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今日撰文「修例風波如何一石激起千重浪」,指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徹底改寫香港和「一國兩制」命運。他批評特區政府在修例風波危機上處理失敗,政治敏感度不足,錯估形勢,民心轉向,成為最大輸家。中央政府懷疑特區政府及建制派能否駕馭港局,唯有上陣直接引入港區國安法,張炳良在文末反問:「幾百萬平民還是要過生活,香港是其安身立命之家,他們是否接受這種命運?」 

張炳良在在《明報》觀點版撰寫文章中表示,《逃犯條例》修例的原意是旨在堵塞長年漏洞,但修訂涉及政治爭議,包括中國大陸和香港「兩制」不同的司法制度;台灣相關的「兩岸」和「一中」問題。修例令香港即時捲入美中角力和台灣大選的政治漩渦中,內外矛盾一發不可收拾。

他認為,特區政府去年推出《逃犯條例》修例,政治敏感度不足、思慮不周、時機不利,以致民意和社會各界反彈如「破堤引洪」。特區政府把修例與陳同佳案綑綁,沒有用更長時間理順民情。在群情洶湧時,張炳良認為特區政府本應及早思考另案或退路,但特區政府和中央官員認定外力介入,以對外的政治凌駕對內的政治,結果進退失據。「過程中,若主事者處置得宜,群情不至如此洶湧。形勢急變,覆水難收,攬炒論述固然在推波助瀾,但也跟政府態度和手法有關,它當時是否『只知勝而不知敗』致『必害其身』呢?」

他指,特區政府在處理修例風波未有處置得宜,錯估形勢,拒絕成立法定調查委員會,放棄確立真相、社會和解的機會,令到政府威信流失,成為最大輸家。他又指,特區政府犯了政治人皆知的大忌「擠牙膏式」回應,去年 6 月只肯「擱置」修例,直到 9 月政情暴力化才收回法案。張炳良稱,「一場本來可藉果斷降溫暫時止血的風波,因為民情找不到寬慰致火頭愈燒愈烈」,結果警隊賠上多年來親民信譽。社會兩極撕裂,區分黃藍,教育成為戰場,公務員體系、司法機構同備受衝擊。

張炳良認為,在反修例風波後,北京認定香港失控,「止暴制亂」壓倒一切,「泛民對北京勢不兩立,北京視之為美國前哨,且懷疑特區政府及建制派能否駕馭港局,唯有中央上陣……激進抗爭派旨在攬炒、推向懸崖,以刺激國際反應,中央視香港局勢危及國家安全。」

張炳良指,2003 年 23 條立法、2014 年「佔中」、去年反修例風波為香港回歸後的三個轉捩點,「一國兩制」走到今天的困局,驅使北京作出港區國安法這個並非原來劇本、長遠順逆難料的選擇。香港在美中角力中,政治前景將更為動盪,港人需作好準備。

他認為,香港唯一出路只有「政治重建、逐步解結,啟動大革新」,但以目前的兩極思維及國際形勢看,此路明顯難行。張炳良又稱,「若中央寧取北風而非陽光之政策,若抗爭只在乎癱瘓或焦土,若黃藍之間只剩下你死我活,那任何再出發之聲都是徒然,恐懼與無助將噩夢成真。」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