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製圖)
英政府早前為減移民,打疾風世代(Windrush generation)主意,結果引起社會反彈。內政部日前宣布,給疾風世代的賠償已逾36萬英鎊。(資料圖片)

【明報專訊】facebook專頁「Goodbye HK, Hello UK」版主Ben與妻女移民英國4年,老婆曾在吵架時對他說「唔係你,我就唔使嚟呢度」,「現在她會說好彩嚟咗呢度」。

他移民原不為政治,是為嚴重抑鬱而「逃生」,現在為當初安排自己移英的移民顧問公司工作,但所經營的專頁最大特色,倒不是移民資訊,而是整理分析國際新聞,像這陣子「BNO平權」又引起話題,他看淡英國會不設任何要求讓持BNO港人留英。

因為他是「居英權第二代」,在英國讀中學、大學,1996年畢業返港,覺得香港是搵錢寶地,居英權是逃生門,不必急於兌現。到終於決定要走,發現也不是一條直路,他所跨過的關卡,也許能給今天想像移民英國生活的香港人有多點認知。

持居英權可輕鬆說再見?

港英政府在1990年代推出居英權計劃,名額5萬個,讓一部分港人獲得英國公民身分,與BNO如旅遊通行證的性質不同,如Ben的說法,「(有居英權)單身的話搭飛機就可以(移民英國)了」。他的母親當年因公務員身分取得居英權,他作為子女亦能得到資格,可是當Ben的女兒不在英國出生,他決定與妻子、女兒舉家移民時,可就不算易事。「要申請當一家團聚,這個制度是讓英國人申請家人來團聚的概念,居英權則比較特別,因為你班友分分鐘成世都未去過英國,所以在金錢上有兩個要求,一是你在英國有份工,月薪達一定要求,但在港擁有居英權者哪有英國收入?於是還有另一個條款,是3年收入的現金證明。」以他與配偶及一名子女來計,年薪要求是2.24萬英鎊,而現金證明則要有7.2萬英鎊(約69萬港元)。另外為了證明夫妻不是假結婚,他連旅行的登機證、合照都呈上,確保不會「被抽秤」。

Ben現時的國籍身分,中國、英國各有不同解讀。網上傳言,即使手持一本BNO護照,亦不能退出中國國籍。翻查入境處資料,根據人大對中國國籍法的解釋,中方不會承認因居英權獲得的英國公民身分,與持有BNO的「中國公民」(即具有中國血統的香港居民,在香港或內地出生)一樣,在香港或內地都不會享有英國的領事保護權利。而即使中國公民取得其他外國護照,亦要申報退出中國國籍獲批才不算擁有中國公民身分。至於「中國血統」又如何界定?我們向入境處查詢,答覆為「關於何謂「中國血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及「解釋」本身沒有界定。入境處在處理每宗申請時,均會按其個別情況作出考慮,當中包括申請人的祖籍、相貌、姓名、有否中國人的近親屬等等因素進行判斷,故不能一概而論。如有需要,入境處會尋求法律意見」。

入境處澄清棄中國國籍傳言

還有一個傳言,說申請退出中國國籍,白人易成功,如果是黃皮膚的「華裔樣」,就sorry了。其實手續有兩種,一是申請退出中國國籍,是供即將取得外國國籍的人申請,在該國不允許雙重國籍,需先做這個退出手續才批准入籍的時候適用。另一種是申報國籍變更,是當已擁有他國國籍,可提交證明申請。入境處答覆查詢時澄清,處理這兩種申請會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的相關規定和申請資格作考慮,「考慮因素絕不涉及申請人的種族或膚色」。

那麼如果持BNO、因居英權計劃得到英國公民身分者或已入籍台灣的「中國公民」,能否申請變更國籍?入境處職員在電話回覆指以上三種基於中國國籍法,「睇唔到係一個國籍」。至於居英權二代能否變更中國國籍,「可交番(申請)來睇」,要視乎每個個案審批。2019年國籍變更申請達289宗,比前一年(170宗)增加70%;當中獲批的數字是287宗,餘下兩宗個案「因申請人沒有提交所需資料而未能繼續處理」;而退出中國國籍個案則有207宗,所有申請均獲批准,比2018年多19宗。

給想移民的香港人忠告

不過Ben說對此沒有深究,「我本人決定不回香港。」他對想移民的香港人忠告是,「真的不要打算去外國搵返香港」,「每個地方都有好處壞處,你走得就要有心態調節,接受新的環境、新的生活,如果心不甘情不願,只為仔女而自己根本不想,係一世都會唔開心,跟唐人街阿伯冇分別,老了就揸中國旗說自己是中國人,會去尋根」。

「Goodbye HK, Hello UK」的香港代表Billy說很多人的確是為仔女搞移民,而英國的移民政策愈收愈緊,香港人申請移民就像「追樓價」,決定愈遲做,門檻只會愈高,如過往企業家移民簽證(T1E)要求20萬英鎊資產證明,現時這個計劃取消,取而代之是創新者移民簽證(Innovator Visa),資產證明是5萬英鎊,需認可機構審批生意是否有前瞻性、對市場有用等,若加入當地生意投資,生意伙伴希望投入的資金亦通常不止5萬英鎊。香港人一邊留下要追樓價,一邊想走就追「移民價」,豈不好慘?Billy總結,「買到樓的人才移得起民」。

英國怎樣看待移民?

