是單單的個人問題,全港各行各業皆會有影響,更甚者可能導致全球攬炒,移民不沒用!與此同時,有數據顯示,曾經同列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近月吸納的投資承諾顯著攀升,並表明會爭奪人才。看來香港今番面臨的危機,恐怕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嚴峻。

●港人移民查詢飆20倍

財經媒體彭博報道,移民顧問公司表示,近期已接到許多港人尋求移民的來電,在美國、英國和台灣考慮放寬移民門檻後,香港恐出現移民潮,將導致香港對跨國企業的吸引力降低。

香港地產與移民顧問公司「海外買-家」(Global Home)行政總裁Gary Leung表示,公司每2到3分鐘就接到1宗查詢電話,客戶的諮詢電話量為平常約20倍,台灣和歐洲是最常被問到的移民地點。

移民潮可能導致香港對跨國企業的吸引力降低,因數百家跨國企業倚賴香港的精英來帶動大中華區和其餘亞洲地區的業務增長。事實上,香港美國商會早前已警告,香港將很難留住高階人才。 

數據顯示,民統計數字,申請良民證的人數激增,從去年6月到今年4月,平均每月申請良民證的數量達2,935宗,較2018年同期激增50%。

●瑞信料四大行業將重創

「港版國安法」制訂在即,加上美國聲言將展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等制裁措施,大行瑞信發表報告,列舉香港受潛在影響的四大行業。該行指長遠而言,香港作為國際商業及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會被削弱,信心亦可能被動搖,觸發業務遷移和資金流出。

報告指香港的地產恐受最大影響。本地收租股方面,商業活動放緩將會令寫字樓及零售物業需求減少,租金受壓。至於住宅物業,市民收入的負面影響將削弱負擔能力,如果需求疲軟,則政策可能放鬆抵銷影響。該行預測,在悲觀情景下,寫字樓及零售物業租金將較今年首季再跌20%,樓價睇跌10%。

其次的是航空業。瑞信指出,國泰航空(00293)約20%收入來自美國航線,隨着美國可能收緊簽證及增加關稅,將會直接影響運量。該行預測美國運量下降1%,將會損害整體收益2.5%。

另外,瑞信指出,長和(00001)的港口業務料受關稅上升影響,但在去年,集團的香港和內地的港口合計僅佔除息、稅、折舊及攤銷前溢利(EBITDA)2%,預計來自香港港口貢獻少於1%。香港失去特殊待遇的話,包括出口到美國市場的產品將無法享受關稅優惠,敏感產品如半導體晶片和設備,將不能享受進口到香港的豁免權等。該行認為,這將直接影響在香港設有生產基地的科技公司,例如ASM太平洋(00522)。

●日本官員擔心全球攬炒

事到如今,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特命經濟財政政策擔當大臣西村康稔亦向外媒表示,對於香港局勢非常擔憂,因香港若不再是全球金融中心,中美關係又「硬碰硬」的話,將「非常不利」全球經濟。

他表示,「很擔心」香港局勢,因若香港不再是全球金融中心的話,將「非常不利」於全球經濟。除香港外,他又指出,目前已有迹象顯示,世界各地正愈來愈「轉向國內」、乃至保護主義的狀況,因此若中美關係及香港局勢持續升級的話,很可能會對全球經濟造成進一步影響。

他希望中國能與當年日本與美國出現貿易爭端時一樣,透過結構性改革的方式,加強內需,以擺脫經濟上對出口的倚賴。值得留意的是,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表態,將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惟彭博指出,美國尚未設定具體時間表。

●競爭對手新加坡虎視眈眈

新加坡一向是香港的主要競爭對手,去年中香港社會動盪時期,新加坡的外幣存款上升,市場揣測正是香港走資的引證。如今,香港面對另一場危機,主要競爭對手的新加坡極有可能成為最大受益者。

彭博報道,新加坡貿易與工業部長陳振聲表示,儘管受到疫情衝擊,惟當地在今年首4個月已獲得了130億坡元(約717億港元)的投資承諾,超過了全年80億至100億坡元的目標,當中包括電子及資訊通訊媒體類別,這些投資料能會未來數年提供數千個就業機會。

他指出,由於上述的投資承諾是長期資金注入,反映多數主要投資者對在新加坡營商仍具信心。「在整個危機中,我們被稱為安全港…因此,如果你看着整體投資組合,因我們的經濟多樣化,我們將從新投資中獲得一系列新工作和新機會。儘管我們不應該沾沾自喜,但那應該給我們帶來一些歡呼。」

他又表示,即使當地整體失業率上升、零售及旅遊業需求大減亦影響職位,但一些以新加坡為基地的企業,包括美光科技(Micron)、Lazada和Shopee等,仍繼續招聘員工,例如美光科技正計劃在未來數年增聘1,500個職位,以應對全球5G半導體需求。政府將繼續推出多項措施,以支持就業及營商,在接下來的一周將決定是否在9月舉行新加坡格蘭披治賽車比賽。

他提到,雖然當地失業率已攀升至略高於3%,但仍較人們所擔心的好得多。「我們不太可能回到疫情之前的世界,因為許多事情已經改變。全球需求已改變,全球供應鏈已改變。」更重要的是,他補充,疫情後的世界尚未出現,短期內不太可能提供疫苗或負擔得起的快速檢測試劑盒。因此,人們必須在疫情爆發期間「學習生活和謀生」。

他估計,將有工作從舊有的傳統行業轉移到新經濟行業,需要對工人進行一定程度的再培訓和技能提升。「我們很清楚,我們將無法保留整個經濟中的所有工作,但我們決心確保可以幫助每位新加坡人和企業過度到新的平衡或我們稱之為的新常態。」

他又稱,該國一直在尋找有才華的外國人才來補充勞動力,因為如果他們不在新加坡這邊競爭,就會掉頭與新加坡競爭。

東網網站 : https://on.cc/

東網Facebook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onccnews/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