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南端可能曾經出現過類似聖經所說的伊甸園的獨特生態系統。

該個「伊甸園」稱為遠古阿古哈斯平原 (Paleo-Agulhas Plain, PAP) ,當地在 200 萬年前的更新世 (Pleistocene) 冰期可能曾有營養豐富的泥土、草原、沖積平原、灌木林,以及沼澤,為非洲大陸多種動物提供棲息地,當中包括智人 (Homo sapiens) 。不過,遠古阿古哈斯平原現時已被海水淹沒。

最新刊於 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 的研究 [1] 以電腦模型,重構遠古阿古哈斯平原的生態學。有參與研究的南非曼德拉大學非洲海岸古生物學中心副研究員 Janet Franklin 指出,更新世冰期對現代人類狩獵採集者而言,其資源分佈與現代開普敦沿海低窪地區的截然不同,可能有助早期現代人類演化。

過去,考古學家都在南非沿海懸崖洞穴中發現了一些最古老的現代人體骨骼和人工製品,但多年以來這些遺址缺少貝類,一直令考古學家感到相當困惑,尤其顯然生活在海洋附近,但當時的人類還可以狩獵大型獵物,而這些動物往往都生活在內陸更遙遠的地區。

到近年,考古學家或人類學家才從氣候變化造成的海水水位上升意識到,這些洞穴可能是當年淺陸棚 (continental shelf) 西部的一部份。在更新世大多數時間,洞穴都不位於海岸上。由於地球上大部分水都鎖在大陸上的冰川中,所以在海水水位比現時低得多的時間,人類可在懸崖和離東而數公里遠的平原中生活。

團隊以開普敦沿海地區的現代植被模式為模型,模擬不同土壤類型、冰期氣候的預期植被,由於當時人類也已出現,模型也有將此因素計算在內。

模型發現,在全球水位最低的時候,遠古阿古哈斯平原的面積相當於現代愛爾蘭,近海岸為物種豐富的石灰石灌木林,北部則為頁岩上的沼澤、淺水沖積平原與草原。

這些稀樹草原在現代中很少見,但可支撐冰期的典型大型動物。在考古記錄中發現的這些野生動物種類繁多包括現已滅絕的巨型非洲水牛,以及長頸鹿這些已不天然存在這一非洲地區的動物。另外,團隊又指平原周期性地與非洲大陸隔絕,有助當地人類演化出特殊特徵,部份可能仍流傳在現代人身上,發揮一定作用。

另一份同期刊於 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 的研究 [2] 也從 15 萬年前的數種大型草食生物牙齒的同位素比例,同樣發現遠古阿古哈斯平原生態可支持牠們其生活,顯示當地曾是人類理想棲息地,有助人類演化。

來源:
Science Daily, Early humans thrived in this drowned South African landscape, 15 May 2020
Science Alert, This Early Human 'Eden' Was So Lush, Even Migratory Animals Didn't Bother to Move, 25 May 2020

報告:

  • Cowling, R.M., Potts, A.J., Franklin, J. & et al (2020). Describing a drowned Pleistocene ecosystem: Last Glacial Maximum vegetation reconstruction of the Palaeo-Agulhas Plain. 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 Volume 235, 1 May 2020, 105866. doi: 10.1016/j.quascirev.2019.105866
  • Hodgkins, J., Marean, C.W., Venter, J.A. & et al (2020). An isotopic test of the seasonal migration hypothesis for large grazing ungulates inhabiting the Palaeo-Agulhas Plain. 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 Volume 235, 1 May 2020, 106221. doi: 10.1016/j.quascirev.2020.106221

文/Alan Chiu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