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生環境中,捕獵者最強的武器是什麼呢?是鋒利的爪?是有毒的牙?還是強力的腳?不!即使擁有再厲害的身體,魯莽行事只會白白浪費時機。因此,大自然最強捕獵者都很有耐性。當捕獵者逐步行走,卻沒有作出攻擊之勢,目標很容易便會以為安全。
 
而在人類世界中,最容易摧毀觸角的是習慣。
 
「妳又返屋企睇電視劇呀?」收工時候,Cindy本想把握最後機會叫董潔童一起去clubbing。
「係呀!新劇睇咗幾集都唔錯。」明顯地,童童已經選擇了。
「妳實在太古代啦!今時今日,仲邊有人坐定定去追劇㗎?」
「妳一向都知我老土㗎。」
「仲好清純添!從來無男同事可以埋妳身。」
 
對於被Cindy開玩笑式地指清純,董潔童只能報以一個苦笑。要是她知道自己的過去的話,那怕只是十分之一,也跟清純沾不上邊。對於這種誤會,除了尷尬之外,也讓她再次提醒自己跟Cindy的友誼只徘徊於同事及普通朋友之間。曾經被最親密的人傷害過的人,就連信任也提不起勇氣。
 
如果她知道自己跟丁宇國頻頻約會的話,不知會如何看待自己呢?
 
三個星期,已經連續三個星期跟丁宇國見面。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所謂習慣並不是太難建立的一回事,有研究指出只要三次,對!只是僅僅三次的連續相同行為,習慣便會建立起來。
 
那件藏在衣櫃小盒內的玩意,理應早被被塵封了。可是,自從上次童童被潘朵拉召喚後,那久違了的滋潤讓她不能自拔。每一次,她都告訴自己別再碰它;每一晚,她總被幻想出來的偷情罪惡感擊敗。如果三次已成為習慣的話,那段私密的愉悅時間大概已經成為日常。
 
「今個星期,妳想去邊呢?」回家後,丁宇國傳來訊息。
「你有咩好提議?」董潔童反問。
「不如先出嚟食個飯,之後先睇下有無心水,好嗎?」
 
「Ok!」
 
******
 
丁宇國收到董潔童的回覆後,便沒有再繼續對話,因為他的心情正處於相當矛盾的掙扎狀態。丁宇國以為剛剛的提議是心中的一條界線。本來兩人只是「教」與「授」的關係,所以話題會有限制,而且也不會有進展的空間。可是,對方既然同意先把教學擱在一旁,以吃飯為前題的約會。這便不再單純是教學,而且將有不同可能。
 
「果然係一個賤人!」丁宇國不喃喃自語。
 
如果是正常男性,大概會因為一位美麗的女士約應約而高興。但丁宇國卻不一樣,他一直覺得所有女人都有不安份的企圖。當然,這偏執的來源是他曾被看似人畜無害的李倩晴,於彈指間便摧毀了他的青春期的經歷。後來,他卻戲劇性地鄙視她,更反過來侮辱及支配對方,令他由衷地看不起女性,更扭曲地看待所有男女關係。
 
意外地,丁宇國這一次竟然抓住了鱗角。當然,他並不了解董潔童不安份的原因是寂寞,他只以為這都是女人的本質。可是,他卻看穿了她的意圖。
 
不!不可能順從那個賤人的意思,否則便無法挑起她腐敗的成功感;要有搶奪人家東西的快感,便要有難度。
 
「喂!童童?」由上次見面開始,丁宇國已經親暱地稱呼她。當然,這是董潔童提出的,說不要再叫她董小姐。
「係。咩事呀?」董潔童有點疑惑,兩人才剛剛完結通訊,丁宇國卻打電話來。
「唔好意思呀!啱啱糖糖打比我,話呢個weekend會返嚟香港搵我。所以,我哋或者下星期先再約,好嗎?」
「哦!咁……無問題啦!哈哈!你都咁耐無見佢,好好哋陪下人啦!」
「唔好意思呀!」
「傻啦!梗係陪女朋友緊要啲啦!我哋再約啦!」
 