身在英國的Ben眼見不少香港人盼待英國會給予BNO更多權利,他解釋更多前因後果。目前爭取持BNO護照者應享有居留權及重啟BNO計劃的「香港法案」(Hong Kong Bill 2019-21),在英國下議院通過首讀,9月11日將進行二讀。成事機會是否很高?Ben認為必須理解立法路漫長,「歷史上好少有議案過不到首讀,除非好離譜,下一步就是二讀、三讀,中間有公開諮詢、政府亦要加意見,內政大臣不是傻的,你覺得英國政府會否似單程證般處理?我只是提出這樣的疑問」。

工作簽證行計分制 低技術者難留下

據他在當地及對英國媒體報道、民眾反應的觀察,認為普遍而言,「英國人就好簡單,覺得政府有道德責任,另一方面是實際些,覺得東歐人要得,點解唔要香港人?」英國脫歐一役,想跟歐洲劃清界線,似乎給人不歡迎移民的印象,然而他說經歷今年的疫情,現在英國移民政策方向是矛盾的。「疫情發生之後,英國日日拍手掌,感謝醫護及堅持返工送貨,或在超級市場上班的職員,那些很多都是歐洲人,但唔好彩是內政大臣推新移民法,要求工作簽證要計分制,將來歐盟的人無技術唔該走先,整件事便引起民憤。」他續解釋,長者看護人數不足,而這些勞動者多是東歐人,「政府就說會設特別制度,低技術的不能移民,簽約兩年就走,類似香港的工人姐姐大量輸入,那不是很沒道義地當東歐人是『condom』?但沒辦法,因為選舉贏得太盡,要還票」。

將時間線拉長一點看BNO問題,也許能理解更多。「為何英國這幾年特別着重british national的定義問題,本來與香港人無關,(英國人的)道德責任醒覺是來自加勒比海人。」回到二戰後的世界,英國政府在1948至1971年間,為了重建國家,從加勒比海及其他英聯邦屬地將人運到英國,首批乘「帝國疾風」號(Empire Windrush)抵英的人稱為「疾風世代」,他們得到無限期居留許可,但沒得到當局發出證明文件。「Theresa May做了多年內政大臣,常常跑大數要減移民,因為脫歐前國民討厭移民、難民、東歐人,直至她當上首相,便搞這班人的第二代,要他們證明自己是英國人,不然就遞解出境。」後來政府被踢爆曾銷毁一批1950至60年代移民抵英文件,令這些人失去證明自己身分的憑據,成為非法移民。事件在英國引起軒然大波,文翠珊道歉,時任內政大臣盧綺婷下台。這是兩年前的風波,翌年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聯署爭取「BNO平權」、法案送進英國議會、全球爆發疫情,一直走到今天。

收緊居留簽證要求 避免濫用

英國外相開聲說考慮增加BNO持有者權利,懸而未答的問題,是BNO持有者在逗留英國期間可搵工求學的事,若是實行,實際上會否設什麼要求或條件?Ben早前撰文討論「香港法案」時,提及英國移民政策收緊的背景下,如擁有居英權的香港人申請移民當地尚且要過幾關,難以相信政府會不設任何審查讓BNO持有人移英的可能。英國本月再公布收緊Innovator簽證要求,他的同事Billy說為免申請人濫用制度,「現在當局要看到申請者有真實參與投資計劃,證明是始創人等」,亦即更嚴厲地打假。

去或留,Ben認為還看個人取捨,「我最初住的地方,去任何見到人的地方至少半小時,習慣食飯落樓下茶餐廳的家人都會不慣,至於什麼交朋結友熱熱鬧鬧,亦沒了這回事。放開成長的地方,本來儲了一世人的人際關係,到新環境自然難習慣,但如果無限擴大延續,一世都不會快樂」。不論去留,「走唔甩的話,面對國安法來到,心態、生活、習慣都要調整;移民一樣,到別的國家換了身分,你要欣賞它的好處,接受不好處,作為公民去盡量改變,走兩邊的路,結局都一樣」。他說移民前是「港豬」,到英國生活後亦努力了解這裏的一切。

BNO的各樣可能,他無意抹殺,「同不同意我講沒所謂,只是想大家知個世界發生什麼事,多看多想」,不要任由情緒解讀事情。香港人熱議移民,做移民生意的他說「金錢上唯有講多謝」,「我反而關心走不到的人如何處理這件事,大家曾說be water,現在要be負能量嗎?我不是銷售正能量,但客觀事實出現了,你又不打算走或走不到的話,是否也要面對,想想不同方法?」Ben嘆如此落力寫post覆留言,「我知係冇咩用,陪下大家咁解啫」,但他相信「香港人,得嘅」。

另一選擇:移民台灣

移民台灣又是否另一個故事?寰宇移民顧問銷售總監劉碧琪亦言近日查詢量大增,估計比平常多5倍,「meeting room都full到插針插唔入」,當中很多是計劃移民台灣,不過當地的移民門檻同樣愈定愈高,「以前600萬新台幣開間公司就可以,不管賺蝕,如何經營、經營什麼,但也許是因為多了香港人移民過去,很多拿到身分就結束生意,有見及此台灣早前亦收緊資格,開公司一定要維持3年、聘請兩個台灣人、一定要有實體店」。她補充移民像追樓價的另一個相似之處,是這次台灣提高門檻,這個改動很快就被消化,「比我們預期快,通常有移民政策改動,正常市場要適應起碼半年,今次不用半年,只個零兩個月」,香港人就回過神來,申請回復踴躍。她亦收到風,台灣投資移民將進一步收緊,需經營與申請人專業相關的生意,我們向台灣移民署查詢是否屬實,以及今年內會否再收緊港澳移民申請,該署沒直接回應,只重申總統蔡英文的立場,對於「香港人道救援方案」,該署「將全力配合政策執行」。

【人口離散篇】

文 // 曾曉玲

圖 // 資料圖片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