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對於每個跑手而言,極地馬拉松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挑戰的事,但能夠踏足極地機會難得,很多跑手都會選擇迎難以上,接受挑戰。去年因賽事取消而未能踏足北極的徐志堅,今年4月初本應有機會用雙腳跑到地球最北端,無奈今年的北極馬拉松又因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而取消,再次令徐志堅的追夢過程遇挫。「北極夢」未圓,徐志堅自然也未心息。他盼望在未來的時間繼續裝備自己,並以打破「北馬」賽事紀錄為未來的奮鬥目標。

徐志堅在去年的「地表至北馬拉松」以3小時01分43秒成為賽事冠軍。 (圖:體路資料庫)

北極區域氣候寒冷,大部份地方都被冰雪覆蓋,鮮有植物生長,絕對是人跡罕至的地方,但徐志堅偏偏看上這些「缺點」,對北極之旅充滿期待,「自己喜歡寒冷的天氣,亦都喜歡大自然,特別是能夠去到如此極地,一生人可能只得1、2次機會體驗。」的確,踏上北極冰川要上天下海、看氣候、大灑金錢及時間,在種種制肘下,才顯得這趟北極之旅彌足珍貴。可惜的是,今年賽事因疫情再度取消,令徐志堅連續兩年無緣北極之旅,「一定會好失望,不過今年較容易接受。看著歐洲疫情迅速蔓延,加上挪威入境及返港都要隔離兩星期,所以早有取消的心理準備。」

圖:體路資料庫

早在去年4月,徐志堅已經有過機會在北極留下足印,可惜在賽事取消下,令他未能踏足地球最北端,「上年已經很期待去北極,未出發已經很興奮。去年抵達挪威,只差一步就能夠去到北極,可惜最後未能如願。」不過當時主辦單位臨時於北緯78度的朗伊爾城舉行另一場「地表至北馬拉松」,讓徐志堅別有一番體會,「去年雖然未能去到北極,但在朗伊爾城看著白茫茫一片雪地,四周環境都很潔淨,已經可以淨化心靈,煩惱亦隨之消退,我相信北極同樣如此。」

徐志堅, 北極, 北極馬拉松, 馬拉松, 跑步

作為香港前華人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徐志堅到過肯亞、日本等地訓練,亦去過不同國家參賽,然而在跑雪地方面,徐志堅的經驗可謂似乎零,「過去在雲南及西藏都有上過雪山,不過是踏單車,去年在朗伊爾城跑的都是馬路居多,但都有試跑雪地的感覺。」為了盡早適應跑雪地的感覺,他亦有一些特別的練習方法,「相比起石屎路,跑雪地的難度相當大,消耗的體力大大增加。為了模擬跑雪地的感覺,都有特意去沙灘練習,提升自己的耐力及肌力。」

「已經全職跑了4、5年,很多目標已經達成,沒甚麼成績上追求。」很多運動員都會以奧運舞台為終極目標,但徐志堅對此卻處之泰然,並對現在得到的一切感到滿足,「在這幾年間更了解自己,從中亦找到適合自己的目標。許多人都渴望奧運,但這不是想就可以完成。近年自知自己未具備足夠的條件,現時雖然未踏足過奧運舞台,但至少跑出過以往無預期過的時間,已經很足夠。」雖說得像準備告別全職運動員生涯一般,但對於踏足跑界已經近20年的徐志堅而言,北極之旅卻為他帶來另一股推動力,「北極馬拉松令我重新投入訓練,給予我練跑的動力,亦推動我積極準備未來的賽事。」

徐志堅, 北極, 北極馬拉松, 馬拉松, 跑步

無奈地今年的「北馬」在疫情下取消,令徐志堅今年仍未能踏足北極,但他表示會繼續好好準備自己,「最近自己跑街練習,很少去運動場,所以疫情對自己練習並沒太大影響。」他同時期待明年可以真正踏足北極,「北極馬拉松的紀錄是3小時36分10秒,我會以此為目標好好訓練,希望未來踏足北極比賽時,能夠打破紀錄。」

原本希望今年專注北極馬拉松的徐志堅,在賽事取消下,現時並未有計劃參加其他賽事,「感覺自己的基礎仍未做好,所以今年希望集中訓練,提升好基本功,再考慮參戰其他賽事。」縱使未能踏足北極,徐志堅仍希望能夠能夠帶出一個重要訊息,「近幾年北極海冰的面積不斷下降,最大原因都是由全球暖化加劇所引致。我希望大家的生活可以更環保,盡量少開冷氣,珍惜地球資源,每人出一分力,一同保護我們的地球。」

圖、文:彭淬祺

此篇文章由「體路 Sportsroad」最初發表於「【跑步.專訪】徐志堅未圓北極夢 續裝備自己盼破紀錄

《體路Sportsroad》
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portsroad.hk/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