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若曦, 賽車

【體路專訪】談到香港賽車壇,歐陽若曦(Darryl)的名字應寫入歷史名冊當中,這位香港出產的世界級車手過去兩奪亞洲保時捷卡雷拉盃冠軍(2006年及2008年),也曾連續15年出戰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2004-2018年)。然而,隨著人生步入另一階段,已經成家立室的Darryl近年漸漸從賽車道上淡出,但他的世界依然充斥著賽車,未來亦會專注發展自己的車隊,延續他的世界冠軍夢。

歐陽若曦, 賽車

「在賽道上鬥了30多年,開始想退居幕後,留多點時間陪伴家人。」在父親歐陽兆震的熏陶下,歐陽若曦自小已經在賽道上奔馳,及至21歲正式展開職業賽車手的旅途。職業生涯贏得過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GT賽冠軍、世界房車挑戰賽獨立盃冠軍、GT亞洲系列賽年度總冠軍、澳洲巴瑟斯特12小時耐力賽冠軍等等,成績輝煌。在賽車場以外,Darryl還是一位好丈夫兼好爸爸,2012年結婚、3年前初為人父,這個家成為了歐陽若曦逐步從駕駛座退下來的主因,「車手是自私的,永遠只會想自己如何爭勝,沒時間考慮其他事。但此時此刻,家庭對我而言是最重要。」既然選擇了家庭,Darryl作為車手的時間自然大大減少,更何況一個月後,他即將迎接第二個女兒的誕生?

歐陽若曦, 賽車

賽了那麼多年,想做的都已經完成,現在有其他目標想挑戰。

要計劃離開已經拼搏逾30年的舞台,絕非一時三刻能夠決定的事,車迷亦會不捨這位港產車手。雖然已經年屆不惑,但Darryl明言不會一下子絕跡賽車場:「我當然可以繼續賽,自己仍有競爭的心態,出賽都不想志在參與。即使未來不當職業車手,也不會完全停下來,偶爾都會參加賽事。」

歐陽若曦, 賽車
歐陽若曦, 賽車

「賽了那麼多年,想做的都已經完成,現在有其他目標想挑戰。」縱橫車壇多年,Darryl的生活已經離不開賽車,縱使未來不再手握方向盤出賽,世界車壇仍然會有歐陽若曦的名字,出現在他2014年組建的車隊「Craft Bamboo Racing」上,「組織車隊比做車手更難,要各方面都處理得好,才有機會成功。」組織車隊除了是延續Darryl的賽車夢,同樣是為家庭努力,不過一支成功的車隊,並不是單單贏冠軍般簡單,「未來最大的目標是讓車隊成為世界頂級的車隊,就好像足球的曼聯一樣,除了在獎項上,商業都有一定的成績,才是一支成功的車隊。」

歐陽若曦, 賽車

疫情下 是苦也是甜

在新型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下,多國實施出入境限制,令要周游列國舉行的賽車界被迫停擺。對歐陽若曦而言,這段時間是辛苦,「在疫情下賽車壇過得很艱難,一支車隊的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在諸多限制下,何時能夠復賽仍然是未知之數。」不過賽事暫停,卻為Darryl帶來享受天倫樂的日子,「以往一個月最少飛兩、三次,這段時間被迫留家抗疫,每天早上起床就與女兒玩樂,每天起床就看到女兒,真的很開心,與她的關係都變得更親近。」被問到未來會否讓女兒繼承衣缽,Darryl笑言:「待她長大一定會教她駕車,至於會否踏足賽車界就要看她興趣,不會強迫她,但如果她有這方面的想法會全力支持。」

新型肺炎疫情嚴峻,賽車界全面停擺,卻為Darryl帶來享受天倫樂的時光。(圖:受訪者提供)
Darryl認為模擬器有助車手訓練,但僅在模擬器練習要賽贏職業車手,難度很大。(圖:受訪者提供)

歐陽若曦淡出 = 香港車壇沒落?

隨著歐陽若曦淡出賽道,香港能夠接棒的車手寥寥可數,這是否意味香港賽車就此沒落?Darryl認為香港缺乏年輕車手是事實,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場地的問題:「很多職業車手都是由小型賽車訓練出來,莫說是賽車場,香港至今連合法的小型賽車場都沒有,培育年輕車手難度相當大。」尤幸現今科技發達,很多遊戲商與車隊及車廠合作,將現實的賽道及賽車搬到虛擬世界,讓玩家彷如置身於真實賽車比賽當中,不過Darryl認為要靠模擬器成為職業車手,難度同樣不少:「模擬器的確可以協助車手訓練,但過程中車手只是靠一雙眼來開車。真實賽車是靠身體去感受車,分別很大,所以要靠模擬器訓練來賽贏職業車手絕對不容易。」

歐陽若曦, 賽車
Darryl通過「歐陽若曦明日之星賽車培訓計劃」,培育年輕車手(圖:受訪者提供)

人生到達某個階段,想法就會出現改變,珍視之物亦會變得不一樣。在歐陽若曦眼中,最珍貴的已經由以往的賽車變成陪伴在身旁的家人,不過他依然離不開賽車壇,近年除了組建車隊,亦有舉辦「歐陽若曦明日之星賽車培訓計劃」,訓練年輕的車手,冀望著未來有更多香港車手,能夠踏上世界舞台。

文:彭淬祺
圖:三井

場地提供:平治港島品牌中心

《體路Sportsroad》
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portsroad.hk/

Comment 0

    最多留言