丁宇國掛線後,差點忍不住笑出來。那個童童的思路完全在他掌握之中,剛剛的對話已經表現出她內心正跟糖糖比較,否則不會說出「陪女朋友緊要啲」。現在的童童應該感到失落,這種心情會令她產生錯覺;感受到某人於內心產生了重量。
 
要是丁宇國沒有如此不信任女性的話,他大概能在情路上一帆風順。可是,要是他沒有如此偏執的話,他也無法抽身去分析每一個細微的反應。
 
當然,他身邊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令他一直深信自己的想法。
 
「星期六晚,喺酒店等我。」丁宇國撥通一個號碼後,以命令的語氣說。
「上次情人節嗰間?」聽筒另一方的李倩晴問。
「係。八點。」
「好。有無特別要求?」
「唔需要……」丁宇國頓了一頓,續說:「著一件米色露膊嘅衫。另外,我會book位喺嗰度食埋飯。」
「明白。」
「聽晚先過半數比妳,係咁。」
 
丁宇國沒有讓李倩晴回應的機會,便掛了線。之後,他走進那間充滿秘密的黑房,在某個角落裡,找出一排排奶白色膠套,內裡全是已沖洗的菲林。丁宇國抽出其中一行,透過淡弱的紅光,他見到穿著米色露膊上衣的糖糖站在維港前,嬌滴滴的笑容令背後的怡和大廈也失色不少。
 
「糖糖,有無掛住我呀?妳又再出場啦!」
 
******
 
星期六晚上,李倩晴按要求穿上米色露膊裝來到酒店餐廳,坐在丁宇國對面。不久後,枱面上已有幾道精緻的菜式。可是,他倆卻沒有立即進食的打算。
 
「齊了嗎?」李倩晴問。
「齊。」丁宇國拿起的卻是電話,續說:「拎起刀叉。」
 
李倩晴按指示照辦,手在懸空,裝作快要動枱上的食物時,卻停下動作。
 
「咁得未?」
「可以。等等……」丁宇國專心地看著鏡頭說:「左邊撥少少頭髮去前面……無錯!係!而家可以喇!」
 
在丁宇國的手機鏡頭下,是一張美食的特寫。拿著叉子的左手和垂在胸前的黑長髮被模糊化,成為了背景的一部份。
 
「咁我食㗎啦!」
「隨便。」
 
在李倩晴眼中,丁宇國無疑是一個擁有特殊僻好的變態。除了多年前,被虐待後的裸照外,這幾年她也被丁宇國拍過好幾次。但每次都只拍身體的一部份,而且奇怪地半點色情的裸露也沒有,都是手或背之類。對了!上一次的要求,明明兩人在酒店房內已經一絲不掛,他卻拍了一張只有十指緊扣的「合照」。
 
她沒有追問丁宇國拍照的目的,反正她早已放棄逃走的念頭。
 
突然,她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可是,她卻一如既往地以壓抑自己興致的聲線說話。
 
「你唔係大時大節先影我咩?」
「妳無需要知道。」
「嗯。」
 
又是這種粗暴的答案,普通人聽起來,或許會即時反臉。可是,李倩晴已習慣了,甚至認為這才是正常的丁宇國。「服從」讓指令變得有意義;人若要逃避思考的話,服從便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所以,盲目支持權威不一定是蠢人,他們只是懶惰得連思考也不想費心。
 
「食飽就上房。」
 
李倩晴冷漠地放下刀叉,無聲地回應了丁宇國。臨離開餐廳時,她不經意地撥弄了一下長髮,丁宇國沒有放這個小動作在眼內。可是,淡淡的香水味卻在不知不覺間挑起了他的慾念。
 
(待續)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1 - 7)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柏原太賀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